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老師的奇異經歷:學校殺人事件—黄勁輝 著

檔案調閱171次

文老師的會面

圓圓的金絲框,藏着一雙充滿恐慌和血絲的眼睛,很不安的四處看。你跟他對話時,他的眼睛看着另一個地方,好像不敢跟你眼睛相碰。他的身形看來很瘦,緊身的恤衫卻藏不了結實肌肉的「鋼條」身段,沒有一分多餘的脂肪,明顯是一個習武之人。他令我想起已故武打明星李小龍,若叫他脫去上衣,我敢保證他有六塊完美的腹肌。這麼強壯的身體,卻藏着一顆充滿恐懼的心,是我碰見文信天老師的第一個印象。

 

他已經約了我三個月,我本來不打算見他的。一向直覺敏銳的助手江怪很堅持文老師所說的都不可信,一向多疑的秘書天開卻懷疑可能是真的。一票對一票,充滿爭議,反而令我感到興趣。

坊間很多人都想把個人奇異經歷告訴我們「奇奇怪怪學會」。因為我們有一個廣受關注的平台,只要我們認為有可能是真的故事,馬上會成為大眾話題。文老師來找我,是為了什麼?我見到他,劈頭第一句問話。

 

「丁言行博士,我希望大家正視這個問題,我們地球有這麼一個恐怖的教育組織,可以洗腦,改變我們的下一代。借你們的平台,可以大量廣傳這個信息。」文老師說得有點激動,聲音似乎有點走音。

 

身高172cm的天開,為他送上一杯咖啡定神。

「丁博士,你別信他。他鬼話連篇,一時說鬼報夢,什麼666密碼?又說校長室有鬼號⋯⋯」口直心快的江怪說。

「我說的都是真實個人經歷!你⋯⋯你⋯⋯」文老師重重的放下杯子,濺得桌面都是飛射出來的咖啡。

 

「我來這裡就是想聽你說。」我做了一個手勢,請江怪不要打岔,繼續說:「你真的有見到鬼?」

文老師點一點頭,想一想,又搖了搖頭。

我說:「你不肯定?」

文老師左手握着右手,說:「學校第六座第六樓第六間的厠所,一直傳說有鬼。我誤闖入去,一不小心,還滑倒地上。之後發了一個夢⋯⋯」

天開從一個公文袋中取出一些奇怪圖案,貼在白板上,說:「這是文老師交給我們的圖。」

我托一托眼鏡,仔細的看,每一張圖都充滿想像力,畫功非常細膩。有一隻充滿血跡的手錶;有一個鳥瞰鏡頭見到有一個學生在深夜的走廊走動,眼睛閉着,地上卻有兩個影子;有一個充滿刑具的地下室,氣氛很恐怖;地上滴滿血水的厠所地面,忽然有一隻手腕流着血的手,從厠格伸出來⋯⋯

我看着的圖片雖然是死物,集中精神看,圖中的景物好像會動的,十分逼真。圖片好像時空之門,你看着看着,會把你吸進另一時空。我不禁點燃一根雪茄,抽了一口。

「這些圖⋯⋯」懷疑論的天開忽然開口說:「⋯⋯令人入魔⋯⋯」我與天開對望,我知道她說的是關於日本畫家如何繪地獄圖入魔的傳說,繪畫師眼看着大火燒死女兒的過程,地獄世界就活生生出現在畫之中。

「這些是我夢中所見到的景象。你說的⋯⋯鬼⋯⋯大概就用這種形式,顯現在我身上。」文老師說。

「誰?」我隨意吐了一個煙圈出來,「是誰畫的?」

「我的學生葛,是他畫的。他的畫將感情全都投射進畫裡面,他是一個繪畫的天才啊!」

「葛,他現在仍在學校?」我問。

「他⋯⋯」文老師用手掩臉,閉上眼。「⋯⋯已經死了!」

天開給我一張新聞圖,圖片中看到新聞報道,學生葛,死於自殺。他是一個身形瘦削的中學生,卻長有六尺多高,一雙大大的眼睛,充滿感情。

「你可以從頭說一說,你在荀子學院的經歷嗎?」我抽了一口雪茄。「我想聽一聽。」空氣中彷彿蓋上了一層煙霧,又似是整個故事藏在煙霧之中。究竟文老師說的有多少是真的,有多少是隱瞞,有多少是虛構的,我們都無法很容易分辨出來⋯⋯

