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黑道名帖005】:史上捐款最多的黑幫殺手(下)

唐嘉邦/調查員 檔案調閱1596次

  劉煥榮在犯下多起殺害黑道大哥的命案後,又為了幫人喬一筆鉅額賭債,一個人單槍匹馬單挑各路幫派,來了場「黑吃黑」,讓竹聯幫大大露臉。但隨著一清專案的掃蕩,劉煥榮避走海外,他在菲律賓捲入台商陳南光一家的滅門血案後,又躲到日本,卻因為涉及販毒案遭到日本警方逮捕,並被送回台灣受審,判處死刑。然而,劉煥榮在獄中修養心性、改過向善、勤學書畫,並積極投入救援雛妓運動,甚至號召手下小弟必須勤做善事。儘管他早在28年前便槍決伏法,但許多軼事至今仍是大眾茶餘飯後的話題。

  劉煥榮自從成為黑道中響噹噹的冷面殺手後,他在竹聯幫的地位也水漲船高,他除了在忠堂擔當執事的要職外,還被竹聯幫總堂主「鴨霸子」陳啟禮帶在身邊擔任保鑣,並常常指示他處理許多極機密的要事。

陳啟禮晚年遠避江湖

  1984年春節期間,某位商界小開遭人設計詐賭,連滾帶利竟欠了2億元。別忘了這是37年前的2億元,幾乎是個不敢想像的數字。而這麼大筆的債務小開當然不可能全部吞下,他先是透過關係找上竹聯幫,但竹聯方面還沒行動,又冒出其他幫派角頭主動幫忙「喬」,最後按照道上處理大筆賭債的規矩,把債務喬到一折,剩下2300萬元,但小開須以現金及支票一次付清。

  儘管債務「只」剩2300萬元,但仍是一大筆錢,引來各路黑幫覬覦,大家都想分一杯羹,各方甚至自行談妥除債主外,這筆鉅款均分。

  交割當天,各方角頭聚集在紀德旺律師事務所等著分錢。約定時間到了,小開和律師抱著800萬元的現金和1500萬元的支票來到事務所,沒想到後面還跟著一個人,竟然是竹聯幫的頭號殺手劉煥榮,大家心裡都暗叫不妙,來了個頭痛人物,感覺就是要搞事。

  小開一手交錢,債主則一手撤回對小開的法院訴狀,整個債務問題在法律上算是落幕。小開與律師離開現場後,在場眾大哥等著債主分錢時,一名大哥剛問了句:「怎麼分?」劉煥榮就站了出來,一屁股坐在800萬元的現金上,說道:「就這樣分!」表明了這筆錢他要全拿。

  在場一名較有輩份的大哥警告他說:「阿榮,這件事你最好不要插手。」

  但劉煥榮一點都不把對方放在眼裡,冷笑回道:「憑什麼?」同時一手從腰間掏出手槍,另一手則拿著顆手榴彈。

  在場所有人的嚇壞了,大家都對「神經劉」在眾目睽睽下槍殺楊柏峰的往事歷歷在目,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

  眾人不說話,那就輪到劉煥榮說話,他對著大哥們說:「今天我不是代表我個人,而是代表我們竹聯幫、代表『鴨霸子』要把面子找回來。」原來竹聯幫認為這次的喬詐賭事件,沒能由己方一力完成,有失面子,所以才派劉煥榮出面挽回顏面。

  劉煥榮隨後還補上一句狠話:「這筆錢我先拿回去保管,要是今天拿不到,大家全都一起死!」

  大哥們看到劉煥榮把弄著手中那顆手榴彈,知道這傢伙是玩真的。大家雖然不甘心,但想想出來混不過是求財,沒必要把自己的命交到一個不要命的人手上。劉煥榮就這樣帶著2300萬元離開律師事務所,揚長而去。

  據說幹了這票「黑吃黑」的買賣後,劉煥榮還是有把部分的錢分給在場眾角頭,唯獨當初對小開詐賭的債主一毛錢都沒給。

  1984年對台灣黑道來說,絕對不是安穩的一年。除了有劉煥榮這樣的冷面殺手掀起一陣腥風血雨外,更重要的是爆發了一件驚動國際的大案「江南案」。由於美國FBI查出江南案牽扯到竹聯幫分子涉案,台灣政府在11月12日無預警實行所謂的「一清專案」全國大掃黑。

  身揹數條人命的劉煥榮,當然是一清專案的管訓對象。不過他手腳快,早早潛逃至菲律賓。同一時間逃到菲律賓避風頭的還有牛埔幫齊瑞生、齊惠生兄弟、竹聯幫董桂森、董桂均、游大為等人。

