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人二十一面相的完全犯罪:固力果˙森永事件(一)

路那/調查員 檔案調閱664次

上次,我們提到了1984年在日本發生的「固力果˙森永事件」自稱「怪人二十一面相」的犯人(們),是如何「啟發」了台灣眾多一心發橫財的嫌犯們。台灣的模倣犯們大多是受「怪人二十一面相」在食物中下毒的手法所啟發,但事實上,「固力果˙森永事件」的核心,是規模更為龐大、案情更為複雜的犯罪事件。綜觀整起案件所囊括的罪行,肯定需要相當人數的犯罪團夥才能達成,然而在事前事後,竟然都沒有風聲走漏,最終成了日本戰後史上首件未解決的「警察廳廣域重要指定事件」,這不能不說是相當引人入勝的一個謎團。究竟,「固力果˙森永事件」的全貌是什麼呢?

美味的Pocky就是固力果的知名產品

事件I:在洗澡時被綁架

事件的發端,要從1984年3月18日晚上九點多的固力果社長,江崎勝久的家中開始說起。當時,回到家的江崎勝久,正在浴室中和長子與次女一同洗澡。本該是最放鬆的時刻,卻不料有兩個戴著白色毛線帽、遮住臉孔的凶惡男人打開了浴室的門。在那之前,他們先襲擊了在看電視的社長夫人與七歲的長女M子。怪異的是,當長女哭鬧時,犯人竟然像是認得她一樣地說,「小M,給我安靜。」

「給我保持安靜!」揮舞著槍枝的男子們這樣說著,江崎社長就這樣在全身赤裸的狀況下,被從家中擄走了。男子們給了他一條薄毛巾,然後押上他搭上停在門口的紅色自小客。

後來,警方確認歹徒們是先侵入隔鄰的江崎母親家,接著再從廚房入侵江崎家。但那一晚,江崎社長家裡響起的十一次無聲電話是誰打的?到現在都沒有答案。

知名的大阪地標固力果跑跑男

犯人最終向江崎家要求了現金日幣十億金塊一百公斤的贖金。但準備好贖金的警方與家屬,並沒有看到來取贖金的犯人身影。說起來,十億元的鈔票疊起來也有130公斤重。合計230公斤的贖金,要如何平安拿走,就是一個大問題吧?而據說社長的母親和夫人在和歹徒交涉時,曾說「錢不是問題」,而犯人卻回了「要的不是錢」這樣奇怪的答案。加上若是真要要求贖金,比起綁架成年男性,綁架家中三名兒童更是方便。案件中種種不協調之處,使得「綁架洩憤說」有了論據。

但還沒有等到警察研究出這起綁架到底是為了錢還是為了洩憤。三天後的21日下午兩點多,大阪茨木警察署接到國鐵職員來電,說他們找到了江崎社長。根據江崎的證詞,過去的三天中,他都被關在大阪府攝津市東海道新幹線車輛基地附近的安威川治水組的防汛倉庫中。而他則是看準綁架團夥不在的時間,獨自從中逃出。而被監禁三日的他,一直以為長女M子被綁架並殺害了。稍後得知是誤報的江崎社長,心中一定放下了一塊大石吧。然而,為什麼他會有這樣的誤解呢?

很遺憾的,這一點也不得而知。我們現在只知道,在得知江崎社長已被救出後,固力果公司的幹部就衝過去要求與社長私下談話。聊了二十分鐘之後,江崎社長就對警察表示「我沒事,也不想追究。這件事就算了吧。」之後逕行返家。由於當時與江崎社長對話的幹部已經去世,因此這場談話到底說了什麼,或許也只有社長本人清楚了。而本應對此詳加調查的大阪府警,卻因為顧慮江崎社長的身分地位,而簡單地放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事件並未結束。而這樣馬虎的搜查方式,也在日後成為批判的重點。