 

 

文老師敘述的故事

荀子學院,地處孤島,學校四壁都是鐵欄,佈滿閉路電視和無人機攝錄鏡頭,守衛森嚴。這裡好像另一個世界,跟外面的學校文化很不一樣。

 

文信天是一位充滿理想的新老師,他初來的時候,覺得跟其他老師格格不入。一班只有六至八個學生,學生都是亞洲人,但不一定是台灣人,他們都被標籤為「危險份子」,所以課室隔開來坐,以免他們打鬥。學生每天清晨五時起床,各種嚴厲的早操,大量體力勞動後,下午上課都變得很疲勞。

這裡的老師都用英文叫「sir」,大家在校內會叫他文sir,老師開玩笑說,在香港警察和老師都叫「sir」。文sir很快發現,他們的工作跟警察有點相似,甚至有時有點像監所管理員。他們日間是老師,晚上兼職是宿舍管理員。所有老師都住在島上,大家二十四小時都留守在學校。這裡也沒有假期,老師長年累月都在小島上生活。

文sir記得第一次晚上突擊檢查,同行的牛sir是訓導主任,他們各帶一個袋子,用來盛載違禁品。牛sir傾倒學生的東西在地上,用腳踐踏,好像羞辱他們。文sir在其中一個學生的收藏中找到十冊色情刊物。那個學生綽號「海狗哥」,大概是學生的小頭目。文sir把色情刊物帶走。他們走出宿舍,牛sir就地生了一個火,他從袋子中取出一本聖經,丟到火裡。牛sir說:「荀子學院之中,聖經是禁書。」文sir取出色情刊物,正要往火裡投,牛sir阻止了他。「嘻嘻⋯⋯這裡全是年青力壯的男生,他們都在發育時期,有些東西⋯⋯看見了,當看不見比較好!」牛sir把那些色情刊物齊整的放在學生宿舍的門口。文sir感到有點不爽,但是牛sir所說,又好像不無道理。

這裡只有中英數三種學術課程,其他都是體能操練或者各種軍事訓練。文sir負責教中文,學生差不多都在睡覺。另一位數學老師馬sir告訴他,學校重視的是規訓,學生操練的疲累也是好事,不用太認真。文sir發現葛經常被同學欺凌,他的國語不純正;天鋒是比較認真上課不睡覺的,聽說他是新加入的插班生。

文sir特別喜歡這兩位學生。午飯時,文sir約他們一起在草地吃便當。文sir問他們有什麼理想?葛原來很喜歡繪畫,經常在牆上塗鴉,但是學校的師生都討厭他。文sir鼓勵他多繪畫,但不要畫在牆壁,送他一本空白畫冊。

天鋒說他沒有理想,他的父母離婚,都不要他,才會來這間學校。文sir聽不明白。天鋒發現,這裡永遠沒有自由,他也沒有理想。

文sir畢竟是一位充滿愛心的老師,他取出平板電腦,展示一些黑人的照片,講述了1950-60年代的黑暗時期,黑人都受到社會歧視,但是他們用自由乘車運動,感動白人和世界,即使被當時3K黨成員打得頭破血流,他們都堅持和平,打不還手,也不放棄,最終令美國修改法例。不管他們是什麼出身,做人也要有理想,而且要堅持。

文sir沒有想像過這一番說話,對天鋒和葛產生這麼大的影響力。他們真的立下理想,然後堅持,更鼓動全校多名學生一起追求理想。文sir發夢也沒有想過,他們的理想竟然是:

 

——集體逃學!

