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級片單015】:《跛豪》如何《追龍》

檔案調閱221次

或許因為香港的反送中運動沒有核心幹部,是一場群龍無首卻又向心力十足的全民抗議運動,因此港府《國安法》象徵性地挑選了騎著摩托車,背後插著「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光時騎士」唐英傑,作為第一個開罰的對象。年僅23歲的唐英傑,沒有參與任何組織,更沒有投注雄厚的資本聲援抗議,只因為旗幟隨風飄揚,馳騁在群眾之間的形象,與法國大革命的名畫作《自由領導人民》(La Liberté guidant le peuple)高度重疊,因此成為港府及中共當局必然的祭旗對象。

這就是香港的現況。

1970至1990左右出生的台灣小孩,在家還習慣打開電視的人,都經歷過一段強度極高、週期甚密的港片重播年代,第四台把我們訓練成周星馳電影的提詞機,講出上句台詞,對不出下句的就會倒臥地上足足吐出幾十兩血。我們所認識的「香港」,是《富貴逼人》系列裡的低公設擁擠民宅和彩票夢、是《與龍共舞》暗示的中港貧富落差、是把快打旋風跟包青天翻拍出濃濃港味的電影工業、還有《殭屍道長》系列裡的嶺南迷信、與《古惑仔》系列的廟街風俗。

香港人不必然認為這些電影足以代表香港,但這的確曾是香港的過往風景,更是香港經濟與文化最輝煌璀璨的年代。

呂良偉主演的《跛豪》,就是那個威水年代的註腳。四方各路人馬都能在人際與國際關係同樣複雜的灣澳地區,崛起發跡,不管英雄或梟雄,處處都是成功的氣息與機會,就看能不能博一個鹹魚翻生。這個粵製成語逼真地描寫馬友鹹魚的起死回生,未嘗不是呈現或寄託了香港人的發財夢。

發財對某些人來說是夢,對跛豪吳錫豪和他的好友身價五億的總華探長呂樂來說,卻是扎扎實實的現實生活。

《跛豪》在片頭強調1960年代的中國,人民公社失敗,引發飢荒,餓死兩千萬人,更導致大批難民偷渡入港的史實。而同樣的題材,多年後再度翻拍的《追龍》,卻加入了大量關於英國警察與英人探長的狡獪奸詐,如何慫恿煽動港人內鬥的劇情,片尾更強調這是「殖民地制度包庇下的貪污帝國」,香港問題儼然成了國仇家恨的又一章。兩部電影並列,政治意味濃得不能再濃,英人治理的香港就是毒販黑幫與警察同流合汙之地,絕口不談吳錫豪是被無法生存的中國內地饑荒逼到香港,不得不加入地下組織活動謀生,才成為一代毒梟。更不會提到中港經濟差距之甚,讓中國人在香港抬不起頭,當時香港街上的「仇中」氣氛於今幾無差別,只是當時瞧不起中國人的潦倒,而現在是看不慣中國人的霸道。

然而也是出自時代的革變,畫質更見精緻,運鏡手法大幅提升,對人物的刻畫與塑造精細入微,這兩部片分別呈現出不同時代的香港電影特色,必須強調在編導或演員對人物性格的觀察與演繹方式,《追龍》顯然有著卓越的進步。在《跛豪》裡的黑道雖是兇殘,但性格乍起乍落,像個沒有定力,不堪任重責大任頻頻闖禍的毛小子;《追龍》則因為有陳惠敏這種真正具備黑道背景的演員指導,無論是說話或動作,都可以看得出更貼近真實的黑道樣貌。

《跛豪》的探長是由老演員曾江飾演,到了《追龍》他成了探長的丈人周爵士;《跛豪》的老大鄭則仕是港片大尺碼的熟面孔,後來成了《追龍》裡的探長助手。呂良偉演的吳錫豪狂妄自大,行動常常讓人摸不著頭緒;甄子丹演的吳錫豪沉穩而且講義氣,但是戒心強,凡事都在做最壞打算。選角之間有繼承,也有突破,劉德華在上個世紀主演了兩部五億探長雷諾的系列電影後,奠定了這個總華探長的地位,這次的《追龍》也就順理成章,讓他再度擔任最符合港人心目中的探長,舉手投足的自信與謹慎,又壞又讓人愛。

《跛豪》實地取景中國、香港、英國三不管的九龍寨城,在這個自成一格訂定黑暗法律的無法地帶,住在裡面的人雖然窮困,但頗能相安無事;而住在外面的人也絲毫不敢跨越雷池。《追龍》則是搭建了藝術化後的九龍寨城,那些殘破髒舊都是設計過,港式的蒼涼美感,俯拾即是一頁又一頁的香江舊夢。

唯一的共通點,兩個都是再也回不去的那個香港。

 

 

H級片單,可能是很Humor的。
很Happiness。
但大多很Horror。
很Hopelessness。
或者很Hentai。
甚至很Hardcore。
那些沒被關注到的奇葩電影或影集,或者已經被討論到爛但總是還值得補充的,都將出現在這串片單中。

我是唐墨,下次再為您推薦我的H級片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