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咒》的起源!高雄鼓山全家靈動附體,長女休克慘死

檔案調閱11388次

來自鼓山區的咒怨

台灣信仰自由而多元,各宗各派兼容並蓄,從傳統的佛道融合思想,到許多複合型宗教信仰如一貫道、走靈山、新紀元,都在台灣發展得相當蓬勃,然而,當宗教教訓逐漸凌駕於所有的普世價值觀,例如生病求神卻不求醫,或試圖將自己所信仰的教義,擴散到公眾領域,為了宗教信仰修訂或抗拒法律條文,那宗教信仰就會引發爭議,甚至成為社會亂源,更有可能造成無法挽回的悲劇。

老家在高雄鼓山區,北上工作的吳金女,就是因為錯誤的宗教信仰而遭到自己家人活活凌虐致死的案例。

2005年以前,吳家位於鼓山區的透天厝,只是一間供奉三太子和幾尊神像的普通民宅,父親吳武運跟母親吳蔡月卿都是會燒香拜拜的信徒,包含長女吳金女在內的四名子女,從小耳濡目染,也都信仰佛道融合式的傳統民間信仰。

記者吳柏源攝影

佛道融合是台灣以及東南亞地區常見的民間信仰模式,一方面過著各大小道教神明的誕辰紀念與傳統節日,一方面也禮拜佛教的觀音菩薩、藥師如來等佛菩薩;而前面提到的走靈山或稱靈山派,其實就是以傳統民間信仰為基礎,逐漸走向泛靈論,並試圖將宗教權威去中心化,重視個人神祕經驗,強調靈動感應的台灣新興信仰。

 

靈山派簡述

約莫興起於大家樂時代的靈山派,在他們的觀念裡,與神靈的溝通不再需要透過傳統宗教訓練的祭司如道士、法師、僧侶,人人都可以擔任重要的祭祀工作,只要宣稱擁有通靈能力,可以直接跟某某神明溝通,人人都有機會成為新的宗教權威。也因此造成靈山派眾說紛紜,無法產出具備嚴格教義並且達成共識的經典,更難以組織成一個有核心教義的宗教,許多宗教體驗心得與教訓,僅是來自四處朝山拜五母——至尊地母、瑤池金母、九天玄女、驪山老母、準提佛母等女性神祇之後的個人感官式體驗,信仰淪為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境界之辯。關於五母,有的人還會替換成明代秘密宗教崇奉的無生老母、比準提佛母更通泛的觀音菩薩、代表星宿思想的斗姥等等,但無論什麼樣的組合,最重要的就是朝拜各地靈山之後,是否有透過個人感知,或者異相異夢而獲得某種能力,才是靈山派真正關心的事情。

網路流傳轉到嘔吐的靈山派

吳金女生前就曾自稱是觀音菩薩附身,頻繁夢見被男人性侵,鬧到晚上都不敢睡覺,或許是因為睡眠時間愈來愈破碎造成精神恍惚,吳金女一邊說自己是觀音菩薩,卻又一邊自殘,毆打自己的身體,跌撲得身上都是瘀青。

吳武運一家虔信神明,遇到這個突發狀況,首先尋求的還是神明的幫助,吳武運帶著大女兒吳金女和一家人,先到五指山禪修。五指山在都市傳說中的名氣很響亮,橫跨內湖汐止等區的五指山,狀如五指,有一說是位於中指的山路,陰氣很重,很多人都會在這裡遇到鬼打牆,或甚至抓交替。傳說北部的山精魔神仔也以大尖山、五指山為盤據地。

但反過來說,就是這種適合吸收天地靈氣的地方,才會有山精鬼魅聚集,因此到五指山禪修靈動,也很符合靈山派的論點。

外靈附身對靈山派的信徒來說是最重要的事情,他們都會以舞動、發抖、作嘔、打嗝、唱歌、說天語等動作來代表外靈附體,可知他們參考了傳統民間信仰的乩身習俗,同時也揉雜了心理學關於集體催眠,以及宗教儀式表演性質的特點。傳統靈媒如乩童尪姨,有的是先後天的肢體或五官殘缺,彷彿用部分的肉身交換到神通力量;有的則是必須經過漫長的閉關操練,透過斷食斷水的「坐禁」等方式,以精神恍惚的狀態與神靈契合。

但是吳金女只是一般上班族,從來沒有接受過宗教訓練。她之所以開始宣稱自己被觀音附身,其實是源自那年2月底,來自么妹吳美宜的一通電話。

 

不聽神明的話,就會有生命危險

吳家最早被神明附身的,就是吳美宜。她說接收到神明的訊息,如果吳金女不趕緊回家,就會有生命危險,而回家不到三天的吳金女,也開始遭到附身。

從五指山回來後的吳金女,自殘狀況愈來愈激烈,家人便帶她去楠梓的某神壇收驚。該壇的法師雖然目前避談這個案件,但吳家鄰居都還記得曾經有人到吳家辦法會,說要驅趕附在吳金女身上的妖魔。除了吳金女自稱的觀音卻變成法師口中的妖魔之外,還讓許多人都感到不解的地方,就是吳美宜既然能接收得到神明訊息,讓吳金女回家避難,那麼可以直接跟神明溝通的吳美宜,為何不能出手拯救自己的親姊姊呢?