 

「學校是監獄!」天鋒發起口號。葛用文sir送的畫冊當起文宣,畫成各種宣傳圖畫,吸引同學加入。

 

他們發動大規模的逃學,要逃離這間學校。但是行動之日,卻早有同學向老師通風報信,也有一些學生埋伏做間諜。原來學生之中有老師指派的小領袖,包括上次搜查學生宿舍遇見的海狗哥,還有一個奶油強,他們都是學校的「阿大」。他們的手下滲透進入行動之中,協助老師把這些反動的學生,一網打盡。

校方盤問主謀的天鋒和葛,發現他們行動的思想,來自文sir。

文sir被傳召見校長鷹sir。鷹sir請文sir參觀他的宿舍,走到宿舍的後花園,養着一頭紅眼的異獸,分不出是豺狼、獵犬、還是野豹。鷹sir放下一隻生雞,異獸興奮地追着生雞,鷹sir乘異獸不留神,忽然抽出一條鐵棍,突襲異獸。鐵棍揮舞之處,血如浪花噴出來。文sir細看,鐵棍上竟然佈滿尖利的倒鈎。

異獸大叫,如鬼泣,如鬼號,恐懼的躲在一旁。

鷹sir仰天大笑,又如大嘯。

鷹sir放一盤肉在地上,異獸看見了肉,猶豫,不敢上前吃。鷹sir做一個手勢,異獸才敢上前吃,一邊吃,還一邊留神鷹sir手中的鐵棍會否揮過來。

「看見了嗎?」鷹sir問。

「為什麼要突襲牠?」文sir不明白。

「這就是教育!」

「⋯⋯」

「人性本惡,每個人內心都有獸性。他們也會攻擊我們,只有令他們恐懼,長期的恐懼,馴服他們內心的獸性,他們才會成為有用的人,而不是獸。」鷹sir語重心長地說。

文sir似懂非懂,但是校內一直流傳的校長室晚上有鬼哭的傳說,總算找到真正的源頭了。

 

 

丁言行的意見

天開給我一杯威士忌,讓我打開常規的腦袋,接受更多新事物。

   「這真是一所令人非常恐怖的學校,令人難以置信!」我不禁發表感受。

   「這都是千真萬確的事情!」文老師信誓旦旦地說。

 我看一看天開,她總是冰雪聰明,知道我想什麼,交了一份心理醫生報告。我明白世上有各種千奇百怪的事情,但是我也相信科學,我要知道跟我對話的人是否有什麼精神問題,或心理創傷,所以天開每次都會巧妙地,為見面者安排事前的心理評估。

文老師的精神狀態是正常,心理曾經受過創傷,但不算嚴重,也沒有幻覺與幻聽的情況。

頂了老半天不說話的江怪,忍不著說:「你怎麼知道學校有學生被殺?那個冤魂之後有找你嗎?」

文老師說:「我誤闖666鬼厠格後,送入醫院,昏迷了大半天才醒來。那些夢中所見的情景,都是葛幫我紀錄的。他認為那是冤魂向我們的暗示,要幫他追查真相。」

   我很喜歡搖動威士忌,讓冰塊與冰塊互相碰撞,產生清脆的聲音,好像令我的心靈變得理性。

   「那你追查到什麼嗎?」

   「我和葛合作追查,後來我們證實那個厠格真的有學生死亡,但是新聞報道是學生自殺。究竟學生為什麼自殺?是自殺,還是他殺?新聞都沒有追查。我後來發現,夢中所見充滿刑具的地下室,原來是真的。但⋯⋯但是⋯⋯」

   「但是怎樣?」最性急的永遠是江怪。

   「⋯⋯但是當我發現地下室時,卻是鷹sir向葛逼供,招認了他跟我一直翻學校不可見人的黑歷史。鷹sir把我⋯⋯趕出學校!我再無法聯絡葛和其他學生。」

我再翻開那張報紙,報道葛的自殺,便問:「葛是你離開學校之後死亡的?你知道他怎麼樣死的?」

文老師吸一大口氣,說:「我肯定他是被害死的,跟十年前666厠格學生一樣。」

   「那只是猜測,沒有證據。」江怪斷言。

   「你們為什麼不相信我?你們怎樣才會相信我?我不希望再有學生被害。」

   「天開,你怎麼看這件事?」我問一直沉默的天開。

   「我覺得聽起來有點天方夜譚,也很難知道整件事的細節。不過我相信文老師的推斷。」文老師聽後,十分安慰。天開撥一撥長長的秀髮,反問我的意見。

我慢慢把杯中最後一口威士忌乾了,狡黠地一笑。

我覺得世上有很多無法輕易理解的事情,耐人尋味。但是這種教育和思想是非常可怕!我保留在相信與不相信之間,讓這件事情和我們的討論放上「奇奇怪怪學會」的討論版,讓公眾自行決定,究竟相信,還是不相信這件事情⋯⋯

故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