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張犁公墓怪腳】上窮碧落下黃泉,動手動腳找怪腳

戴維森/調查員 檔案調閱64次

 

調查員雖然是夏天出生,也喜歡夏天晝長夜短的感覺(因為這樣就算晚睡晚起也不會覺得自己太頹廢),但最近真的是熱到讓人大崩潰啊,這時候就會很懷念六張犁山路那裡的涼爽(喂),那邊是台北市區前往南港的一條捷徑,車少紅綠燈也少,但是道路兩旁的樹木跟墳墓……,真的是讓人各種涼,特別是心底的那種涼。

在熱得要死,又要通勤的上班日,就來跟大家分享一下六張犁一則「自然涼快到底」的事件吧!

在1961年年底,在現在和平高中的後面一帶,當時是一片杳無人跡的草地,通往六張犁的墓仔埔。12月22日這天早上,某個墓仔埔也敢去的軍人,呃,是因為軍營就在旁邊啦,在臥龍街XXX號(消音)附近發現了一隻相當新鮮的……人腳,這位軍人於是就急忙向六張犁派出所報警。

六張犁派出所接獲報案之後,趕緊往現場探看,畢竟這可能牽扯到一條人命。同時他們一面也向上呈請台北地檢處會同法醫前往勘驗,最後這隻怪腳由法醫楊日松帶回化驗,警方則繼續根據其他可能的線索展開偵查。

為了這隻怪腳,警方翻遍了台北大小醫院,詢問近期內所有外科切腳手術中斷肢的下落,但一問之下,不是已經火化,要不然就是特徵、大小完全不符。除此之外,警方也帶著公墓管理員,在六張犁公墓園區中上上下下都翻了一遍,把可以翻查的無名屍墳墓都查了,也找不到相對應的缺腳者。

而當由楊日松、蕭道應、高坤玉等六位法醫發表初步化驗結果時,則讓警方感到更加困惑跟焦慮了,化驗之後雖無法得知此腳是否為生前切除,但上面有生前就存在的瘀傷,而從X光等檢查來看,這隻腳並沒有任何嚴重至需要截肢的任何病患,如骨折或潰瘍,這點就讓這起案子更加啟人疑竇:如果沒病沒痛,為什麼要把腳切下來?這樣想來,就更像是殺人分屍之後留下的屍塊了。況且這年年初才發生轟動社會的瑠公圳命案,警方更是不敢大意。

在這搜查的過程中,曾經發生一個無奈的插曲,警方在探查各家醫院時,發現空軍總醫院北投分院查到有截肢紀錄的病人,截去的腳大小、形狀幾乎與怪腳相符,除了……病人表示腳掌曾被炸破一個洞,查案查得快崩潰的刑警多次到醫院找這名病人核對腳的特徵,不料此舉也搞得病人快崩潰:「我腳被切掉已經很可憐了,你一直拿斷腳來給我看,不就是在傷口上灑鹽嗎!!」為了安撫病人情緒,刑警決定出資為這名病人安裝義肢。

然而當法醫進行進一步更詳細的病理化驗後,則讓警方稍微鬆了一口氣,因為這的確是一隻被截肢的病腳,這樣一來,警方也可以放下刑案偵查的方向,集中往醫院方面調查:「到底是哪個病人的腳????」為此,警方也祭出了「懸賞」:要是有病患認領的話,警方也會出資提供義肢。

但很可惜的是,到下一則怪腳案之前,都沒有人出面認領。到底怪腳是誰的呢?調查員認為在當時的時空背景下,是蠻有可能是不識字的患者,在新聞鬧得沸沸揚揚,警察也在報紙上崩潰潰,順便義肢大放送之時,他仍置若罔聞(其實可以不用「若」,因為是根本沒聽到),活在另一個平靜的平行時空。但話說回來,為什麼斷腳會被棄置公墓區呢?真是沒公德心(喂),為了他的腳,警方跟法醫們可是全員出動,差點以為又有分屍案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