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歌山毒咖哩事件】姊吃下的不是咖哩,而是整個國家的惡意 (上)

Hasami綠/調查員 檔案調閱424次

 


編按:這篇報導是由我們的特約調查員撰寫,之後也會陸續刊登特約調查員們所研究的各個疑案成果,請各位讀者多多支持!


 

2009年4月21日,日本最高法院作出裁決,判處一名涉嫌殺人的中年婦女林真須美死刑,這一天,她成為日本二戰後第十一名女性死刑犯。

「我沒有殺人!」在一審時完全緘默的林真須美,這次露出堅毅的表情,用盡全身的力氣,向法官示出求生意志的怒吼。法官那須弘平維持一、二審原判,指她罪無可恕,必須判處死刑。經過這麼多年,林真須美並未死心,希望自己的案件能重啟再審制度。

在日本被判死刑並不是件容易的事,那林真須美做了什麼?這會是一樁冤案嗎?

日本家庭最愛的美味咖哩卻成奪命殺手

國民食物成社會汙點

讓我們回到1998年的夏天,和歌山市園部空地舉辦的自治會祭典上,原本是歡樂的場合,卻因為劇毒砒霜混入咖哩鍋內,造成四人毒性急發身亡,受害者最小的十歲,最大六十四歲;其餘六十三人產生中毒症狀,人心惶惶。咖哩作為國民食物與文明開化的象徵深入人心,但在這個事件後,咖哩的美好形象卻一度烏雲罩頂。自1984年的固力果・森永事件後(台灣俗稱千面人事件),在食物裡投毒的無差別攻擊,對當時的日本社會埋下了恐慌的種子。因此,警方更是以最高規格看待此案,誓言找出真兇。

殺了一個人,未必能被判死刑,但這次受害範圍高達六十多人,人人自危,很多人心裡想著「該不會下一個會是我吧?」讓輿論的天秤逐漸崩壞。日本人對於吃進嘴裡的東西異常在意,從價格、美味與否、甚至到危害身體健康的成分等等,因此食安事件特別容易牽動民眾的神經。像是2016年國民冰棒品牌GariGari君不敷成本含淚漲價一事,社長與全體主管還拍攝道歉影片向全國民眾表示歉意。可見在集體意識掛帥的日本,大家都極力在社會系統裡,排除可能撼動日常生活的Bug,不單是產品的名譽,甚至包含可能造成他人麻煩的罪惡感。正因如此,結合「毒殺」+「咖哩」兩大因素,便輕而易舉地在日本人的心中掀起波瀾。

在輿論沸騰和厭惡汙點的背景之下,同年10月,和歌山縣警鎖定了林真須美與其丈夫與為頭號嫌疑犯,她曾涉嫌在食物裡下毒詐領保險金而被逮捕,由於過往的事蹟,林真須美顯然成為眾矢之的。因此,所有人都一口咬定她就是真兇,過去造的業障與壓倒性的負面輿論,如今排山倒海而來。尷尬的是,林真須美當天也參與烹飪工作,等於人就在犯案現場,連不在場證明都沒有,對一個極力證明自己無罪的人而言,可以說是最糟糕的情況了。

林真須美就是在咖哩投毒的犯人嗎?

99.9%有罪確定……嗎?

許多人的證詞都顯示當時林真須美獨守咖哩鍋,只有她才有機會在咖哩中投毒。更有人目擊她曾掀開咖哩鍋蓋,行為可議,加上警方在她的家中搜出砒霜,簡直百口莫辯。而林真須美案發前也曾與鄰居發生爭執,遭到排斥,令她心生怨恨,不排除因此而狠下毒手。

人在現場無法辯駁,家中藏毒無可抵賴,但即使如此,林真須美自始至終都堅稱自己沒有下毒殺人。此外,儘管前科累累,但以往林真須美是針對特定對象詐領保險金而在咖哩裡下毒,這次遭受無妄之災的人太多,行兇動機成謎,與林真須美過去的犯罪模式不符。

如果大家還有印象,前幾個月熱門日劇「99.9%」,就是討論日本刑事案件中嫌疑人受到起訴後被法庭裁判有罪的概率。它一面彰顯日本司法制度的信賴性,餘下的0.1%則成為左右判決走向的盲點和關鍵。

但此案的疑點,卻不止0.1%。

事實上,所有的毒殺事件,都很難直接找到證據與兇手的關聯,如果在扣押的當下嫌犯並未持有毒物,則會調查過去的取得經歷。檢方就是在林真明美家中搜出砒霜,藉以來當作證據;但是否持有砒霜與用以犯罪的可能,連結性其實相當疲弱。如果這個證據有問題,那林真須美為什麼還會走到被宣判死刑這一步呢?

 

【和歌山毒咖哩事件】姊吃下的不是咖哩,而是整個國家的惡意(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