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4課程紀要-【真相的考掘:新聞學的非虛構寫作】野島剛

檔案調閱15次

時間:2018年3月4日

講題:真相的考掘:新聞學的非虛構寫作

講者 ▏野島剛(作家)

3月4日,我們邀請野島剛先生主講「真相的考掘:新聞學的非虛構寫作」。野島先生過去任職朝日新聞社,曾赴伊拉克、阿富汗等戰地前線採訪。其後擔任東京本社政治部記者,2007至2010年擔任駐台北特派員。擅長採訪報導台灣、中國、香港的政治、外交、文化等多面向議題。2016年離開《朝日新聞》開始自由作家生涯。著有《伊拉克戰爭從軍記》、《兩個故宮的離合》(聯經)、《謎樣的清明上河圖》(聯經)、《最後的帝國軍人:蔣介石與白團》(聯經)、《台灣十年大變局:野島剛觀察的日中台新框架》(聯經),以及《銀幕上的新台灣:新世紀台灣電影中的台灣新形象》《故宮90話》等多部作品。目前在臺灣為《天下雜誌》《新頭殼》《報導者》《轉角國際》跟《鳴人堂》專欄作家。


非虛構寫作的「小文字」vs「大文字」

  • 非虛構寫作的要素,不需要公平、客觀、中立,需要強大的「自我」,自己的觀點、堅持。
  • 非虛構寫作,在新聞學上,強調的是「小文字」的世界,不是「大文字」的世界。
  • 小文字」寫的是社會的真實
  • 大文字」寫的是跟政治、立場、思想有關的東西
  • 非虛構寫作主要以「小文字」為主,不要有太多的「大文字」,要寫作「大文字」,也要用「小文字」去構成「大文字」,把「小文字」的故事寫進去,用故事方式來呈現,從中論及「大文字」,否則會變成政治評論。作者最好不要把自己的立場直接地傳遞給讀者。寫一本書,不要為了主張臺灣獨立或統一而寫,你要根據事實,寫出你的觀察。
  • 對非虛構作品而言,結論不是那麼重要,過程才是最重要的;例如為什麼支持/不支持蔡英文,這個結論並不那麼重要,重要的是你如何在過程中觀察、分析,你要傳達給讀者的是你的觀察與分析,並非最後的結論。
  • 我自己的寫作是以新聞事件出發,人的故事佔的比例比較不那麼重,可以分析結構,但文學性還不夠,自己擅長的還是以政治、國際關係、歷史為主的題材寫作,之後要加強故事性的人文書寫。

日本VS臺灣 記者的差異

  • 記者養成的人事和教育制度不同。日本媒體很重視人事教育制度,一個記者一開始會先派到地方新聞歷練,再回到中央。我在朝日新聞一開始也是先被派到佐賀當地方記者。
  • 不到現場,不能稱為一個記者;在佐賀地方線,一個小車禍都是一件大新聞,你沒到現場根本不算完成報導。這可能是你記者生涯微不足道的一篇採訪,卻是你的受訪者一生只被採訪一次的機會。但臺灣記者一天的工作量、稿量太多,無法到現場,這是臺灣媒體的生態和問題。

戰地記者經驗反思

我是日本記者中唯一隨著美軍地上部隊上戰場打伊拉克的記者。採訪的過程後來寫成一本書,但我自己回看這本書,覺得寫得並不好,因為當時每天只想著活下來,並沒有把每天看到的事情詳實地記錄下來。

戰地記者的經驗,給我的反思是,盡量地把資料、感想都紀錄下來,所有的採訪、調查內容都要保留下來。今天知道的事情、今天見到的人、生活的所有部分,都要保留下來,給你靈感,啟發你的人事物,就是你以後寫作的材料。在我自己的記者生涯中,蒐集到的資料,成為我之後非虛構寫作的累積,我是用累積下來的資料和觀點慢慢地完成著作。


非虛構寫作的作家條件:體力、智力、魄力

  • 採訪之後,一兩天內一定要整理內容。中文有句話叫一期一會,第一次的採訪是最重要的,第二、第三次之後可能已經問不到第一次可以問到的事情。
  • 非虛構寫作是「小文字」,是「自己」,自己的觀點很重要,平常想到的靈感、切入點要紀錄下來。
  • 寫作及生活。堅持每天寫作,讓寫作成為你的呼吸。等到退休後再開始寫?退休後已經沒有體力開始寫作了,等到明天再開始?為什麼不從今天就開始,從當下就開始。我每天五點半起床,六點開始寫作,固定寫兩個小時,八點出門去上班,從不間斷。紀律是寫作的基本,規律地作息,找出你自己每天可寫作的時間,每個人都不一樣,無論早上寫或是晚上寫。為了找出可以寫作的時間,你要安排好你的工作作息,把握可以寫作的黃金時間。

非虛構寫作的Skill

  • 有思想、有資料,但沒有Skill,無法寫作。
  • 關鍵在於能否自在地寫不同長度的文章,鍛鍊寫不同長度的文章,盡量找機會發表,明天寫的一定會比今天寫的好,需要有失敗的作品,才會有成功作品的來到。
  • 要寫好非虛構寫作,從10000字的長篇故事開始寫起。

     

     

     

    • 500字–報導
    • 1000字–短評
    • 3000字–短片故事
    • 10000字–長篇故事
    • 50000字–小作品
    • 100000字–報告文學
  • 寫書像建築,不同長度的寫作就像蓋不同程度的樓房:新聞報導–蓋一樓(材料),雜誌–蓋三樓(基礎、材料),寫書–蓋大樓(設計結構、需打好基礎)。
  • 將你的材料變成重量,如果你寫一個故事要見到十個人才能寫好一篇故事,那你要寫一本書需要十個故事,等於你得見到一百個人以上,你才能蒐集寫一本書需要的材料;用你的努力去累積作品的材料,再把材料變成作品的重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