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黑道名帖005】:史上捐款最多的黑幫殺手(上)

唐嘉邦/調查員 檔案調閱1452次

  什麼樣的人敢在各路黑道大哥雲集的場合公開殺人;什麼樣的人會把賭場搶來的錢都捐給孤兒院;什麼樣的人在被宣判死刑時,會深深向法官一鞠躬;什麼樣的人在被判處死刑定讞後,竟然有20多名不分藍綠的立委聯署希望能槍下留人;什麼樣的人在步入刑場接受槍決之前,還能高喊「中華民國萬歲」,並稱自己「對不起國家、社會」,隨後才邁入法場伏法?

  他是黑道中人人聞之色變,卻也是在獄期間改過向善最為人所知的死刑犯。

  他是劉煥榮,曾經殺人不眨眼的竹聯幫冷面殺手,卻也是年少時朋友間口中最講義氣的「小劉」。

  劉煥榮是怎麼從「小劉」一路走向「神經劉」、「冷面殺手」?讓我們慢慢地回顧他的一生。

  劉煥榮出生於台中市北屯區眷村「陸光八村」,是家裡的老么。他受到軍職的父親影響,從小便嚮往從軍。由於家裡經濟狀況不好,他小時候便跟著家人在外擺攤賣水果,擺攤的生活不易,當地的地痞流氓經常來勒索保護費,稍有不順其意,屢屢遭到各種勒索及砸攤。

  在這樣的環境下,劉煥榮發誓長大一定要保護家人不再受人欺侮,於是他高中時加入了外省眷村子弟組成的「小梅花幫」及「北屯圓環幫」等幫派。有了同伴在背後撐腰,此後只要有任何流氓來眷村找碴,無論是家人還是朋友被欺負,他絕對反擊回去,而且毫不留情。

  自從小劉開始混幫派後,書也不讀了,成天跟著兄弟們上街收保護費、替賭場圍事,且三不五時與其他角頭分子鬥毆。

  某天,極重義氣的劉煥榮看到一個同村的朋友遭到十多名流氓追殺,他連忙抄起手邊一根棍子衝了上去,以一擋十。劉煥榮不要命似的朝對方領頭者往死裡打,不僅替友人解圍,甚至還把對方打成重傷。不久後,劉煥榮在某間賭場收保護費時遇到警察,他為了脫身打傷警察,因此遭到追緝。

  劉煥榮原本打算跑路,但父親要他放心待在家別亂跑。然而,有天他在家中睡覺時,隱約聽到父親在屋外與人談話,仔細一聽,發現對方竟然是警察,沒想到父親竟然報警來抓他。他雖想脫逃但已來不及,被銬回警局。

  劉煥榮為此被送進少年觀護所,起初他對於父親很不諒解,儘管父親常常到獄中探望他,但他始終沒給過好臉色。直到有一天,他望著父親探監離去時的背影,突然發現爸爸怎麼滿頭白髮,老了這麼多。原來父親為了讓他擺脫幫派,才用心良苦的「大義滅親」。

  劉煥榮離開少觀所後,決心重歸正途,回到校園念高中。他告訴自己,不能再讓父母操心,往後還要讓他們揚眉吐氣。

  他從小的心願就是和父親一樣,從軍報國,於是當學校老師詢問大家有沒有人畢業後想報考軍校時,他第一時間便舉起手,但他的滿腔熱血瞬間被老師澆熄:「劉煥榮你不行,手放下。」

  不過,劉煥榮的從軍夢並未因此結束,他高中畢業後服義務役入伍時,再度提出自願留營的申請,想要做個職業軍人。然而,這次依然是被軍中長官打了回票。他這才知道,自己過去的幫派背景及前科,已經讓他被「點油作記號」,一輩子都洗不掉。

  劉煥榮想要學好,一心想從軍報國卻不得其門而入,讓他極度失望。退伍後,劉煥榮還在想要做些什麼時,某天里長來找他,偷偷告訴他一條消息。原來是因為小劉之前混過幫派,管區警察為了績效準備將他提報流氓管訓,里長要他自己做好打算。

  由於當時戒嚴時期採用的《檢肅流氓條例》,只要警察機關認為你具有「流氓行為」,便可以不經審判報請管訓,也就是說只要警察說你是流氓,你就要被抓去關,那怕你根本沒有因犯罪遭法院判刑。劉煥榮後來曾自稱:「一個有前科的人已不被社會諒解,白布染上黑點,一輩子子洗不清。」

