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話學偵探光吉】擁有三重難關的疑案:阿里嘎蓋真的是妖怪嗎?(下)

檔案調閱174次

 

首先我要在這裡先澄清,如果單單只檢視阿里嘎蓋的相關傳說,說阿里嘎蓋是一種「擁有超自然能力的惡性存在」這樣的說法並不算錯。那麼問題在哪裡呢?問題在於,將阿里嘎蓋視為一種「妖怪」。

如果檢視原住民的巨人故事,會發現這些神話出現的巨人都有非常明確的屬性特徵。而這些屬性特徵,要與「妖怪」連結在一起,其實是有些牽強的。在漢語中,對於「妖怪」其實並沒有一個精確的定義,只有一個籠統的範圍。所以我想這些視阿里嘎蓋為妖怪的人,應該是將故事中提到的「對原住民族做出壞事」以及「使用法術」作為是不是妖怪的判準。

But,最重要的就是這個But,如果用這兩點當成是不是妖怪的檢查原則,會造成一個歐買尬驚死人的結果。

以這樣的邏輯推論,具「對原住民族做出壞事」、「使用法術」母題的應該都是妖怪。但問題來了,擁有這兩個母題的,可不只有阿里嘎蓋而已。在臺灣本島原住民族群中廣泛出現的女子國故事、矮黑人故事,也都囊括了這兩個母題。結果就會變成,女子國變成了妖怪,矮黑人也變成了妖怪。如果到這裡你都還是覺得沒什麼不對勁,那你一定吸很純(?),不管你嗑了什麼拜託我都想要來一點。

如果我們只閱讀阿美族的阿里嘎蓋故事,難免會有妖裡妖氣的推論。但以巨人的故事類型綜合觀察,再閱讀矮黑人故事、女子國故事,就可以發現,其實這三種故事類型相似性相當明顯,都可以歸類為原住民族對於他者想像的「異族譚」。雖然這些巨人、矮黑人、女子國中的異人天賦異稟,懷有異能,有時幫助族人們,有時則會造成危害,但這些故事中的異人們,大多並非被原住民族視為超自然存在。少數被識別為超自然存在的故事中,也像是上述提到的鄒族、達悟族口傳一樣,把巨人作為創世神一樣加以認識。

當然也不是說原住民族就沒有妖怪故事,只是阿里嘎蓋與其說是妖怪一類,更多是南勢阿美族人對於美崙附近的他者的某種誇張式想像。在故事中詳細紀錄阿美族與阿里嘎蓋的對抗過程,以及之後因而發展出海祭的母題,都透露出在想像的神話之中所蘊藏的解釋性。這些故事對於整個族群的意義,顯然並不是單單將之列為妖怪故事,寄寓心中的抽象恐懼就能夠解釋的。對於阿里嘎蓋等巨人故事,或是矮黑人、女子國的故事,都傳遞了整個族群對於那些「異類他者」的觀感以及互動。

另外,如果對上次的創世神話記憶猶新,其實我們可以發現,臺灣原住民族中有些巨人,其實具有創世神的屬性。像是上週提過的鄒族巨人尼弗努(Nivenu),就是創造天地的神;而鄒族達邦社的口傳中,提到巨人哈莫(Hamo)改造天地,將天空推向高處。把本來低矮的天頂高,這樣的神話並不少見,除了鄒族之外,蘭嶼的達悟族也有這樣的故事:

在蘭嶼達悟族遠古時代,有個人名叫Si Kazozo,出生時與一般嬰兒無異,奇怪的是他比一般小孩長得快且壯碩,他的雙親驚訝不已,在族人裡被視為異類。Si Kazozo一天比一天長大且不停增長,一般正常的族人在他眼裡逐漸如小螞蟻般的小。這天早晨,當他坐下來時頭部便碰到了天,此後便覺得活動空間縮小,行動起來更是不方便。

有一天,Si Kazozo再也受不了了,他認為如此低的天空處處限制他的行動。「如此下去,我一定會被這低矮的天空限制得無法喘氣呼吸。」他愈來愈氣憤,而其雙親亦不知如何是好,族人看他亦看不到臉,在納悶氣憤之餘,Si Kazozo一腳踩到Jipeygigen,另一腳踏Jipaleytan,雙掌頂著天,慢慢的把天空往上頂高,愈頂愈高,頂到雙掌無法再摸到天時方休止。當他可以直立行走時,他辯說:「這才是人住的地方。」就這樣,天空才變得像現在這般高了。[1]

這樣的故事,是不是與盤古開天闢地的故事非常相近?巨人創世或是巨人開天的故事,既然是臺灣原住民族巨人口傳的母題,那麼就不能否認,有些巨人在臺灣原住民族的心目中,是具有神性的。鄒族的尼弗努(Nivenu)、哈莫(Hamo),或是達悟族的巨人Si Kazozo,自然跟開天的盤古一樣,不會是妖怪。

當然,阿美族的「阿里嘎蓋(Alikakay)」口傳故事中,並沒有創世或是開天母題。上面的巨人是神,而阿里嘎蓋是作惡的存在。兩種大概是不同的存在。只是對於巨人這樣的故事類型,由上述比較可以發現,的確是屬於異族譚的一支,就概念上與妖怪真的有段距離。要將阿美族的Alikakay視為妖怪,那其他非神的巨人如阿美族的巨人Hofhof、賽德克族的巨人Tnamay、泰雅族的Halus、鄒族的Beoku是不是也都必須視為妖怪了?

 

 

 

以比較神話學的母題分析法,就能夠清楚地獲得解答。這些巨人大致都擁有類似的母題,就連差異較大的阿里嘎蓋故事,也都算是擁有較多特殊母題的同類故事類型。這些巨人們所關注的事物,根源的兩種原慾,最後的結局,其實都是非常類似的。讓我們別再快意飛馬,浮想聯翩了,那些把阿里嘎蓋說成妖怪之類的妖裡妖氣的解釋,就跟什麼妖怪地圖、妖怪桌遊、妖怪手錶一起塞到煉妖壺裡面吧。關於巨人故事背後隱藏的紳士身世,下一回,就讓我們從巨人故事的對比中來一一解明。

 

註解:

[1] 夏曼.藍波安《八代灣的神話》(台北:聯經,2011),頁2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