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札特之死】是天妒還是人嫉?未譜先奏的安魂曲

香楠/調查員 檔案調閱734次
圖為Diana Damrau於皇家歌劇院(倫敦)演唱經典的〈夜之后〉

在欣賞〈夜之后〉這首經典詠嘆調之際,有沒有想過能夠譜寫如此絕妙樂章的天才作曲家是怎麼死的呢?

在研究莫札特死因時,有一種起源甚早、流傳甚廣的說法,這位才 35 歲便英年早逝的天才音樂家是死於毒殺。歷史上被人下毒而死的政治家並不罕見,畢竟登高履危的身分容易樹敵,然而,像音樂家這樣把藝術帶給世界、不損及他人利益的職業,被仇敵投毒的案例可就鳳毛麟角了。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莫札特雖然處於歐洲動盪不安的年代,但又怎會有人對譜出美麗樂章的莫札特痛下毒手呢?

謀殺莫札特?

這個傳言在莫札特死後數十年開始流傳,有人猜測,這可能起源於俄國知名作家普希金(Алекса́ндр Серге́евич Пу́шкин)於 1830 年所創作的《莫札特與薩里耶利》劇作,作品中安排莫札特在維也納宮廷的同僚,來自威尼斯的樂師薩里耶利邀請莫札特用餐,趁機於食物中下毒。

雖然當時戲劇猶如今日媒體,有帶領輿論風向的影響,但不會真有人將戲劇中的秘聞八卦視為真相,光憑這點,尚不足以使得此說流傳。讓此說更添傳奇色彩的,還得算上莫札特的日記,他在日記中描述自己被病痛糾纏,心情沮喪,不斷猜測自己「時日已經不多,一定是被人下毒了」

綜合了對莫札特早亡的惋惜與對八卦和陰謀論的熱愛,自此之後,許多描寫莫札特的作品都認為他的死亡與薩里耶利息息相關。甚至在著名的電影《阿瑪迪斯》中,側重描寫薩里耶利對莫札特身為天縱之才的妒恨,不但處處排擠,甚至偽裝成灰衣男子,令莫札特以為這是死去父親的亡魂自冥界前來委託《安魂曲》,藉此擾亂莫札特精神健康,逐漸使他崩潰。

經典奧斯卡得獎電影《阿瑪迪斯》,把薩里耶利對莫札特的嫉妒與謀害故事描繪得淋漓盡致

如同瑜亮情結一般,這種充滿衝突張力與戲劇性的傳說永不退流行。尤有甚者,當莫札特遺孀康絲坦采(Constanze Mozart)在他死後組織多場紀念音樂會,出版他的作品,並協助完成多部莫札特傳記,使得莫札特聲名更加遠播,增添了莫札特本人的傳奇色彩,也間接促使人們熱烈討論這位天才死亡的真相。

大師何苦妒神童

莫札特之死的陰謀論越演越烈,到了後來,傳言甚至發展出「雞生蛋,蛋生雞」的循環。故事中的另一個主角薩里耶利到晚年時,對包含莫札特傳記作家安東‧辛德勒(Anton Felix Schindler )與貝多芬的侄子卡爾.貝多芬(Karl van Beethoven)在內數人堅稱自己真的毒死了莫札特。當傳聞中的兇手在臨死前如此告解,謀殺之說自然更是甚囂塵上。

但是,海頓傳記作家義大利人卡帕尼(Giuseppe Carpani)與親耳聽見薩里耶利說法的眾人都為薩里耶利辯護,認為他長期被世人指控其毒殺莫札特的傳言所苦,心理壓力過大,加上年老衰弱,病痛纏身,已經神智不清,不應採信此一證詞。難以分辨毒殺一說究竟是傳言導致證言,或是證言鼓勵傳言了。

難道,薩里耶利真的下手毒害了莫札特嗎?

查閱史料可以發現,薩里耶利在當時的成就不下於莫札特,承繼了賞識他的波希米亞作曲家佛羅里安.伽斯曼Florian Leopold Gassmann)的資源,在1774年接替伽斯曼成為義大利歌劇院樂隊長和作曲家。1988年成為由伽斯曼創辦的維也納音樂藝術社團主席。他不但在莫札特生前就已經掌握維也納樂壇眾多重要事務,也是個傑出的教師,貝多芬、舒伯特、李斯特等人都是他的學生。

而他與莫札特的交誼也未有不合,在莫札特死前兩個月的《魔笛》首演上,他也盛讚其作品傑出,在莫札特死後,也莫札特的贊助者斯維滕男爵(Gottfried van Swieten)、學生佛朗茲.蘇斯邁爾(Franz Xaver Süßmayr)一同參加他的葬禮。

病魔親奏安魂曲

回到證據層面上,莫札特的健康狀況自1791年的布拉格之行開始惡化,雖然中間也完成幾部作品,並寫了一部份《安魂曲》,甚至在 9 月底親自指揮《魔笛》首演,但到了死前兩週,已經身體浮腫,嘔吐,無法動彈的程度。雖然依照當時的醫療水準,能夠保留的醫療資訊未必可靠,但多數推測其因病過世,沒有毒殺的跡象。

莫札特之死雖然仍是謎團,但薩里耶利應該是清白的

目前對莫札特死因的研究,主要依照死前的浮腫與當時維也納流行病學研究,推論他可能死於鏈球菌感染的腎病症候群,因為發炎引起腎臟病變,腎臟功能喪失,造成大量蛋白質自排尿流失,導致嚴重水腫。

也有研究者針對疑似莫札特的顱骨進行還原,比照流傳的莫札特畫像認定此為莫札特骨骸,再細部查探,藉由顱骨骨折的痕跡推斷此人可能有硬腦膜下血腫。不過,在難以判定「顱骨是否真屬於莫札特」這個基本假設的情況之下,即使對照莫札特於死前兩年多次摔倒,以及頭痛與昏厥的紀錄,也無法支持莫札特死於腦傷的說法。

無論是哪一種說法,都與被人下毒無關,也都與薩里耶利沒有關係,即使薩里耶利並未因此被控告謀殺,但其所受的指謫與折磨必定令人難以承受,希望這百年奇冤今時今日已然昭雪,還薩里耶利一個清白,並重新重視他的作品。

畢竟,音樂家當希望以世界共通的語言傳世,而非蜚語流言。

參考資料:

1. SOLOMON, MAYNAR (1995)Mozart: A LifeHarperCollins.

2. OTTO ERICH (1965): Mozart: A Documentary Biography.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3. EMSLEY, JOHN (2005) :Elements of Murder: A History of Pois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