這就要回到靈山派與民間信仰經常誤用的「業障迴圈理論」。

假設所有的宗教手段包括祈禱禱告、法會超渡、解冤釋結等法事都按部就班做過了,求助者的身心狀況依然沒有改變,那絕非是施術者的功力不足,而是求助者自身的業障太重,神明無力扭轉既定的業障。這種錯誤的觀念,經常成為神棍規避責任的藉口,這種推託為求助者自身信仰不足、業障太重的說詞,也很容易造成求助者自卑心理,甚至因此尋短。

就在神壇法師離開後,吳家的狀況變得一發不可收拾,全家陷入了可怕的迷信煉獄之中。

 

貼滿符咒的吳家

4月11日,吳家委託鄰居通知救護車,將生命跡象微弱的吳金女送往高雄醫學院急救,吳金女在加護病房不到一天,就因肝臟衰竭與代謝性衰竭,加上細菌感染併發腦炎等症狀,最後引發神經性休克,急救無效,宣告死亡。

吳金女的瘀青,警方資料照

警方趕到吳家的時候,吳家一家人卻早就趁吳金女被送往醫院急救的路程中,各自避往其他縣市躲藏。

家族長女在醫院與死神搏鬥,一家人卻四散走避?是害怕因果,還是畏罪潛逃?經驗豐富的警察,知道案情不單純,不等找到吳家人,先申請到吳家搜索。一進到吳家,就看見窗口貼滿了各種符咒,神壇供奉著三太子和其他不知道名諱的神明。

記者黃旭磊攝影

根據鄰居說法,吳家一直都住在這裡,但2005年左右才開始發生各種奇怪的事情,首先是么女吳美宜說自己可以跟神明說話,然後是吳金女發狂自殘。而令人想不到的是,無法替吳金女化解附身現象的神壇法師離開後,吳家從吳武運到么女吳美宜,全家都開始發生難以解釋的靈動附身,還有人看見他們拿起神主牌互相毆打。一下說自己是玉皇大帝,一下又說自己是王母娘娘,時不時都在灑鹽米、燒金銀紙,全家每天都會不定時發出奇怪的吼聲、哭聲、笑聲,造成鄰居困擾。

當警方將吳武運等人找回警局到案說明,這才了解吳金女生前最後一個月,過的究竟是什麼樣的生活。

 

電影《咒》的發想

根據導演柯孟融所說,票房即將破億的台灣國產電影《咒》,其實就是因為看到吳武運一家的案例而漸漸發想出來的。

2022/3/18上映電影《咒》

在《咒》的劇情中,女主角李若男的女兒吳樂瞳開始發生各種身體不適的時候,一方面求助於醫生,另一方面也求助於神明,而科學與玄學之間的拉扯,的確表現出台灣混雜的信仰系統中,其實不乏吳武運一家這樣的案例,只是後果影響究竟如何,以及嚴重性有沒有被社會看見而已。猶記得前不久也在網路爆料公社看過類似的案例,孩子高燒不退不肯就醫,堅持要送到已經給付兩萬元功德金的法會,讓師父加持。

神壇法師離開後,吳武運沒有替吳金女尋求正統精神醫學或心理諮商的幫助,而是隨著吳美宜也開始靈動附身,試圖要用自己的肉身來接觸所謂的神明,希望透過這種方式來幫助吳金女。

根據警方的問訊結果,雖然已經無法確知究竟是誰開始的,但吳金女的死因,應該就是吳家的驅魔手段漸漸從灑鹽米變成塗抹尿液,甚至灌食糞便。這種詭異又變態的驅魔法還要配合斷食,吳金女就在極度飢餓,缺乏營養,又吞食大量糞便,可能造成沙門氏菌嚴重感染等狀態下,被狠狠折磨了將近一個月左右的時間。

2022/3/18上映電影《咒》

當警方告知吳家一家人關於吳金女的死訊,他們卻還宣稱死掉的是妖魔,真正的大女兒會被神明救回來等語,更供稱他們在幫吳金女施以法術的時候,全家都陷入不能自主的靈動附身狀態,不承認吳金女的死亡是他們直接造成的。

最後檢察官僅能以遺棄致死罪提起公訴,但經過司法判決後,並沒有起訴吳武運一家,此案也就此落定。

然而,過度偏激或迷信的宗教事件所造成的悲劇,卻永遠不會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