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對抗跟蹤狂的路上,你呢?

檔案調閱186次

旬子的故事你們看了嗎?或許你會對日本司法體制的龜速顢頇而感到驚訝,又或者你看到的是一個遊走在社會安全網邊緣的恐怖份子,然而,更多人看完了《我對抗跟蹤狂的七百天戰爭》之後,更擔心自己身邊是否也潛藏這樣的交往對象。

日本資深作家內澤旬子在2014年從東京搬到小豆島,長期關注人與動物關係的她,還養了山羊作伴。應當享受海風吹拂的日子,卻不慎走進一段令她永遠無法忘記的戀情,造成她不得不暫時離開規劃好的人生軌道,進入無止盡的跟蹤騷擾與法律訴訟,以致於寫成這本充滿血淚與恐懼的書。

內澤旬子近照

危機在2016年4月悄然登島,起因是旬子在網路上結識了一位A男,兩人交往了八個月左右,因為A男出現各種違反社交常識的言行,而讓旬子開始萌生分手的念頭。A男似乎沒有正職工作,許多自我中心的觀念,促使他奇怪的行為例如狂撥3個小時的電話,就因為旬子在開會無法接聽;以確診憂鬱症為由,消失了將近一個月左右,然後又突然出現邀約旬子,提及他想在小豆島舉辦音樂祭等不切實際的空談。

旬子在電話中確實地提及了要分手的意願。從這裡也可以看出旬子的無奈,將近一年的感情,既已來到盡頭,當面談分手也是很合情合理的,但旬子卻決定僅用電話告知,原因是A男的種種言行,已經讓旬子心生恐懼,不但不想再見到他,甚至害怕他登島。

由於我們都沒有接觸過A男這樣的人,很難拿捏交往的分寸,旬子回想當初種種,其實也發現自己說錯了一些話,做錯了一些選擇。

用電話分手可能只是其中一個。當然這也可以視為是A男將騷擾合理化的藉口,因為只是一通電話就要終止兩人的關係,A男當然心生不服,瘋狂地在通訊軟體單向輸出,即使只獲得旬子的已讀,也不放棄每天道早問安。訊息騷擾讓旬子愈感不耐,後來乾脆警告他,如果再繼續糾纏不清,就要聯絡「生活安全課」,也就是警察署專責處理跟蹤騷擾問題的單位。

旬子萬萬沒想到,這五個字觸怒了A男,揚言要散播旬子的不實謠言,甚至還要寫性愛日記,投稿到《週刊文春》,讓「內澤旬子」四個字在藝文圈混不下去。

揭露名人私生活不遺餘力而誕生渾名「文春砲」的《週刊文春》,在政經文娛等各界都是不容小覷的雜誌媒體,A男掌握了旬子身為名人弱點,用這種威脅手段迫使她復合。但他沒料到的是,旬子同時也是一個為了採訪人類屠宰牲畜的文化,走遍世界各國,更在日本申請到獵槍使用權的女硬漢,她沒有向A男低頭,而是鼓起勇氣向警方尋求法律上的保護。

這裡說鼓起勇氣,是因為旬子的確擔心關於私生活被投稿到「文春砲」,也不曉得警察會用什麼眼光看待一個40多歲還在用網路交友的女性。以及,最至關重要的,A男的騷擾言行,主要都是在網路社交軟體上,當時日本所謂的「跟騷法」(ストーカー行為等の規制等に関する法律、平成12年5月24日法律第81号),並未將社群媒體納入「騷擾糾纏」的解釋範疇內,日本警察基於不介入民事的立場,極有可能消極處理旬子的報案。

幸好,也可以說是很不幸地,當警方聽到旬子報出了A男的姓名以及老家住址之後,找出了A男因為詐欺前科判刑五年的檔案照,而且A男出獄還不滿五年。這一發現,讓警方認真看待,也讓內澤旬子陷入一段非常深沉的思索。

可以從書中看得出來,旬子回顧她在這個事件做了很多決定,或許都不是那麼聰明,但基於一個正常人類的思維,她的決定其實都是出於善良,也都是很自然的選擇。包括考量到A男並未在網路世界以外對她進行實質的騷擾,可以透過篩選號碼,更新帳號,以及具備法律效力的和解契約等方式,禁止A男繼續跟旬子聯絡;或許這樣就可以讓事件落幕,沒有人需要坐牢,旬子一念閃過,卻造成了她接下來的無盡地獄。

首先是匿名文字討論版2ch,也就是日本的Ptt。A男利用匿名的隱蔽特質,在2ch散播內澤旬子的謠言,還把這件事情告訴旬子,而且從匿名留言中可以得知,A男在簽署和解契約之後,依然透過網路或旬子的新書等管道,窺探旬子的生活。被逼到無路可退,甚至中間也曾嘗試搬到東京暫避風頭的旬子,雖然想以違反和解這條來對A男進行再起訴,但由於這次A男的匿名言論遊走灰色地帶,實在很難用法律起訴,到頭來只有無法介入民事的警察願意站在第一線,教旬子怎麼應對A男接下來的行為,律師和檢察官卻都束手無策。

從開始騷擾,委蛇和解,到匿名版故態復萌,才過了半年左右,旬子完全不曉得接下來還要跟A男持續戰鬥將近500天,尤其A男的反反覆覆,讓旬子見識到心理精神疾病對一個人的危害之鉅,一方面檢視自己的心軟,心情在恐懼與原諒之間擺盪,另一方面也理解為什麼會有很多被跟蹤騷擾的女子不敢或不願站出來,從法律層面到社會觀感,種種複雜的外部壓力讓女性容易成為被檢討的受害者,有好幾次,旬子都曾試想如果自己不是知名作家,說不定就無法打贏這場700天的死鬥。

旬子是怎麼在這場幾乎完全被動的戰爭中獲得最後的勝利?A男的下場究竟如何?在桶川跟蹤狂殺人事件後,法制上有許多不完備之處,而日本社會是否因為有名人的事件而對跟騷展現出更多關心?

臺灣的《跟騷法》因為馬來西亞女大學生案而催生,並在2022年6月1日正式上路,但還有很多「A男」並不會因為法律的制定而隨即消滅,與跟蹤騷擾的戰爭,或許也才正式開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