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話學偵探光吉】XL版本的人間失格:進擊的巨人(上)

檔案調閱297次

光吉/特約調查員

2018年的一月,埃及的金字塔前出現了一對男女。來自土耳其的35歲的科森(Sultan Kosen)以身高246.5公分成為世界上最高的男性金氏世界紀錄者;而來自印度的24歲阿姆奇(Jyoti Amge)則以62.8公分的身高成為世界上最矮的女性紀錄者。男巨人與女矮人在人面獅身前面合照,畫面說有多反差萌就有多反差萌。

 

世上最高的男人,土耳其的科森(Sultan Kosen)與世界最矮的女人,印度的阿姆奇(Jyoti Amge)在埃及金字塔前合照

這是人類目前紀錄上的巨人。但246.5公分,對於口傳中的巨人也不過就是一根小牙籤。鄒族的尼弗努(Nivenu)是創造天地的神;鄒族達邦社的巨人哈莫(Hamo)以及達悟族的巨人Si Kazozo都是將天地頂高的人物。這些巨人的偉岸身形都是字面意義上的頂天立地。我們的最高標準,可能還不到人家的手指長度呢。他們可沒在跟凡人客氣的。

 

充滿痛苦,終於悲哀的XL版本人間失格

沒在跟凡人客氣的,其實還有巨人的「驕傲」、「尊嚴」、「象徵」。就像是言情小說寫到的「總裁的尊嚴」、「執行長的驕傲」、「花心大少的象徵」其實都不是什麼抽象的事物,而是可以被羞答答掌握住的具體物理存在。巨人的手長腳長,那話兒當然也很長,長到已經可以搭橋鋪路,長驅直入的程度。

為什麼在口傳中會特別強調巨人的陽具很長?當然是有原因的。契柯夫說過,故事中出現了槍,之後就一定會發射。很遺憾的是,這不會是什麼反差萌的暖心故事,註定會是一則充滿痛苦終於悲哀的巨人間失格。

有關巨人的口傳,其實都具有這樣的傾向。儘管巨人時常作為創世神在口傳神話中留存,也有諸多神話學學者將這些巨人們分出不同的創世類型,如張光直的「化生型」、安娜.露絲的「太初巨人神話」、大林太良的「進化型第3式」,以及葉舒憲的「屍體化生型」等等,都是針對原始巨人如何參與「創造世界」的類型討論。這些理論多數分析作為太初原始神的巨人,主動以自己的軀體化為萬物,或是某一生物被神或巨人肢解化生萬物的情節。但其實在台灣原住民的口傳中,特別彰顯巨人的並非創世神的神格性,而是作為一種異類害物的存在。為了要退治給族人們帶來痛苦的存在,最後消滅驅趕害物。可以說,大部分的台灣原住民族巨人故事的講述重點,其實都是族人們怎麼消滅巨人的故事。

為什麼具有神格性,具有自然力象徵的擬人化象徵,會被人們鎮壓剷除?為什麼這些故事中,充滿了痛苦,結尾又那麼悲哀?難道人類與自然之間,註定要彼此仇視嗎?這些疑問,其實都暗藏於台灣原住民族的巨人口傳之中。巨人的出生、巨人的執著,巨人的慾念,都在口傳之中,一一顯現。

 

孤高的巨人

雖然台灣原住民族群中流傳著各式各樣的巨人口傳故事,從比較神話學的立場來檢視,所呈現的共同母題是很明顯的:大多數的巨人故事裡面只會出現一位巨人,而且都是男性巨人。除了極少數的特例,如上週說過的《蕃族慣習調查報告書》所採錄的南勢阿美族所傳「皮膚白皙,眼球如貓眼,頭髮長,鬚髯蓬茂,掩住胸部,胸毛長到肚臍。……身高則有一丈餘。」的「阿里嘎蓋(Alikakay)」族這一則孤證外,其餘的巨人故事全都是孤高的巨人,孑然一身出現在部落。

這些有關巨人的口傳,並不會解釋巨人從何而來,但大多會有名字。例如布農族的巨人叫做Tiang daing或Tangav、Tansa’ai;泰雅族大部分叫巨人Halus;賽德克族叫做Dnami。有特定的名字意味著什麼?意味著這些巨人是指稱特定的一位巨人,並不是一個族群或是物種的泛稱。也就是說在這些族人們的想像敘事中,要面對的始終都只會是一位巨巨。前不見巨人,後不見來者,只要把這一個巨人給消滅,故事就算完結了。

但問題來了。為什麼族人們都意圖除巨人而後快呢?難道身為巨巨也錯惹嗎?下週,我們將來解開這個隱藏在神話之中的謎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