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人二十一面相的完全犯罪:固力果˙森永事件(二)

路那/調查員 檔案調閱473次

 

上次說到,犯人們發出了「要去歐洲度假啦!啾咪掰!」的訊息,就這樣放過了固力果公司。但如果事件如此輕易地落幕,那麼它就不會被稱為「固力果˙森永事件」了你說是吧。確實,犯人們的「歐洲度假」不過是個幌子。之後,丸大食品與森永制果接連收到威脅信,森永更收到了氰化物藥丸

 

事件III:當勒索變質為嘲諷

由於森永同集團的森永奶粉曾在1955年爆出砷中毒事件,造成數百名嬰兒的死亡,因此森永制果的社長松崎昭雄對此威脅不敢等閒視之,立刻籌集了一億元的現金。但與先前丸大集團勒索案一樣,沒有任何人前來取贖款。10月7日,犯人們再次向媒體和經銷商發送挑戰信。這次,除了針對森永集團外,犯人們更對一直逮不到他們的警察大加嘲諷──諷刺的是,犯人們這樣挑釁公權力的行為,反而正對了關西地區民眾的胃口。加上日本長年以來的「戰東西」傳統,看不爽東京的關西地區民眾,在事件截至當下為止都還沒有出現企業以外的受害人情況下,把犯人的挑釁當成了一個宣洩自身情緒的出口。一時之間,警察的無能被大加抨擊與嘲諷之外,連東京來的棒球選手也遭到池魚之殃,在球場上遭到「犯人就是你吧」的惡意嘲笑。

之後,怪人二十一面相持續地做著貓抓老鼠般的犯罪行為──勒索、不出面、勒索。在這樣反覆的折騰底下,森永估計營收為此損失了200億日圓之多。

11月7日,輪到以「佛蒙特咖哩」系列在台灣享有高知名度的好侍集團收到威脅信,他們約定在11月14日進行贖金交易。然而最後,被交易掉的,卻是日本警方的威信──犯人如同他們一貫手法,利用錄音與電話進行遙控指揮,不斷地更改交易的地點。然而此次與先前都不同。累積了數次經驗的警方,此次發現了一個和先前在丸大交易中曾出現過的,因眼睛像狐狸一樣的特徵,被稱為「狐目男」的可疑男子。另一方面,滋賀縣警方在交易地點附近的公路上,發現了一輛可疑的白色客貨兩用車。但因為他們沒有跟上搜查本部的進度,因此只是簡單的盤問了一下。戴著巨人隊帽子的司機,發現事情不對勁後,很快地脫逃了,留下小客車,以及其中可以用來竊聽警方無線電的對講機。

這次是警方最接近逮捕犯罪集團的一次,但卻因為中央與地方之間聯絡的疏失,徹底地搞砸了這個機會。警方的失敗,也讓怪人二十一面相更加地肆無忌憚。11月26日,他們乾脆將挑戰書直接寄給警方,諷刺他們的無能──接到這樣的書信,日本警方的顏面何止蕩然無存。然而由於犯人集團的特異幽默感,這樣的挑釁,再次地成為公眾的笑料。

受害者之一佛蒙特咖哩

事件IV:從天而降的鈔票雨,以及悲劇性的墜機事件

在森永集團之後,受到威脅的是大家都很熟悉的不二家。與先前的勒索都不同的是,犯人這次的要求簡直太戲劇化了──在12月15號,他們先是要不二家在大阪的阪神百貨頂樓拋撒2000 萬元的現金,接著在26號,又要他們把地點改成東京池袋的高樓。考慮到當天是聖誕節的後一天,若是不二家真的如犯罪集團所要求的照做,對於許多平民百姓而言,那可能是最不可思議的一次聖誕節吧。

身為一個嚴謹的老牌廠商,不二家沒有屈從於犯人的要求。之後,在東京和名古屋,陸陸續續發現大量的有毒點心。事件就這樣緩慢地延燒到了1985年。

3月6日,一間新的廠商「駿河屋」中標。但與其它受害廠商不同的是,他們接到第一封勒索信後,犯人就再也沒有與之聯絡了。8月7日,事件的第一起悲劇發生──當天,滋賀縣警察本部長山本昌二退休。到了退休都還沒有抓到犯人的山本本部長,為此自焚身亡。8月12日,日本發生了重大空難──日航123號班機空難事件,而機上罹難的520名乘客之一,就是好侍食品的社長浦上郁夫。

不知道是否因為8月的這兩起悲劇,「怪人二十一面相」向媒體發出公告,提出了「犯行終止宣言」。這似乎確實是怪人二十一面相的最終章了,自此之後,再也沒有任何以其為名的事件發生。

不二家也是勒索事件受害者之一

尾聲:犯人到底是誰?

「怪人二十一面相」就這樣淡出了歷史的舞台。但案件影響所及,除了在日本本地製造了大約四百件以上的模倣犯外,也飄洋過海,「啟發」了台灣的犯罪者們──這該算是另類的「日本之光」嗎?

不僅案件本身「啟發」了許多犯罪者。關於真兇到底是誰所引發的困惑,到今日都還持續地存在。就犯人的身分,便有「江崎家有關人士」、「北朝鮮特工」、「部落民說」、「黑道說」、「金融人士股價操縱說」、「前警察說」、「前左翼活動家」等等多采多姿的設想──而很不幸的是,世界上竟然有人符合上述所有條件,他還竟然長的跟警方發布的嫌疑犯照片相當類似!

倒楣的宮崎學先生,還真的長得有些相似

這個倒楣鬼,就是日本作家宮崎學。當時擔任股市專欄作家的他,本身是部落民(日本封建時期,士農工商以外的賤民階級)出身,父親是黑道老大,學生時期參與左翼運動,而繼承來的公司則面臨倒閉的危機──簡直就是嫌疑犯的完美人選!果不其然,警方詳細地對他進行了調查。然而縝密調查的結果,只得到一個「有確切不在場證明」的結果。這樣戲劇性的轉折,使得相關的陰謀論更是層出不窮。研究與討論「固力果˙森永事件」的作品,可說汗牛充棟,不勝枚舉。連宮崎學本人,都著有《固力果˙森永事件最重要參考人M》的紀實作品。

但這起犯罪,帶來的也不盡然是負面的後果。因此事件,日本警方改進了他們通聯的方式,而日本的國會則制定了禁止在食物中混入毒物的法律。食品商的改進幅度或許是最大的。為了防止類似的事件再度發生,他們開始設計出「只能被打開一次」的包裝,包括遭到穿刺會明顯膨脹、漏出或腐敗的形式。另一方面,由於事件本身的複雜度與後續引發的熱烈討論,這起事件,也成了作家們發展奇思妙想的溫床。高村薰的《Lady Joker》和塩田武士《罪之聲》,就是兩本有中譯的事件相關作品。在《Lady Joker》中,高村薰試圖去追尋罪犯的心理動機,而在《罪之聲》中,塩田武士則以自己作為出發點,揣想「當時被拿來當成威脅錄音帶聲音來源的小孩,現在在哪裡?」「什麼樣的人會用小孩來進行犯罪?」從而寫出了被譽為相當可能就是真相的本作。

《攻殼機動隊》中的笑臉男標章

另外可能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廣受喜愛的《攻殼機動隊》動畫版中的「笑臉男事件」其原型正是此一喧騰一時的食品勒索案件。導演神山健治顯然從固力果˙森永事件中,看到了一個屬於現代社會的迷人切片,並且運用他高超的技巧將之提煉出來,藉由虛構作品,令人們展開新一輪的省思。

這,或許是當年那群犯人們也始料未及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