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在飛的兩顆子彈-319槍擊案(上)

唐嘉邦/調查員 檔案調閱150次

廿一世紀最大案

  如果要選進入廿一世紀後,台灣最重大的一件懸案,恐怕非2004年總統大選前一天的「319槍擊案」莫屬。尋求衛冕的民進黨正、副總統搭檔陳水扁、呂秀蓮,在台南市金華路掃街拜票時,於光天化日下遭到槍擊受傷。由於案發於大選前夕,一般認為此案影響了大選結果。檢警調查後,公布兇手是10天後死於安平港的陳義雄。

  但兇手槍擊正副總統的動機為何?行兇槍械在哪?為何槍擊案發生後隨即溺斃(或被溺斃)?他是被滅口的嗎?甚至有人懷疑真的有發生槍擊案嗎?「319槍擊案」至今仍有太多的無解,沒人相信這就是最後的真相。

  同時,2004年的總統大選,也是台灣歷屆總統選舉差距最小的一屆,兩組候選人的得票率僅差0.23%,即便放眼全世界的大選也是極為罕見,而這樣的選舉結果,沒人能否認多少受到了這起槍擊案的影響。

  在17年後的今天,我們一起重回案發現場,再一次審視這件世紀大案的始末。

選戰膠著

  回顧2004年的總統選戰時,我們可以發現雙方陣營始終圍繞著民生經濟、兩岸統獨、修憲、教改等議題打轉。在野的國民黨指責陳水扁政府沒有執政能力,導致台灣經濟衰退,執政黨則指控對手國民黨是「外來政權」、「親中賣台」。

  在2000年大選時分裂,導致敗選的泛藍陣營此次合作。國民黨、親民黨共同推出了連戰、宋楚瑜的正、副總統搭檔組合,從一開始便氣勢旺盛,民調始終領先綠營的陳水扁、呂秀蓮,甚至曾領先高達20個百分點,但雙方的差距隨著時間推移逐漸縮小。

  到了2004年2月28日,選前不到一個月,綠營大規模動員推出「二二八手護台灣」活動,支持者從基隆至屏東,沿著台一線公路,形成一條300公里的人龍,主辦單位宣稱有220萬人參與。這場活動之後,綠營聲勢大漲,與藍營一度只相差3個百分點,大有後來居上的氣勢。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然而,藍營在3月13日也舉辦「反扁嗆聲大遊行」,同時在台北市、台中市、高雄市和桃園市舉辦大型造勢,並宣稱有300萬人參加。國民黨籍的台北市長馬英九表示看到這樣的場面曾表示,讓藍營吃了定心丸;立法院長王金平更是認為「選局已定」。

  選戰就在這樣的狀況進入最後階段,3月19日選前最後一天的「超級星期六」,藍綠兩邊陣營都在做最後的造勢動員,企圖在選前營造出聲量。

掃街遇襲

  3月19日,陳水扁與呂秀蓮競選團隊預定在高雄、台南進行最後的掃街拜票。當天中午12時許,掃街車隊完成上午行程後,來到高雄縣議員陳明澤位於高雄縣湖內鄉住處休息用餐。停留約一小時後,總統車隊再度出發,經由高雄縣茄萣鄉縣市交界南萣橋進入台南市轄區。

  車隊於13時21分抵達南萣橋後,陳水扁與呂秀蓮換乘一輛車牌號碼3S-9461的吉普車,繼續依計畫路線遊行。同行的遊行車輛計有自小客車約45部、機車約600部,陣容浩大。

  根據刑事局之後製作的《0319總統、副總統槍擊案專案報告》所述,當天車隊掃街的情況是這樣:「總統車隊於13時21分由高雄縣進入台南市轄區後,由灣裡往喜樹、明興路、金華路一段、二段、三段左轉成功路接文賢路,沿途只要有商家的地方都有燃放鞭炮,鞭炮聲及民眾歡呼聲幾乎沒有間斷,尤其在正義公園處鞭炮成堆燃放最為嚴重…」

  也就是說,自從車隊進了台南市區之後,現場便呈現出熱鬧且吵雜的狀況。總統車隊一行約於13時45分,行經台南市金華路三段、永華路口,車速約20餘公里。當時陳水扁站在吉普車右後座,呂秀蓮則站在左後座,兩人身後各站了一名特勤人員,侍衛長陳再福則在前方駕駛右座。此時道路兩側擠滿了圍觀群眾,支持者也燃放鞭炮歡迎總統經過,場面十分熱鬧,陳、呂兩人則開心地與群眾揮手示意。

  就在巨大鞭炮聲響及群眾歡呼聲中,陳水扁與呂秀蓮忽然發現了不對勁,原本微笑面對群眾的兩人瞬間面色鐵青,後方的隨扈像是察覺到了甚麼,立刻軀身向前查看,這才發現總統、副總統都受傷了!陳水扁的腹部與呂秀蓮的膝蓋疑似遭子彈擊中。

  總統隨車侍衛官張春波則趕緊用隨身攜帶的藥膏塗抹總統的腹部,並以無線電通知車隊總統車隊出狀況。坐在前方的駕駛郭雨新這時也注意到,吉普車的前方擋風玻璃出現一個之前沒看到的圓孔。