  當時有一對台商兄弟檔陳南光、陳正昌兄弟,因為在台灣欠了一屁股債,也逃到菲律賓去。他們本以為在菲律賓沒有債主追債,卻沒想到依舊高調奢華的生活引來了歹徒覬覦。

  動起從陳南光一家分杯羹念頭的是齊瑞生兄弟,他們找了包括劉煥榮在內,同樣落難菲律賓,急需用錢的幾名竹聯幫份子入夥,要陳南光兄弟「吐」一點跑路費來花花。

  沒想到利慾薰心的齊瑞生兄弟等人,為了搜刮陳家財產,竟然犯下滅門血案,導致劉煥榮在菲律賓也待不下去,只好又潛逃至日本。

  劉煥榮躲在日本期間,和許多台灣幫派份子一樣混跡在新宿歌舞伎町。據說他在日本時,邂逅了一名風塵女子「小支」,「小支」是與劉煥榮同為台灣十大槍擊要犯之一、萬華角頭「芳明館」殺手「珍珠呆」梁國愷的妻子。梁國愷在1985年被警方圍捕時遭擊斃,此後「小支」遠渡日本淪落風塵。

  而過去極少接近女色的劉煥榮,在流亡異鄉時與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小支」共度了一段同居日子。(也有一說是小支結識劉煥榮後,介紹她的姊姊大支與之交往。)

  1986年1月26日,劉煥榮因為涉及販毒案遭到日本東京警視廳逮捕,3月時遭台灣引渡回來受審,被關押在警備總部看守所。儘管劉煥榮對於這一天早有了心理準備,他知道出來混的總歸要還、該來的躲不掉。然而,在回台接受調查之初,他對檢警的問訊仍相當不配合。

  負責處理劉煥榮案子的單位是台北市刑大除暴組,組長便是當時掃蕩黑幫著名的侯友宜。侯友宜幾次審訊劉煥榮,他都不願意回答,甚至還嗆侯:「你知不知道以前好幾次我都想幹掉你!」

  因為劉煥榮的不配合,他犯下的這幾件案子都無法釐清。侯友宜為了讓劉煥榮開口,每天到看守所跟他耗在一起,軟磨硬泡地想要問出點什麼。

  有道是見面三分情,何況是每天碰面的人,劉煥榮的態度逐漸軟化,對侯友宜的敵意也一天天降低。侯友宜打聽到劉煥榮喜歡吃魚下巴、鴨舌頭,每次去看守所時總會帶點他愛吃的東西過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吃人的嘴軟,劉煥榮忠於願意和侯友宜敞開心扉聊案情,但他有個條件,只要侯友宜答應幫忙,他願意什麼都說。

  劉煥榮想媽媽,在外飄泊那麼久,他唯一的心願就是能再見母親一面。劉煥榮希望侯友宜能幫他完成心願。

  侯友宜答應他了,並帶著劉媽媽到看守所探望劉煥榮。劉煥榮見到母親的瞬間立刻跪下,並抱著媽媽痛哭,並說道:「媽媽對不起,我來生做牛做馬再來報答妳。」

  劉煥榮說到做到,自從見了母親之後,他將所有犯過的案子全都交代得一清二楚。對於那些慘死在他槍下的黑道大哥,他全都坦承不諱,唯有陳南光滅門一案他雖承認涉案,但否認殺人。

  他說江湖兄弟被殺是常有的事,冤冤相報很正常,唯獨這件事他做錯了,並願意配合說出整個案發經過。

  劉煥榮在獄中心境產生變化,他開始學畫,尤其是馬和鍾馗、關公,曾經送到看守所外展出過。到其接受槍決為止,共有39幅畫作,劉煥榮全數捐贈給婦女救援基金會作為義賣,聲援拯救雛妓。

劉煥榮親繪的聖母與耶穌圖

  劉煥榮曾經對人說過:「我們這種黑道幫派的人雖然壞,但不幹買賣人口、妨害風化的事。」他對於當時仍相當嚴重的雛妓問題非常關心,也不齒從事人口買賣的風化業者。接受不同宗教信仰的教誨師的幫助,他也曾說:「當我想到天主的公義,我會害怕得發抖,因為我滿手血腥......我立刻轉向聖母祈求幫助,我的害怕就消失了。」

  劉煥榮在獄中創立竹聯幫「聖堂」,而「聖堂」最特別的規矩竟是要小弟「行善助人」。每當有小弟來探監時,劉煥榮也囑咐他們有機會就要捐助弱勢,不要整天鬧事上新聞。

  當時劉煥榮所犯下的多起殺人案分別由不同的法院獨立審理,而他在每一案中都只殺一人,劉煥榮曾被各個法院被判無期徒刑,引發被害人家屬不滿,外界也質疑連殺五人的槍手為何不判死刑?