劉煥榮因為身分汙點而被逼上梁山。

  不僅從軍無門,現在連當個良民都不行?劉煥榮心中充滿了怨憤與無奈。既然國家社會不給我機會,認為我曾混過幫派就一輩子是流氓,那我就真的回去混流氓,而且要混就要混成最大尾的。

  劉煥榮的父親過世後,母親愈發地無法管教他,於是劉煥榮跑回去找過去的幫派朋友重操舊業。被逼著重上梁山,劉煥榮心想既然決心要混兄弟,就要比別人更兇狠,於是他開始收小弟、搞場子,這段期間他在台中一帶逐漸混出名堂。

  當時在中部混黑道,像劉煥榮這樣的外省幫派分子畢竟是少數,再怎麼樣搞,勢力都難以與在地的本省角頭抗衡,唯有比人狠、不要命才有可能闖出一片天。但也因為如此,劉煥榮很快便與許多角頭發生摩擦。

  1979年11月,劉煥榮因為賭場糾紛與豐原「十七軍刀」幫爆發衝突,混亂之中,本來被追著打的劉煥榮隨手抄起水果攤上的西瓜刀,回頭一劈,當場砍死了對方老大「雞母」,也從此踏上殺人的不歸路。1981年,劉煥榮又因為賭場利益槓上雄霸台中市區的角頭「大湖幫」,他不畏對方人多勢眾,多次與之血拚砍殺。

  劉煥榮在台中逐漸闖出名號,同時也被正要朝台中發展的竹聯幫看中。當時竹聯幫正在擴張勢力版圖,並採取多元建堂的發展模式,其中第一個成立的分堂「忠堂」堂主董桂森和劉煥榮同樣是出身自台中北屯的眷村子弟,他看上了這個敢殺敢拚的同鄉小老弟,決定吸收他進入竹聯幫。

  董桂森帶著劉煥榮北上發展,參與了當年轟動一時的「青蛙王子」高凌風的秀場糾紛談判。當時為了高凌風的檔期問題,南部各角頭齊聚一堂北上與竹聯幫談判,而這也是劉煥榮第一次參加如此眾多老大的聚會。

  當然,這時的劉煥榮在老大們面前還只是名不見經傳的「小劉」。不過,很快地,所有人都會認識這個名字。

  由於劉煥榮夠狠、膽子大,而且又冷靜,竹聯幫將他視為殺手的不二人選,而他接到的第一件任務,便是要做掉一個超大咖的人物:大湖幫的老大廖龍輝。

  之前有提到大湖幫雄霸台中市區,但其實大湖幫並不是一個組織嚴密的幫派,只是一個有各個相同地緣關係的角頭勢力所聚合的組織泛稱。大湖幫在當時有幾名威震縱貫線的老大,分別是「憨面」李照雄、「噖嘜」林金銘,另一個便是「輝哥」廖龍輝。

  廖龍輝是大湖幫最早的老大,曾經權傾一時,掌握了台中的賭場、風化區及酒店,並與地方各界交好,甚至在江湖上被譽為台中市的「地下秘書長」。

李照雄的公祭現場湧入兩萬多人弔唁

  樹大必定招風,廖龍輝雖然交遊廣闊,卻也有不少敵人。多年來許多幫派角頭都想要他的命,卻從來沒人成功過。主要原因是廖龍輝行動極其隱密,他往往會安排許多替身與他穿相同衣服,然後分別行動,以混淆敵人耳目。因此,他也有著「九命怪貓」的稱號。

  但這次他碰上的人叫劉煥榮,劉煥榮為了完成任務,極有耐心地跟監廖龍輝三個月,他一一過濾掉其他替身的行動,總算鎖定廖龍輝本人的行蹤。1983年10月23日,廖龍輝於台中市三民路三段一帶遭到埋伏的劉煥榮槍殺身亡,震驚了台灣黑道。

  而劉煥榮在槍殺廖龍輝過程中展現出的冷靜從容,更是讓人驚嘆。這點可以從以下例子看出:當時劉煥榮與一名小弟埋伏在車上等待廖龍輝出現,劉煥榮命小弟去買滷味啤酒回來,只見劉煥榮大口吃肉、喝酒,小弟則在一旁緊張得要死。忽然間廖龍輝出現了,原本正在大快朵頤的劉煥榮馬上把食物丟下,衝出車外朝著廖龍輝開槍,當場將他射殺,隨後再回到車上吃他的消夜,而小弟此時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廖龍輝的死只是一個開始,接下來黑道中又會因劉煥榮掀起什麼樣的腥風血雨呢?

  讓我們看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