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人偶奇案】少女木乃伊與戀屍學者的茶會

檔案調閱737次

 

「好想好想,好想要有個女兒啊。」

每次腦海中閃現這個念頭,就有一股暖流湧上他的心頭。

不過,對於一位沒結過婚、沒約過會,到了四十幾歲都還住在父母家的中年處男語言學者來說,要在生物學或法律上達成這個目標,似乎都有些困難。他要到哪裡去製造自己的小孩呢?

他很清楚現實,但他卻是如此地疼愛那些孩子啊……他那無法抑制的父愛,可以超越血緣、超越現實的界線,去施予那些可憐的、受苦的女孩們。

那麼這份愛,是否也能超越生死呢?

怪異的人偶聚會

2011年,在俄羅斯的第五大城下諾夫哥羅德(Nizhny Novgorod),地方警察正煩惱著如何破解當地的一系列盜墓事件。這幾年來,城市裡的好幾處墓地慘遭人為破壞,本該安息的遺體不翼而飛。根據調查,遭到盜墓的墓穴可能接近150處。

更糟的是,這些遺體還都是小女孩或年輕女性。該不會是個有戀屍癖的變態,偷盜遺體去做不恰當的行為吧?還是說,這麼大規模的盜墓行為,是一整個盜墓集團幹的?無論原因為何,這種褻瀆死者的異常行為,都不可能為社會接受,何況這對白髮人送黑髮人的家屬來說,更是可怕的二度傷害。

警方一方面積極調查現場的線索,另一方面,他們注意到下諾夫哥羅德當地一位小有名氣的語言學者安納托利‧尤瑞維奇‧莫斯科文(Anatoly Yurevych Moskvin),曾在2007年接受地方報紙的訪問。儘管莫斯科文的本業是研究居爾特文化(Celtic Culture)的語言學家,還精通13種語言,但報紙訪問他的原因,卻是他做為「墓場學家」(Necropolist)的名聲。

作為研究當地墓園的「專家」,莫斯科文在報導中表達了自己對墓園的熱愛。他聲稱自己在學童時代,就養成了到墓地散步的習慣,成年後這項興趣更是有了近乎專業級的發展。2005到2007年間,莫斯科文逛遍了752個墓地,一天可以走上30公里。他從地上的水灘汲取水分,夜裡睡在廢棄農場的乾草堆裡,甚至直接躺進棺木之中,以最親近的方式來「研究」他心愛的主題。

雖然這類詭異的敘述,總是能皺起俗人的眉頭,但再怎麼說,這篇報導內容也不過就是個怪人,過於熱情地向讀者闡述他的怪癖罷了。警方實在不能因為一個人有著異於尋常的嗜好,就在他沒犯下刑事罪的狀況下輕易逮捕他吧……不過,要是他其實曾經做過超出這篇訪談所提到的事呢?

安納托利‧莫斯科文該不會就是警方在追蹤的盜墓賊吧?

安納托利‧莫斯科文

11月2日,下諾夫哥羅德警方進入莫斯科文家中搜索,莫斯科文十分配合調查,配合得簡直有些異常。他們在他的居處與車庫中,看見了一個十分詭異的景象。

在塞滿書籍、文件、雜物的房間裡,二十幾個精心打扮的巨大人偶,分別做在架子與沙發上。這裡彷彿在舉行一個異世界的人偶聚會,而那位對死亡有著古怪熱情的內向學者,就是這個聚會的主人。

若不是知道人偶的「材料」內容,莫斯科文也不過就是個浪費警方時間的尋常怪人。

黑魔法的召喚

警方發現所有的人偶,都是木乃伊化的少女屍體,也就是那些盜墓案的受害者。安納托利‧莫斯科文盜取了這些遺體,用鹽和烘焙用蘇打粉把屍首弄乾,再進行加工製成人偶。在莫斯科文家中,這樣的人偶總共有26具。警方同時也起出了大量製作木乃伊的書籍、莫斯科文開挖墳墓的照片等等證據。奇怪的是,莫斯科文聲稱自己已經製作木乃伊人偶作了十年,與他同住的父母卻對此毫不知情,還以為這些真的只是大型手工人偶。

莫斯科文家中發現的其中一具木乃伊人偶

罪證確鑿的莫斯科文似乎不在意自己將被起訴入獄的命運,他積極配合警方的審問,也清楚自己的盜墓和褻瀆屍體行為是刑事犯罪;但他堅決否認自己對這些人偶有任何性幻想或「不當接觸」,他聲稱把這些早逝的女孩們看成自己的孩子,他不能眼睜睜看著這些孩子受到「死亡之苦」,所以寧可犯罪,也要拯救這些女孩於死亡之中。

據莫斯科文所言,他一直很想擁有小孩,尤其是女兒。然而,他一生沒有與任何異性交往過,遑論組成新的家庭。他曾經試過自行領養女孩,不過不僅受到父母反對,當局也因他的低收入拒絕了他的申請。他的這份慾望,最終與他對死亡與墓地的迷戀結合在一起,促使他犯下盜屍罪行。莫斯科文相信他可以使用「黑魔法」將死去的女孩們重新賦予生命,作為居爾特文化研究者,他相信居爾特祭司德魯伊(Druids)擁有與死者溝通的力量;而他到墓地遊蕩、躺在棺木的行為,就是要了解死者的意願,讓他帶她們回家「重返人世」。他不僅會與人偶們說話,還會陪她們遊玩、看電視、舉辦派對,基本上就是做一個好爸爸會做的事。

儘管在某種程度上「立意良善」,莫斯科文還是犯下了刑事罪,而他稍後被診斷出具有偏狂型精神分裂症(paranoid schizophrenia)的結果,更是讓人不得不懷疑他取得亡者「同意」的能力。畢竟,對於這些女孩真正的親屬來說,他們希望的多半是早逝的孩子能夠在靜謐的墓地安息,而不是被某個陌生人帶回家做成木乃伊。

因為精神問題,莫斯科文並沒有入獄,而是被判決進入精神療養機構接受治療。至今,他的治療仍沒有完全成功,不斷受到展延。據說在2016年,莫斯科文準備與一位參加了他的審判的25歲當地女性結婚……嗯,這應該算是一樁美事吧?這次他能否擺脫過去,擁有一個渴望已久、而且還會呼吸的孩子呢?無論如何,希望他未來不要再召開任何人偶聚會了,或至少改用芭比娃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