  直到後來台灣高等法院發現問題後併案審理,才在1991年1月首度判決劉煥榮死刑。然而,劉煥榮在聆聽判決後,竟然當庭向法官鞠躬,甚至向法官道謝。

  劉煥榮的官司經過7年纏訟,直到1993年3月5日最高法院才宣判死刑定讞。不過,許多人看到這些年他的轉變後,認為劉煥榮重義氣、真心悔過,且所殺之人多數為黑道份子,並非濫殺無辜,盼司法能槍下留人,給劉煥榮自新機會。

  同時,共有來自柯建銘、謝啟大、李進勇、朱鳳芝等藍綠不同陣營20餘名立法委員連署,希望時任的李登輝總統能給予特赦。立委呂秀蓮也在立法院會提案,要求政府暫緩執行死刑。

  但法務部不為所動,認為劉煥榮接連殺害五人,惡性重大,時任法務部長馬英九仍於1993年3月22日批准劉煥榮死刑執行令,宣布翌日凌晨劉煥榮在台北看守所執行槍決。據說獄方在告知要執行死刑時,曾詢問劉煥榮有何遺言時,劉煥榮僅說:「感謝獄所給我教育,讓我成長、懂事。」

  高檢署在劉煥榮遭槍決後發布的新聞稿寫著:「劉煥榮素行不良,視人命如草芥,手段殘酷,心狠手辣,有與社會永久隔離之必要。雖其於羈押時有所悔悟及作畫義賣回饋社會,並不足以贖其前愆,乃判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為結幫作惡,為害社會者足戒!」

  在得知即將被槍決後,劉煥榮沒有崩潰害怕,反而靜下心來在牢房內作畫,他畫了兩幅「馬」。並將其中一幅送給看守所戒護科長賴獻益,另外一幅則贈給婦女救援基金會,這也是他生命中最後兩幅畫作。

  劉煥榮要被槍決的消息一傳出,包括媒體及劉煥榮過去道上的兄弟全都動了起來,紛紛往台北看守所聚集。當時看守所對面的建築物頂樓擠滿了各家媒體及眾多黑衣人,大家都來見證這名殺手的最後一幕。不同的是記者拿的是大砲照相機、攝影機,而黑衣兄弟們則人人拿著一柱清香。

  劉煥榮是少數進入刑場不需獄警攙扶的人,他神色自若的走向刑場,這時突然聽到看守所外有人對他大喊「劉哥!我們來送你了!」他抬頭望著對面屋頂,發現那裡聚集了大批人潮。

  此時,他展現了讓人印象深刻的一幕。

  劉煥榮停下腳步,高舉雙手握拳大喊:「中華民國萬歲!」、「我對不起國家、對不起社會!」

  當時的報紙這樣寫道:「四時四十三分許,劉煥榮走近刑場大門,由該角度可以看到遠在三百公尺外的親友,劉煥榮即朝著五樓的方向連續兩次高喊『中華民國萬歲』,接著又高喊『我對不起國家、對不起社會』…」

  劉煥榮最後向遠方行了一個舉手禮喊道:「謝謝各位!」隨後坦然踏入刑場。

  進入刑場後,劉煥榮吃著他生命中最後一道餐,但他沒有碰已經冷掉的「大菜」,只抽了根菸,並喝了兩大杯加了高粱酒的啤酒(好啦,你要說是深水炸彈也行)。

  對於有些小弟非常崇拜他,他也在這最後一刻告訴戒護人員心中所想:「我不是英雄,黑道沒有英雄!警界才有英雄、幼稚園火燒娃娃車事件中喪生的林靖娟老師才是英雄!」

  儘管劉煥榮認為自己不是英雄,但至今仍有黑道份子視他為偶像。「聖堂」及其他竹聯幫份子,每年3月23日劉煥榮伏法之日,都會為他舉行追思紀念會。

  劉煥榮生前還有許多軼事,包括1984年台灣發生了嚴重的海山煤礦爆炸事件後,他隨即捐出數百萬元給受難者家屬;另外,有次他在台中縣霧峰鄉附近看到一間破舊的孤兒院需要幫助,他搶劫賭場後把錢丟在孤兒院要讓院方重建。

「我不是英雄,黑道沒有英雄,幼稚園火燒遊覽車事件中喪生的林靖娟老師才是英雄!」

  諸如此類的故事很多,是真有其事還是以訛傳訛已不可考,但至少可以看出劉煥榮此人並非窮凶惡極、無惡不作之人。

  不過,劉煥榮在臨刑前為什麼要喊:「我對不起國家、社會」,以及「中華民國萬歲」呢?當時他究竟是抱持著怎樣的心境?

  「對不起國家、社會」這句也許比較沒爭議,他對過去行為造成國家社會不安感到愧疚。但「中華民國萬歲」這句就各自有不同的解讀。

  最普遍的說法是眷村出身的劉煥榮從小接受忠黨愛國的教育,即便自己大限將至,但仍深愛國家;但另有一個看法,認為這句「中華民國萬歲」是劉煥榮對國家的嘲諷,他做為一個從小立志從軍報國的孩子,只因為年少時曾犯過錯,便被國家拒之門外走上歪路、報國無門。他愛國,但國家愛他嗎?

  我們不是當事人,當然不知道劉煥榮內心真正想法。但如果當年老師在課堂上問有誰要考軍校時,不要叫劉煥榮放下手;或是入伍服役時,劉煥榮能夠順利志願留營,那麼他的人生會不會不一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