【朱振雲自殺事件】學院傳畸情,明潭起波濤(上)

戴維森/調查員 檔案調閱65次

 

黃鶯鶯〈葬心〉:「是貪點兒依賴,貪一點兒愛,舊緣該了難了,換滿心哀。怎受的住,這頭猜,那邊怪,人言匯成愁海,辛酸難捱。天給的苦,給的災,都不怪,千不該,萬不該,芳華怕孤單~~。……林花兒謝了,連心也埋,他日春燕歸來,身何在~~~。」

這首旋律、歌詞都哀惋動人的〈葬心〉,描寫的是阮玲玉在幾段感情中浮沈,卻被流言蜚語所傷的絕望和孤寂。在那個時代,東亞地區雖然已經有自由戀愛的觀念,但整體社會風氣仍趨保守,非「正常」想像的戀愛關係一旦浮上檯面,不管是老少戀、婚外情、同性戀、師生戀,甚至只要是跨省籍(調查員就有長輩早年被發過「省籍卡」),往往會被親友、旁人、社會以異樣眼光看待。也因為如此造成許多殉情事件,比如先前提到的潘芷芬、唐海平殉情案,還有這次要講的朱振雲自殺事件

美麗的日月潭再起悲劇波濤

悲劇的餘波

調查員身為南投人,每次聽到別人提起日月潭,總是覺得格外親切,南投縣內多山,縣內各鄉鎮間往來不太超級不方便,從地圖上看來,調查員雖然住在魚池鄉的隔壁隔壁鄉鎮,但其實也才去過日月潭三次而已(汗)。調查員對於日月潭的印象只有超好喝的魚池紅茶、綠得跟菠菜濃湯一樣的湖水,以及萬人泳渡。最近和調查員艾德嘉一起調查日月潭系列殉情案之後,對日月潭的印象就變成了「上面下水餃,下面下水餃。」(住口!!!)。

畢竟戴維森我從小就是在好山好水好無聊的環境下生長,所以對日月潭的美景其實有點無感假抱怨真炫耀,但日月潭的湖光山色,確實對很多人來說是令人流連忘返的美景,包括1951年8月選擇在此了結一生的朱振雲……。

「昨天那個單獨入住的朱女士看起來有點怪怪的,怎麼會一個人來這裡啊?」

「會嗎?應該只是想來遊玩散心的吧!你看她早上不就租船泛舟去了。」

「這樣啊……」

「說到船,船……,船上的人呢?」

「快划船過去看看!」

等到龍湖閣的服務生真的發現不對勁時,船上已經空空如也,租船的朱振雲女士早就不見人影,就算服務生划船過去探看,也沒有任何蹤跡。服務生只好趕緊報警,請警方繼續撈救。然而,警方跟龍湖閣人員進到朱女士所入住的客房,發現了她留下的六封遺書和五本日記,方知原來她早就預謀在日月潭投湖自殺。到底朱振雲是誰呢?她遇上了什麼樣的困難,而來到此地走上絕路呢?

警方仔細閱讀她所留下的日記和遺書,得知現年42歲的朱振雲原是台南工學院(現為國立成功大學)的國文講師,在1946年時應院長王石安之聘,隻身來台教書。但她的遺書跟日記中,也不斷控訴王石安的無情,兩人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呢?

由於朱振雲遺書中控訴的對象是省立台南工學院的院長,這件案子立刻引起台灣省政府教育廳長陳雪屏和台灣省政府主席吳國楨的重視,新聞報導的篇幅也從地方新聞的一小角,瞬間變成社會新聞的半版。在台南工學院這邊,教職員上下也散發著詭譎、神秘的氣氛。

 

此地無銀三百兩

當記者訪問王石安本人和他太太時,王石安只表示在沒有看到日記和遺書前,不會發表任何意見,也提到他不知道朱振雲之前有自殺的意圖。他是因為朱曠課長達一學期,出於無奈才解聘她。院長太太則表示:我相信我老公的清白每個做錯事的男人背後都有個願意證明他清白的女性,她一定是因為被解聘才這樣誣賴他。

但講著講著,切割著切割著,王又突然冒出一句:「朱曾經兩次想去日月潭,但才到火車站,就被勸回來。」

案件關係人王石安

院長大人如果覺得朱振雲沒有自殺意圖,那為什麼要干涉她去日月潭呢?人家說不定只是台南待膩了,要去外地遊玩啊!當院長這邊講得好似沒什麼之時,教職員們的說詞就顯得相當有什麼了…。

當記者試圖去從教職員方面探出內情時,他們大多是投以詭異的笑,接著說「不承認,但也不否認。」但也有人透露:在院長太太還沒來台以前,朱振雲在院長身邊,儼然就是院長太太,許多次院長家的宴會菜餚,都是出自朱女士之手,她也常常出入院長宿舍,協助料理院長家務。顯然,就算院長想要從各方面切割朱振雲,過去他們的親暱行徑,其實早就被周圍的人看在眼裡,成為大家私下八卦的談資,別人的記憶可是想割也割不掉。

正當種種耳語在台南工學院中瀰漫之時,大家都沒有想到,更大的風暴才正要開始。

 

【朱振雲自殺事件】學院傳畸情,明潭起波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