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里坌山徑驚魂】血染荒山漫草,洋雞老闆慘被殺害

戴維森/調查員 檔案調閱50次

 

啊~~~~~~~!1912年3月25日這一天的傍晚,一名路人正要從八里坌的蛇仔形(八里區龍形)往山邊走,卻赫然在山路邊發現一具被砍得血淋淋的男性屍體,還有兩大籠活跳跳的雞。路人急忙報警,警方於是就開始調查這起案件。

被詛咒的雞………老闆

警察受理報案後,找了醫師一起到案發現場採證、相驗屍體。他們到了現場,才發現那是一個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地方,只有相思樹林跟長得比人高的雜草,儼然謀殺聖地啊。警方、醫師初步檢查了一下死者的屍體,目測死者約45或46歲,上上下下被砍了28刀,死亡時間約兩、三小時,也就是那天下午四、五點時發生的事情。現場還有一把長約一尺五寸(約45公分)的臺灣刀,由上面斑斑的血跡看來,很可能就是殺害死者的兇刀。

但死者到底是誰?為什麼挑著雞籠到這裡被殺呢?

警方接著在附近訪查目擊者,試圖還原那天下午事情發生的經過。同時,也有民眾指認出屍體,這名死者名叫鄭朝枝,現年49歲,住在大稻埕日新街南市,以販賣洋雞為業。作為目擊者的餐飲店老闆則說,25日下午兩點左右,鄭朝枝跟一名男子到他的店裡面點東西吃,並討論附近路況,顯然是外地人。接著鄭朝枝又大聲抱怨:「對方跟我說這邊雞很多,但看了一下四周雞都掰了(喂),根本沒半隻啊,這分明是在騙我!」但抱怨完之後,他身邊的男子卻先行離去。

被害者的親友則表示,死者生前有人跟他訂了雞,同時又為了洋雞生意畢竟養牛棚也是很花錢的呀,他借了20塊錢,並挑了雞先往和尚洲(蘆洲)去,有一個人在這邊跟他同行,又往八里坌去。這個同行的人會是殺人兇手嗎?警方不由得如此推測著,卻缺乏追查下去的線索。

 

為著20

不過呢,暫時別管兇手了,我說那個20元呢?畢竟在當時,那也是一筆不小的數目啊!警察搜了搜死者的衣物,發現20元顯然已經被兇手奪走,就先朝強盜殺人的方向繼續調查。

案發隔天,有一個衣服血跡斑斑的男子林開添突然衝進兇案現場封鎖線,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警察為之見獵心喜:「兇手就是你!!!!」

然而經過一番訊問之後,終究是空歡喜一場,因為林開添是被人抓猴雞表示同情,才搞得血跡斑斑,並不是因為殺人。最近調查員看多了感情糾紛案件,不得不說談感情吵架有贏有輸,可千萬不要搞到有生有死呀!

如此一來,案情又陷入膠著,警察們只好繼續在八里坌一帶調查,找尋案件相關人士。在一段時間的查找之後,似乎有了點眉目,住在八里坌渡船頭的張氏敏她不會在大都等張無忌表示:案發當天有看到一個舉止鬼祟的年輕男子,跑到渡船頭來問哪邊可以買雞,此外又問說「金生」這個人住哪裡。但很可惜的是,警察找遍了全區所有的「金生」(還好只有三個),全都與此案毫無關聯。

目前警方的搜查四處碰壁,難道這個案子會就這樣變成懸案嗎?──幸好,答案是不會啦XD!

 

都殺人了就別再省了

就在警察全力找「金生」的過程中,卻也發現八里坌觀音庄那邊常常有個男子在那邊徘徊,不過如果是吃飽散步那就算了,這名名叫黃老交的男子,之前早就搬到和尚洲去了,這段期間卻一直回到八里坌來東張西望。而且打聽之下,這人居然平常還有佩帶台灣刀的習慣,於是就引起了警方的注意。

這時警方也才想起來:這人曾在案發後的3月29日時,在大稻埕國興街的楊萍家中,因為其他緣故,被臨檢帶回警局調查過。然而當這次黃老交再被警察盤查,他的智商也是讓調查員再度感到無言你不是一直都在無言嗎,因為他把案發當天殺鄭朝枝染血的血衣帶回去,洗一洗之後又繼續用……。上面可疑的血斑讓警察更加懷疑他就是兇手。因此把做為證物的血衣跟黃老交一起帶回去訊問。訊問之後,黃老交才坦承,他因為缺錢料理兒子跟楊萍養女間的婚事,所以鋌而走險殺人搶劫。

調查員:我究竟看了甚麼?

在這則案件發生的時代中,許多鑑識技術仍不普及,所以像遺留在現場的兇刀也無法幫助警察追查兇手,但這群警察仍孜孜矻矻在八里坌地區,像大海撈針一樣地盤查,利用當地綿密的人際網絡,最終找到兇手破案。不過呢,這個案子能夠破案,除了居民熱心提供線索之外,也得慶幸警方能夠找到關鍵的證物──血衣。但這找到的過程實在是太ㄎㄧㄤ了,這告訴我們做人不要太節儉,不然做壞事一下就會被抓到把柄啊。(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