  總統掃街車隊行駛至文賢路1122 巷口時,台南市警察局派遣的車隊前導車帶班幹部蔡金吉,接獲同車的玉山警衛室參謀告知:「出狀況了!」於是指揮整個車隊暫時停止。

  同一時間,原本待在車隊後段特勤中隊專車上的醫師簡雄飛也接到電話通知,稱「總統受傷!」不久後,由台南市警局保安隊員警騎機車將他載至總統座車,要求他立即對總統、副總統施以急救。

  簡雄飛上車後爬到總統的前面,掀開陳水扁的外衣,赫然見到他腹部肚臍下方有一道十幾公分的傷口,可看到脂肪組織及衣物上沾滿血跡。同時,呂秀蓮的右膝也確認受了傷。

  在察看過陳、呂兩人傷口後,簡雄飛向侍衛長表示總統、副總統都受傷了,需立刻送醫院處理傷口。於是隨扈馬上通知前導車臨時改道,依「緊急醫療第三路線」,將總統、副總統護送至台南縣永康奇美醫院診治。

醫院診斷結果

  其實在這當下,所有人都不清楚究竟發生了甚麼事,就連負責隨行維安的人員也是一頭霧水。總統車隊臨時改行駛緊急醫療路線,讓所有人都嚇壞了,轄區的台南市警察局長、副局長、督察長等人多次向前導車上的蔡金吉詢問到底發生了甚麼事?但不明就裡的他也只能回覆:「狀況不明。」

  13時59分,總統座車抵達奇美醫院,陳水扁緩慢下車自行走入急診室,隨後被醫護人員扶上病床推進外科診間。當時共有簡雄飛、蕭自佑及奇美醫院李浩銑及急診室主任等四位醫師參與醫療,

  醫師們進行初步檢查後,發現陳水扁腹部的傷口長約11公分,深度約2至3公分,達脂肪層,疑似是受到子彈擦傷,但還無法確定。於是先注射抗生素,消毒後再施打局部麻醉藥,經詳細檢查發現傷口並未深及腹腔,即以食鹽水清洗,將皮膚傷口邊緣燒灼部分清創,接著止血、皮下縫合及皮膚縫合後包紮。

  這時醫師還無法確定總統的傷勢是從何而來,直到送X光及電腦斷層掃描後,才發現總統背部有金屬異物,原來他背後衣服內留著一枚彈頭。同時副總統呂秀蓮的右膝蓋傷口,經檢驗後,認為是「新形成之彈頭撞擊傷」,這才確認兩人是遭到槍擊。

  總統在遊行過程中受傷,並前往醫院急救的消息立刻經由隨行的媒體披露,全台灣瞬間炸開了鍋,紛紛討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起初消息還不明朗時,媒體只報導總統受傷,後來的消息是總統被鞭炮炸傷,可是已經有媒體懷疑是遭到槍擊。直到15時30分,總統府祕書長邱義仁召開記者會,才正式宣布總統、副總統在遊行途中遭到槍擊,並已經送往奇美醫院治療,所幸只是輕傷,沒有生命之虞。

  記者會上有記者提問:「總統既然中彈,他是步行進醫院的嗎?」邱義仁在回答問題時露出微笑稱:「可能嗎?」

影片來源:TVBS新聞台

  而邱義仁這個被稱為「神秘的微笑」讓整起事件更顯得撲朔迷離,外界開始揣測所謂的槍擊案會不會是一場騙局,或者是自導自演。

  多年後,槍擊案的當事人之一呂秀蓮針對邱義仁這「神秘的微笑」似乎還耿耿於懷,她認為邱義仁開記者會時「神祕兮兮」,才會惹出這麼多的麻煩與猜疑,還說他「真的要跟民進黨、總統道歉」。

  但邱義仁也替自己喊冤,他解釋,因為當時記者會氣氛很悶、壓力很大,會這樣笑,只是因為不想把氣氛弄得那麼悶。

  儘管有「神秘的微笑」這一插曲,但負責急救的奇美醫院也隨即召開記者會證實總統確實受到槍擊,公布了三張總統腹部的照片和一些沾滿血跡的衣物。院方表示槍擊只傷及總統的脂肪組織,並沒有打穿腹腔。傷口約有11公分長,3公分深,共縫了14針。而兩顆子彈彈頭也分別在總統的衣服和吉普車中找到。

  總統、副總統在急救過後,於當晚7時30分離開奇美醫院,乘總統專機離開台南,返回台北。

  原本外界猜想總統大選可能會暫停,但當天稍晚中選會宣布次日舉行的大選投票將如期舉行,原因是陳水扁僅受輕傷,不符合正副總統選罷法延遲投票規定,該法規定必須為候選人死亡或重傷才能延後投票。

  隔天的選舉結果,民進黨提名的陳水扁、呂秀蓮,獲得了647萬1970張選票,以些微優勢擊敗了國民黨、親民黨合作提名的連戰、宋楚瑜的644萬2452票,雙方得票率僅相差0.23%。

  選情有此逆轉,似乎可以歸咎在319那天的兩顆子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