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決事件之嵐真由美的人間雙重蒸發〔上〕

檔案調閱2736次

  「真由美說要跟同學聚餐,然後就沒回來了。」

  面對警察的詢問,洋子神色凝重,身為最後一個見過真由美的人,她的證詞十分重要,而她作筆錄的態度也相當確實且肯定,任何人看到她焦急又苦惱的表情,都能體會到她有多麼擔心妹妹真由美。

  「她大概幾點出門?」

  「六點前吧,說要到車站那裡,跟高中同學B女聚餐。」

  「她有跟你聊過關於姊夫或婆家的事情嗎?」

  「很少,她從小就不喜歡說自己的事,發生好事情或遇到好人都會跟我們講,但對於不好的事情幾乎一概不提。」

  昨天晚上真由美要出門的時候,心情算是蠻愉快的,由於產後調養得不是很順利,在娘家多待了一個多月的真由美終於有機會出門透透氣,擔任資深護理師的洋子,從真由美回家以來就一直在照護著她的起居,希望真由美能趕快打起精神。這是真由美的第二胎,預產期的前兩個月,身體感到有點不適,跟丈夫研究過後,決定回娘家待產安胎,也方便護理師姊姊洋子可以就近照顧。

  拿著真由美產後跟女兒拍下的第一張合照,真由美的父親坐在榻榻米上,警察問話的時候,父親好幾度激動落淚。他想著女兒出嫁前那張哭花的臉,甚至是唸書時代青澀的樣子、更小的時候在院子裡玩耍的身影。在那之前,真由美打電話回娘家,都不太提到婆家或丈夫。難道是被欺負了?產後患了一場傷風,身體一直沒養好,是因為婆家或丈夫的壓力嗎?但因為一家人很久沒這樣好好地生活在一起,有些細節就這樣被忽略了,如今回想起來,沒能體諒真由美的心情,讓父親感到相當自責。

  真由美失蹤的那天晚上,真由美的母親幫忙哄孩子入睡,父親到街上去問鄰居有沒有誰看見真由美,洋子則在真由美的房間裡,找到一個可疑的線索。

  「你說的紙條,就是藏在這個衣櫥裡嗎?」

  洋子帶警察上二樓,打開真由美的衣櫥,說她在裡面找到一張真由美留下的紙條。

  「是的。放在一件大衣的口袋裡。」

  「這麼重要的證物,你怎麼沒有留下來呢?」

  「我當下很緊張,本來以為是她的遺書。看完內容之後,雖然慶幸真由美不是想不開,但我怕真由美的丈夫看到會生氣,所以就把紙條丟掉了。」

  洋子還原了當天晚上她的行動。因為擔心真由美會尋短,所以才擅自進入她的房間翻找線索,最後果真在衣櫥找到一張手寫的紙條。

  「她留下了一個電話號碼,說她背叛了丈夫跟家庭,跟A男跑了。」

  「你們有誰知道這個A男嗎?」

  「真由美都沒提過這件事情。」

  就像真由美的父母親說的一樣,報喜不報憂的真由美,只有在最後確定要跟現任丈夫訂婚的時候,才帶著現任丈夫專程回家稟告父母親,除此之外,真由美在感情路上遭遇過什麼樣的挫折,只有真由美自己知道。

  「那電話號碼你還記得嗎?」

  「記得,就是36XX-54XX。」

  「你有撥嗎?」

  「撥了好幾次,但是都沒人接。只是,大概九點多的時候,電話響了。」

  就在洋子聽著無人接聽的鈴聲,聽得心灰意冷,打算直接報警的時候,電話突然響起。

  「是真由美嗎?」

  「不是,是一個男人的聲音。」

  「A男嗎?」

  「我想應該是,但我沒見過A男,所以也不確定。」

  「他說了什麼?」

  「他說,他今天有跟真由美見過面,如果因為他的關係而導致真由美發生不幸的話,他願意擔負所有的刑事責任。」

  警察聽到這裡的時候,倒抽了一口涼氣。

  這也是洋子報警的原因,真由美離家還不到十二個小時,嚴格來說並不能以失蹤人口處理,如果不是接到這通來自A男的詭異電話,洋子不會那麼緊張,警方也不會這麼快就展開行動。由於牽涉到人身安全的問題,警方投入大量的人力與時間,開始追蹤真由美離家之後的每一個可能的行跡方向,包括約好要跟真由美一起晚餐的高中同學。

  就在真由美失蹤的隔天下午,警察再度拜訪,他們漏夜過濾了真由美的高中同學名單,卻發現昨天晚上並沒有人有跟真由美約晚餐。

  「你確定,你妹妹有提到她是跟B女聚會嗎?」

  「確定是B女,她們高中的時候最要好了。」

  「但是,B女說,她大概已經有一年左右,沒有跟你妹妹聯絡了耶。」

  「怎麼會這樣!」

  洋子掩著嘴,所有試想過最壞的可能,都在她腦中重演了一遍。

  「而且,找不到這個A男。電話後來接通了,但那個電話那頭根本不認識A男,也不知道真由美。」婚後的真由美,交友經歷十分單純,很難想像她會在產後不久,跟其他男人私奔。洋子提供的電話號碼有誤,經查只是一般民家,警方調查行動還不滿一日,就陷入了前所未見的泥淖。

  真由美的女兒已經讓丈夫先帶回去了,但真由美的父母和洋子,都不曉得要怎麼面對這個無辜的女婿。雖然沒有提到A男的事情,身為真由美的枕邊人,難免還是會嗅聞到這當中的不合常理。

  警方的調查雖然照常進行,但停滯的辦案進度讓洋子感到焦急,於是她自掏腰包,請了私家偵探,就是把真由美婚前婚後所有可能交談過的男性都比對過一輪,也要找出這個A男。

  或許是偵探的行動較為專注的緣故,果真比警察早一步掌握了A男的情資,距離真由美失蹤不過一個月左右的時間,洋子主動向警方提供偵探跟監的資訊。

  洋子委任的偵探回報,他在某個山區看見A男,披戴夜色,手上拿著兩瓶罐裝果汁,走入山裡,一直到早上都沒有動靜,推斷山裡可能有藏身之處。這個A男的身分,是偵探根據真由美的日常生活,釐清地緣關係,反覆比對之後,最可疑的人物之一。由於洋子沒見過A男,所以她也無法確認偵探跟蹤的男子是否就是帶走妹妹真由美的A男。

  掌握了這麼重大的訊息,警方當然不敢掉以輕心,出動大批警隊,地毯式地搜索那片山區。

  連續幾天讓人筋疲力盡的搜索行動,並沒有找到任何跟真由美或A男有關的線索,山上的民家奚落,平常不太有交集,但都很確定不知道A男,也沒見果真由美。

  真由美跟A男,彷彿在這座山中蒸發成氤氳的山嵐霧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