事件II:肉票回家了,但勒索仍然繼續

儘管江崎社長已經平安無事地回到家中,但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綁匪的勒索竟然並未因此結束。4月2日,江崎宅收到不明人士送來的威脅信,其中表明4月8日江崎得將現金6000萬元放到指定的場所,並要求他們在週六前回覆是否答應此事。這封威脅信相當特別,不是以書面的方式寫就,而是以錄音帶錄製和一個加入了鹽酸的眼藥水放在一起送達。錄音帶中還錄到了被監禁的江崎社長的聲音,以此證明他們是原來的團夥,而不是什麼後來想分杯羹的模倣犯。不敢大意的警方,在指定的日期與場所布置了大量的警力。犯人呢?想當然耳,他們沒有出現。

兩天後的4月10日,晚上八點多,江崎固力果在大阪市西淀川的試作室發生火災。九點多,南邊三公里的「固力果營養食品」也遭縱火。終於,在兩天後的4月12日,犯人將威脅信寄到了《每日新聞》與《產經新聞》,並在這封威脅信中首度自稱「怪人二十一面相」。因事態持續升級,在同一天,「江崎固力果事件」的偵辦層級,也從地方警察提升到中央。由警察廳將這一連串事件指定為「廣域重要114號事件」──這應該是件好事吧?但根據事後的分析,這反而在警察團體中種下了不合的因子。在「地方組」與「中央組」無法齊心協力合作的狀況下,整體的搜查情況不但沒有提升,效率反而降低了不少。

就在儘管警力眾多,但各方的配置卻無法同心協力的狀況下,警方跟繼續送威脅信的犯罪團夥展開了鬥智與鬥力的行動──4月16日,犯人送來新的威脅信。20號,打了威脅電話。23號,報社再次收到以「怪人二十一面相」署名的勒索信。接著,固力果公司的高級幹部也在家中收到了載有詳細運送贖金指示的信件。這次他們要求兩千萬一束的贖金六卷,共1億2千萬的金額,並要固力果公司的一位司機獨自運送。

這次,扮成司機的員警與埋伏的眾多警察,依然無功而返。

5月10日,報社又收到了挑戰書。這次除了《每日新聞》和《產經新聞》以外,另兩間全國性的報社《讀賣新聞》與《朝日新聞》也收到了犯人聲明若是不支付贖金,他們就要在固力果的食品中加入氰酸的威脅信。在這個威脅之下,各大超市紛紛預防性下架──警方確實也在西宮市的便利超商裡面發現被混入氰化物的巧克力。巧克力上附有署名為「怪人二十一面相」,寫著此物有毒,請小心的紙條──毒蠻牛的構想,大概就是從這邊來的吧。而儘管警方透過監視器畫面鎖定了一個可疑的棒球帽男,但最終卻仍是無功而返。不放棄的犯人,在20號又送了一封威脅信給固力果公司,這次要求了三億元的贖金。

此物有毒,請小心──怪人21面相

23日,大阪證券交易所估計固力果公司受此事影響,將至少損失50億日圓。此一評估,這不由得令人聯想──莫非歹徒集團的目的,並非收取贖金,而是為了放空固力果公司的股票?接下來的狀況似乎應證了此一猜想:犯人再次放了固力果集團鴿子,沒有來拿贖金。然而30號,固力果公司又收到了要求他們在6月2日在茨木市某停車場交付贖金的要求。

這次警方抓到人了。他們在指定的停車場,找到了一名可疑的男子。但將他逮捕後才發現原來這也是犯罪集團的受害者──他和女友在數分鐘前被三名男子綁架,犯罪集團以女友的安危作為籌碼,要求他聽從指示前往停車場。

但,這三名男子,和綁架江崎社長的,是同樣的三人組嗎?沒有人能夠否定,卻也沒有人能夠確認這一點。事件再次走入了迷霧之中。

事件是由犯人集團劃下終點的。6月26日,「怪人二十一面相」向四大報發出公開信,表示要結束對固力果公司的威脅。他們說「日本太熱了,要去倫敦、巴黎等地避暑,明年一月再回來。」收到這樣的「恩赦」,固力果公司的股票應聲回漲──這是設計好的放空做多嗎?儘管不乏這樣的懷疑,但卻也難以覓得確切的證據。

只是,犯人真的如同他們自己所說的,離開日本了嗎?或者,他們只是隱藏在暗處,趁著固力果公司鬆懈下來的時刻,對準其他企業出手呢?

最華麗的劇場型犯罪:固力果‧森永事件未解之謎
購書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