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體陪葬:從遊覽車司機縱火案回顧中國觀光團

檔案調閱2032次

「陸客團」的十年輝煌

2008年6月11日,江丙坤與陳雲林在臺北圓山飯店針對「大三通」等兩岸議題展開高層會談,中國政府準備了樣板觀光團,在會談後短短五天之內抵臺,展開以觀光為包裝的政治活動,一方面造成社會擔憂過度傾中的輿論,同時也締造了後來我們俗稱的「陸客團」、「一條龍」、「八天七夜環島行」等旋風。「大三通」之後,中國來臺的觀光客在兩年內超過百萬人次,無疑是外國觀光客赴臺的第一名,的確讓觀光旅遊相關業者,賺得缽滿盆滿,還省去了語言不通的麻煩。

中國觀光客的自由行也在2011年正式開放,直到政黨輪替後,中國基於政治因素,於2019年7月31日終止了赴臺自由行的措施,團客減少發證,逐步限縮人數,「陸客團」才正式成為歷史名詞。而原本仰賴中國觀光客的旅行社、飯店、遊覽車行、名產行、食品加工廠等觀光旅遊相關業者,瞬間失去人潮紅利,再加上緊接而來的疫情衝擊,搶賺熱錢而且沒有進行分散風險的代價來得又急又快,2021年統計,具備接待中國觀光客資格的旅行社,從2019年的414家,銳減為310家,倒閉或縮編超過一百家。

中國的「陸客團」觀光政策雖然長逾十年,但其實早在2016年,專接中國觀光客的創世紀旅行社倒閉,就已經顯露出政策性開放觀光的不健康,「陸客團」對臺灣觀光產業造成的衝擊,至今也尚未完全消化。「陸客團」的團費通常都是含食宿交通與景點門票,以2016年的環島團為例,每人約人民幣2700元,約合當年新臺幣13000元,就有專車負責拉人,8天7夜遊遍中國觀光客朝思暮想的花蓮太魯閣、嘉義阿里山、南投日月潭、故宮博物院。

稍微計算一下,不難發現「陸客團」其實是賠本生意,收支過於失衡的低價團,購物站佣金成了旅行社收入的重中之重,為觀光客進行導覽,照顧觀光客出行的同時,還得瘋狂推銷各種臺灣茶葉名特產、玉石珊瑚。

其實這種行程,光用想的就很累,但因為便宜,加上中國大力推動,懷著收復寶島臺灣的錯覺,即使還要在匆忙的旅途中,額外填擠八九間購物站行程,依然讓中國觀光客趨之若鶩。

 

鉅龍旅行社的死亡之旅

2016年7月19日,國道2號發生遊覽車火燒26死的事件,意外燒出了「陸客團」的許多弊端。

車號197-EE,駕駛蘇明成在7月14日被加油站拍到他花193元,買了8.36公升的92無鉛汽油。遊覽車司機添購汽油,本來不是什麼特殊事件,但因為他把買來的汽油分裝成五個寶特瓶,三個放在乘客座位正下方的行李艙,兩個放在駕駛座旁,檢方調查起火點的時候,注意到這些不尋常的跡象,才慢慢抽絲剝繭,在網路輿論檢討遊覽車老舊問題,或是早已受不了低價「陸客團」招徠低水準遊客的聲音之間,發覺整起火燒車完全是預謀犯案的結果。

經査,蘇明成早在2014年就因為性侵女導遊,二審宣判5年徒刑,賠了90萬,而這也是導致他妻子要跟他離婚,打算帶著小孩回中國的原因,性侵案不僅愧對妻子,拖垮家裡經濟,又碰上2016年「陸客團」的生意開始下滑,蘇明成對人生感到徹底的絕望,因此萌生死意,而萬萬想不到他的死法,卻是要拉素無冤仇的觀光客陪葬。

有一說是認為蘇明成的父親在國共內戰期間,被拉到中國去打仗,遭到俘虜,不得已定居中國,娶妻生下蘇明成。由於出身臺灣,又是國民黨軍人,因此在文革時期被打成黑五類,飽受凌辱,蘇父便獨自偷渡返臺避禍。直到蘇明成26歲,他才帶著母親跟妻小們來臺尋父依親。但這種說法太像復仇者,好似讓他的兇殘手段有了藉口,對於那24位無辜的中國觀光客,以及臺灣籍的導遊而言,這種說法相當不公允。

