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員遊記】香港、馬來西亞與台灣的輾轉相遇:《二十年來香港驚人罪案》

路那/調查員 檔案調閱68次

 

在詩巫中央市場的舊書店奇遇

身為一個調查員,自小嗜書也是很正常的,每到一個地方就去探訪當地的書店,那就更是正常不過了。

有這麼一個機會,我到了詩巫(Sibu),一個位於婆羅洲上屬於馬來西亞那半邊,以福州移民為發展主力的小城鎮。

說他小可真的不是誇張,最近期的人口總數統計約為十六萬的地方,大概和金門差不多。因此,自然也不覺得會在該地有什麼驚天動地的遭遇。

但人生往往就是這麼一個出乎預料。結果,詩巫雖然小,但卻一樣擁有豐富的歷史文化、自然環境、熱情親切的居民與令人意想不到的驚喜。到離開它的時候,我已經覺得有機會到此地一遊,是我的榮幸。

各種驚喜之中,要屬位於詩巫中央市場二樓的一間舊書店拔得頭籌了。在一片生鮮、熟食、衣服、用品之間,一間亮著幾線日光燈管的窄小書鋪,說有多不顯眼,就有多不顯眼。老闆優哉游哉地坐在店門口和朋友插科打諢。怎料,就是在這片已然隨著舊光華商場消失而消失的風景中,我邂逅了河洛的《二十年來香港驚人罪案》──這名字還真不唬人,確實挺驚人。

表裡不一的《二十年來香港驚人罪案》

《二十年來香港驚人罪案》第26集,光數字就很驚人

這本乍看之下像極了以腥羶色為賣點的三流出版品,翻開目次,標題一樣引人注目:十二歲女童遭殺害、升降機變殺人陷阱、古稀夫婦被害埋屍……一般人應該會皺著眉頭放下吧(不,一般人連拿都不會拿起來啊!)但調查員之所以會成為調查員,就是因為看著這個目次,興起的是找到最聳動的一個標題然後往下讀的衝動──一讀之下,方才知道錯怪了本書。儘管標題聳動,但內文的描述卻相當平實流暢,同時可以讀得出作者本身對案件所抱持的觀點,加以尚且附有照片作為佐證──某個程度上,說是珍寶或許也不為過吧。

「老闆,像是這樣的書還有嗎?」緊緊捏著書籍不願意放手的調查員,很快地在老闆接二連三搬出的類似書籍中大揀特揀。擔心揀的不全,最後終於和老闆交換了手機號碼與班機號碼,希望在調查員離開前,老闆能多找到幾本──畢竟,調查員手上的可是26啊!26集耶!天啊香港到底出了多少驚人的案子可以用這種頻率寫這麼多本啊!!!完結篇是第幾集啊?我好想知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咳。

大約也是看出我內心的澎湃,老闆最後硬是又找到一本給我。但是就再也沒有了。一回到台灣,我立刻上網查了「全國圖書書目資訊網」,希望能找到它的兄弟姊妹。但我卻愕然地發現,這個可以查詢全台灣圖書館館藏的綜合性系統上,本書竟然是有目無書的狀態。

我的手上是在台灣的圖書館裏面都找不到的孤本嗎?!

好爽啊!

咳。不是。是那個,真讓人高興啊。咳。

作者河洛,與他的《二十年來香港驚人罪案》

台灣圖書館沒有收藏的理由很簡單,第一因為並非本地出版,取得較為困難,第二是這套書看起來也不像是值得圖書館費力蒐羅的書籍。

這麼有意思的書,作者又是誰呢?

署名「河洛」的作者,據查,是香港成報港聞版的編輯何劍緋,2000年8月22日過世。目前關於何劍緋的生平,只有這些資料。他是什麼樣的人?為什麼取名河洛?又為什麼熱中於編寫《二十年來香港驚人罪案》,且一寫就從1973年到1994年,總量達到34冊之多?則仍有待挖掘。據聞,《二十年來香港驚人罪案》每集收錄十到二十個案件,而內容除謀殺外,也包括綁架、搶劫、販毒等各式案件。總計四百件左右的案件量,想來實在令人咋舌。

這本書的優點,在於對場景與事件皆有著細膩卻簡潔的描繪。同時作者相當擅長找到案件中引人注目的懸疑點,同時卻並不會流於腥羶。此外,以案件資料的蒐集與整理來說,亦可說是相當清楚。

據稱,河洛這套書,開啟了戰後香港實案寫作與電視、電影改拍的風潮。今日翻閱此書,不難理解原因為何。可惜市面上孤本難尋,調查員在此呼籲疑案辦的廣大線民們,若有此書其他集數的線索,敬請利用各種可能的方式(包括但不限於飛鴿傳書)和我們聯繫囉!

 

參考資料:

香港奇案作家先驅-河洛

(http://crime-cases.blogspot.tw/2016/12/blog-post_6.html)

Youtube影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G1gC8rlV-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