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米‧霍法失蹤案】陽光與陰影並存,徹底蒸發的工會風雲人物

檔案調閱832次
令人無法忘懷的勞工運動領袖──吉米‧霍法

1975年,汽車工業重鎮底特律(Detroit, Michican)的一個午後,一位卡車司機將車停在城郊的紅狐餐館(Red Fox Restaurant)外面稍事休息。這時,另一台要離開停車場的車,差點撞上了他的卡車。司機正要發作,卻瞥見了坐在那台車後座的男人。

哇,那不是大名鼎鼎的吉米‧霍法(Jimmy Hoffa)嗎?卡車司機馬上認出那男人的身分。沒有哪個美國卡車司機認不出吉米‧霍法,畢竟他可是「全國卡車司機工會」(International Brotherhood of Teamsters,縮寫IBT)的主席──呃,前主席──他帶領工會走向巔峰,卻也把幫派帶進工會,盜走應該給司機作津貼的資金。

無論這位卡車司機怎麼看待吉米‧霍法,這一次巧遇絕對讓他印象深刻。不僅是出於霍法本身的名氣,更是因為這位司機就是最後一個看見霍法活著的目擊者。

天生的勞工領袖

在充滿爭議的風雲人物吉米‧霍法消失之前,他究竟過著怎樣的人生呢?眾人所認識的吉米‧霍法,是那個領導過全美國最大工會,跟詐取工會資金而入獄、與幫派勾結的腐敗名人。但遠在那之前,他只不過是一個父親早逝的小男孩,跟著全家移居到底特律市,由於家族實在太窮困,他在14歲那年中輟,開始作工賺錢補貼家計。

在青少年時代,霍法就展現出與眾不同的組織才能與領導能力,他領導深受惡劣勞動條件壓榨的連鎖雜貨店員工,爭取更好的權益。這份經歷讓他成為底特律工運界的一號響叮噹人物,儘管霍法一生從沒開過卡車,他還是成了底特律卡車工會「Local 299」的一員,甚至成了領袖。

隨後,霍法的勢力在全國卡車司機工會中不斷提升。他與自己的對手戴夫‧貝克(Dave Beck)結盟,提供自己的票源,讓貝克在1953年扳倒長期執政的工會主席丹尼爾‧托賓(Daniel J. Tobin);在1957年,貝克因為工會資金無故短少了322,000元而被控告,霍法便接收了他的主席位置,一直擔任到1971年。

霍法在任內對工會的最大貢獻,就是讓全國在工會中的卡車司機都享有「全國貨運勞動協議」(National Master Freight Agreement)的保障。簡言之,全國簽署了這份協議的司機雇主們,必須遵守工會在協議中給予司機們的權利,不能跳過集體協商私自改約。這是一項前無古人的工運成就。全國卡車司機工會的會員數,也在霍法任內達到了230萬人之譜。要說霍法是全美國第二受歡迎的工運人物,恐怕沒有甚麼人能稱第一了。

然而在他偉大成就的光芒之下,一團黑暗的陰影卻揮之不去。

工會的陰暗面

霍法在底特律組織各方工運的成功,顯然不只是靠他的個人魅力和充滿正義感的口號而已,一直以來,霍法與底特律黑幫合作的傳聞就沒有斷絕過。事實上,霍法也不是第一個與幫派份子打交道的工運領袖,因為美國黑幫掌握和操控工會、工運的歷史,早就書寫了好幾章。比方說,為了防止工會被艾爾‧卡彭(Al Capone)掌握,芝加哥的工會成員不得不與其他黑幫領袖結盟。

對於這個被黑幫滲透的現象,全國卡車司機工會自然也無法置身事外,自托賓還在掌權的時期,黑幫掌握各地工會選舉、行賄、暴力、破壞等行徑,就已成了工會中的大問題。到了霍法的時代,工會腐敗與幫派介入則是更加嚴重。在某種程度上,霍法是靠著與黑幫的連結才取得在工會中的地位,他一面擴張工會的影響力,另一面卻讓幫派犯罪在工會內部盤根錯節,宛如寄生。全美最大的工會,諷刺地竟成全美犯罪組織的最大溫床。

Bernard Spindel(左)是美國竊聽專家,霍法的知名共謀者,照片攝於兩人1957年的審判

1957年,霍法一就任工會主席,就立刻被司法部長羅伯特‧甘迺迪(Robert F. Kennedy,甘迺迪總統之弟)盯上,視霍法一派為必須根除的犯罪集團。在接下來的數年間,甘迺迪致力於尋找霍法的罪證,將之起訴入獄。霍法成功地閃避了幾年,卻在1964年被控挪用工會資金的審判中,因為被逮到行賄陪審團的證據,合計被判13年徒刑。1967年,訴訟失敗的霍法不得不入獄,但即使身陷囹圄,霍法也依然掌握大權,從獄中影響著工會運作。

霍法在1971年被尼克森總統特赦,然而代價卻是必須辭掉工會主席位置,還被禁止在1980年之前參與工會活動。失去工會領導地位的他,影響力正逐漸流失,一個時代的風雲人物,難道就要這樣消失了嗎?

徹底告別世界

4年之後,吉米‧霍法在底特律郊區餐館的停車場,坐上幫派份子的車,被一位路過的卡車司機看見,從此再也沒有出現在世人眼前。

曾經擔憂自己的存在被時代抹去,如今,卻是在物理上被人徹底抹去了。

影響力不再的吉米‧霍法,在出獄後仍積極重振名聲與權力。在1975年7月30日的下午2點,霍法與兩個熟識的黑幫領袖約在停車場碰面,沒有人知道雙方會面是商討甚麼事,或許是霍法想藉地下組織的力量介入工會運作,或許是霍法與這兩位幫派大老之間,還有著說不清的債務或權力糾葛。就在霍法消失的兩週前,數百萬美元自全國卡車司機工會的津貼帳戶不翼而飛,霍法與黑幫會與此有關嗎?霍法有沒有可能改名換姓,躲藏在某個地方享用他從工會偷來的錢呢?或是黑幫藉由他盜走這筆錢,回過頭來卻把他滅口了呢?一生與幫派犯罪糾纏不清的吉米‧霍法,最後若真亡於黑幫之手,似乎也不是令人意外的下場。

在他失蹤滿7年後,霍法被認定在法律上死亡。40多年來,美國聯邦探員仍積極搜尋霍法失蹤案的相關跡證,試圖解開這起謎團。然而,儘管前黑幫成員透露了大量的線報,包括數位知名雇傭殺手,如「愛爾蘭人」法蘭克‧席朗(Frank “The Irishman” Sheeran),都聲稱自己參與或見證了霍法的謀殺,還供述出犯案與埋屍地點,但探員們循線調查仍是一無所獲。

唯一能確認的事實是,這位過往的工運風雲人物,再也沒有活著出現在世界上過。至今他依然是美國工運史上最出名的人物,可能依然是最受歡迎的一位,他為藍領勞工所做出的貢獻,也少有人能夠輕易超越;但他與幫派犯罪勾結的事實,為工會運動投下的陰影也是久久不散。吉米‧霍法的歷史定位為何?在未來一段很長的時間,答案仍會跟他的失蹤事件一樣:充滿爭議與懸念。

參考資料:

  1.  《霍法》Hoffa,Arthur A. Sloane,MIT Press,1991
  2. 十大神祕失蹤人物──吉米‧霍法,時代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