真正的問題,可能來自一條龍的經營模式,不管對司機或導遊來說,都會造成非常大的精神壓力,平均一個月接200團「陸客團」的鉅龍旅行社,不但無暇注意員工的身心健康問題,就連性侵案纏身的司機都還能續聘,繼續幫他們開車載客,其血汗與無良程度可見一斑。

所以當這趟死亡之旅的行程表公布的時候,也證明了「陸客團」終究是無法長久的幻夢。

八天七夜的環島之旅,總共去了「原力特產店」、「台灣第一好茶」、「寶得利鑽石」、「永瀚國際企業社」、「元本紅股份有限公司」、「御珍果精緻伴手禮」、「寶時鐘錶」、「得麗美妝」、「昇恒昌免稅店」等九個購物站行程,而這九個購物站都是廈門人張雅琍創辦並推動的「中華觀光精品產業協會」成員,也都和她擔任集團總裁的上櫃公司「寶得利國際股份有限公司」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密集的購物行程就是為了平衡團費過低的問題,就算是只負責開車的蘇明成,一定也會擔心今天這趟拉完,還有沒有明天的車可以拉,所以當家中發生巨變的同時,他怎麼還能心神正常地繼續堅守工作崗位呢?

 

車上甚至還有消防隊員

中國遼寧海外旅行社組團,由鉅龍旅行社承團的八天七夜環島之旅,車上包括來自遼寧大連遊客21人、黑龍江哈爾濱遊客1人、吉林松原遊客1人、湖南武岡遊客1人,加上臺灣導遊鄭焜文共25人。其中31歲的姜新和29歲的高玲是新婚夫妻,這趟本來是他們的蜜月之旅,而姜新更是擔任森林消防員,擁有高度專業消防知識卻死於遊覽車大火,非常不尋常。

根據車內陳屍狀態,可以發現導遊跟消防員都很靠近安全逃生門,當車子開始起火的時候,他們曾試圖直接開門逃生,遊覽車本來有八個逃生門,但車行貪圖管理之便,通常都給安全門附掛暗鎖,以免車上財物遺失。守得了財卻保不住人,導遊跟消防員沒來得及破解暗鎖開法,再加上遊覽車失控拖行,右側車門卡在國道護欄,無法開啟,最後導致所有乘客葬身火窟。

也有人檢討為何不擊破車窗逃生,直到檢方發現車上暗藏的五個致命的汽油瓶,這才說明了當時的猛火為何會竄燒得這麼迅速。起火點就在蘇明成身上,他的遺體檢出了大量酒精殘留,研判是在開車前一小時左右灌入大量高粱酒,酒後駕車行至桃園機場外三公里處,往頭上澆淋汽油後點燃自焚。奪門而出或許是當下最直接也最有希望的活路,但汽油火勢瞬間就阻斷乘客逃生的機會,滾滾濃煙也迫使乘客無法順利擊破車窗,因此導致悲劇的發生。

 

兩場火改變了兩岸關係

1994年,中國發生千島湖事件,中國大陸導遊、船員8名、台灣遊客24名,總計32人遇上登船搶劫,並遭到縱火。案件發生的當下,很多人懷疑乘客為何不跳船逃生,直到現場檢證才曉得,乘客幾乎都是死於窒息與燒烤,而且全都陳屍在底艙,顯然是受到暴力脅迫,被逼進底艙後,兇手利用底艙油櫃的助燃特點,燒死了全船乘客。

由於大體處理得相當草率,沒讓家屬見到最後一面,中國政府也無法說服三名嫌犯如何脅迫32名乘客就範,因此案發當年赴中國人數降了四成,臺商的投資金額也驟減七成,臺灣人的自我認同也發生重大質變,不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統一支持度也從此大幅下滑,不再回溫。

2016年的遊覽車縱火案,則反過來,中國人對臺灣的幻想破滅,早在政府禁令公布之前,便以逐年遞減的觀光人數,反映了「陸客團」終將消失的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