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千面人事件簿I:2005,當蠻牛貼上了「我有毒」的貼紙

路那/調查員 檔案調閱228次

 

2005年5月17日晚上八點多,一個穿大衣、頭戴鴨舌帽的男子,悄悄地進入台中市府路53號的全家便利商店。但他不是去買東西,而是去放置一瓶內含氰化物的蠻牛。男子在瓶子上貼上了「我有毒,請勿喝」的標語。紅色的文字配上綠色的骷顱頭,看起來頗具威嚇力。

「寫得這麼清楚,應該不會有人誤喝吧!」這樣想著的男子,卻不知道由於人類的慣性所致,他的受害者們根本看不到那張印刷粗糙的紙條,而第一個受害者,則將在一個半小時後出現。

那是55歲的水電工周乙桂。幹體力活的他,習慣以「蠻牛」來維持逐漸走下坡中的體力。反射性地拿下飲料罐的他,並沒有發現男子精心製作的小貼紙。刷條碼的超商員工亦然。結完帳後就在櫃台前開喝的周乙桂,喝了兩口就發現味道不太對,拿給店員李志偉喝。李嘗了一口,覺得味道確實不對勁,但他還沒來的及有其他反應,周乙桂就已經砰的一聲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這一昏迷,就是永別。5月18日的晚上11點半,周乙桂不治身亡。

而那僅是序幕。就在周乙桂喝下毒蠻牛的半小時後,在台中中正路125號的OK便利超商,出現了類似的情況。女子趙世芳喝了一口她剛買的毒蠻牛,說味道怪怪的,遞給朋友何漢森嚐一下,何剛剛接過來喝了一口,趙世芳就啪地一聲昏倒在地上。

送貨員李峰銘的情況沒有這麼戲劇性,但在某個層面上,或許更加地危險。同樣是蠻牛愛好者的他,一天要喝上兩三瓶。17號當天他喝下毒蠻牛後,覺得身體不適,跳上計程車,要司機「載我去最近的醫院」。說完這句話後,他就昏迷在計程車的後座。

隨機投下劇毒,導致一死二重傷的慘劇,很快地使全台陷入了一片恐慌之中。沒過多久,與蠻牛相類的產品「保力達B」也傳出發現被加入毒物的消息,民眾更是惶惶不可終日。事件爆發後,超商與食品商下架相關飲料、衛生署與各地衛生單位開始進行相關抽驗與宣導毒物知識、而民意代表則恍然發現政府單位對此等劇毒的管制頗為漫不經心,要求嚴查。警方則背負了莫大的壓力,務求在最短時間內捕得兇嫌。

 

千面人的一千種面相

只是,面對此一下毒事件,警方可說毫無頭緒--從指紋與毒物來源均搜查不到疑兇。至於為何有人要犯下這起案件?是離職員工對廠家心生不滿,或者確如當時報刊所收到的、署名為嫌犯來信的投書,此舉是為了表達他對整個社會的不爽?或者是勒索出了錯?動機的不明,使得破案加倍的困難。最後,警方只得將希望寄託在當時仍屬高科技設備的監視器,並以土法煉鋼的方式一台台清查,「以車追人」。

這個土法煉鋼的方式,最終得到了甜美的果實。在約兩週不眠不休的偵查後,警方透過幾條線索,終於找到了賃居台北縣(今新北市)中和的嫌疑犯王進展。王進展雖然多次帶著安全帽進入超商,意圖讓警方誤判「是在地人騎機車犯案」,但專案小組早已有「歹徒可能以車代步,安全帽是故佈疑陣」的推斷。在此推斷下,專案小組找到了王進展租賃的喜美轎車。

另一條有力的線索,是被下毒的蠻牛中,有部分僅鋪貨給台北縣的店家。因而當王進展浮出於搜查線上時,他的嫌疑也就越發地濃厚。警方查扣王進展的電腦,在其中發現曾經犯下「中正機場台銀強盜案」的王進展,分析各國「千面人」案件的檔案,以及據此精心策畫的作案細節。在此前,各家媒體並未聯想到「千面人」三字,而普遍以「毒蠻牛」代稱此案。然而,在電腦中的資料曝光後,「千面人」的名號自然而然地不脛而走--然而,王進展並不是台灣史上唯一的一個「千面人」,他甚至不是最早的。

那麼,王進展的前輩又是何許人也?──又或者我該說,「前輩們」是誰呢?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在80年代中期以降,台灣的犯罪界簡直可以說是吹起一股千面人時尚潮流,風行的程度堪比數年前葡式蛋塔的熱潮──或者該說猶有過之。畢竟,要開間葡式蛋塔店,你至少需要是個成年人。但想當個恐嚇犯,你只要會寫字就可以了。

而這一切,都要回到1984年,首間被署名為「PSK」的歹徒勒索的食品大廠掬水軒開始講起……

 

歡迎到謎團討論與回應:【台灣千面人事件簿】不是食品黑心有毒,是跟毒蠻牛一樣被下毒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