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黑道名帖003】:台灣殺手亡命日本,新宿槍殺黑幫老大(下)

唐嘉邦/調查員 檔案調閱1025次

第一次改換姓名

  在台灣犯下多起案件的楊雙伍,1983年偷渡到日本後,很快便與當地黑道分子合流,活躍在東京新宿的歌舞伎町。4年後,四海幫幫主劉偉民也因為躲避「一清專案」而來到新宿,並在歌舞伎町「插旗」開設職業賭場。早先一步在新宿扎根的楊雙伍,因為入股賭場的問題,與劉偉民發生衝突,背後甚至牽扯到日本最大的黑幫組織山口組,最終釀成這場台灣黑幫在日本的驚天槍擊案。

  時間必須倒帶至1983年6月4日下午,楊雙伍來到高雄港,他悄悄地潛入靠泊在港邊的德國籍「快樂天使號」商船,躲在貨艙內跟著船隻出港。躲在船艙三天三夜,抵達日本神戶港,與母親加藤艷子會合,母親幫他申請日本護照,歸化日本國籍並改名「加藤祥康」,起先老老實實地待在宮城縣仙台市,過了一段平靜日子,一年後,楊雙伍終於坐不住,來到東京發展。

  如果說繁華的東京必然有它黑暗的另一面,那麼最具代表性的地區便是新宿的歌舞伎町。這裡是夜夜笙歌,五光十色的不夜城,既充滿生機,卻也藏汙納垢。

  為了爭食歌舞伎町的大餅,各大黑幫山頭林立。而且不僅是日本幫派,在1980年代,歌舞伎町更是台灣黑幫的天下。據說在極盛時期,歌舞伎町共有超過300間台灣人開設的小吃店、俱樂部,當然其中不乏掛羊頭賣狗肉的職業賭場、情色場所,當時估計有逾2000名台灣女子在此從事風俗業,而背後全都是台灣黑道份子在負責圍事。

  在台灣早已聲名遠播的楊雙伍,自從來到了歌舞伎町,很快地成為各方拉攏結識的對象。他不僅打進當地台灣幫派圈中,連日本最大的幫派「山口組」也與他有聯繫。

司忍(本名篠田建市),山口組現任組長(六代目)。

  其中與楊雙伍關係最密切者,是山口組旗下的三次團體「島田組」組長島田俊正,兩人甚至以兄弟相稱。島田俊正此人,是山口組內的實力派人物,後來成為島田組之上的山口組二次團體「益田組」組長,並兼任「六代目山口組若中」,但這已是後話。

  楊雙伍與島田聯手在歌舞伎町打天下,活躍於華人圈中的俱樂部、賣春組織及麻將賭場。許多台灣人在此有爭端或是磨擦,往往會請他出面協調解決,慢慢地他在此處儼然成為半個地頭蛇。

  一清專案時期,許多台灣的黑道大哥紛紛躲到海外避風頭。在那個兩岸關係尚未和緩的年代,老大跑路的首選並非是中國大陸,而是台灣黑幫扎根已久的日本東京歌舞伎町。

嚴官府出厚賊,一清專案讓監獄成為黑道大學

  1980年代中後期,新宿歌舞伎町迎來了大批台灣幫派份子。除了稍早來的楊雙伍外,後來還有竹聯幫殺手劉煥榮、牛埔幫份子齊瑞生,以及四海幫幫主劉偉民等知名人物。

江湖大忌,逼虎傷人

  1987年9月,劉偉民來到日本新宿落腳,他見歌舞伎町油水頗豐,想替四海幫在此插旗。於是找來不久前在台灣犯下殺人案跑路的華山幫角頭林重南合夥,想要在此處弄間職業賭場。

  剛才曾提到,較早來到日本的楊雙伍,對歌舞伎町的生存法則已是熟門熟路的了,劉偉民與林重南為了在歌舞伎町開賭場,還特地先到楊雙伍的住處作禮貌性的拜會,算是「拜碼頭」。

  楊雙伍對於劉偉民要在歌舞伎町弄賭場沒有意見,但他也想要參一腳。10月份賭場開張後,楊雙伍拿了300萬日圓給林重南,表示要入股劉偉民與林重南合夥的賭場。

  但林重南當下面有難色,表示賭場算是劉偉民的,他只是幫忙代管理,不過會把這筆錢交給劉偉民,讓劉來決定是否要讓楊雙伍入股。

  劉偉民從林重南處得知此事後,覺得自己之前已經很給面子先去拜碼頭,如今楊雙伍得寸進尺,竟然還想分一杯羹。他認為自己在台灣身為一幫之主,而楊雙伍不過一個殺手,雙方地位有別,不屑與之為伍,拒絕讓他入股。此事讓楊雙伍非常生氣,兩人結下樑子。

  12月初,另一名四海幫大哥級人物也來到新宿,並約楊雙伍與劉偉民一起吃飯,沒想到楊、劉兩人不僅沒有握手言和,反而在席間弄得極不愉快,楊雙伍甚至憤而先行離席。

  剛好在這個時候,楊雙伍的友人李正男因為在劉偉民的場子賭輸了一百多萬日圓,一時間拿不出這麼多錢,想要延緩清償賭債,便約劉偉民12月7日於林重南在新宿區大久保一丁目的公寓大廈住處談判。楊雙伍得知此事後,也決定一起去,順便再和劉偉民談賭場入股一事,並找了他在日本的好兄弟島田俊正一同前去壯聲勢。

賭看看誰的命比較硬

  當天晚間7點,楊雙伍夥同數名台籍幫派份子,加上島田俊正帶著兩名在日韓國裔手下,一票人浩浩蕩蕩來到林重南的住處談判。

  楊雙伍一方率先到,眾人圍成一桌等待劉偉民抵達。20分鐘後,劉偉民帶著保鑣王鎮華及一名朱姓友人來到林重南住處。

  劉偉民等三人進到林重南家,劉偉民一看到欠錢的李正男,連鞋都沒脫便進入屋內,一言不合就要開罵。

  楊雙伍想要替好友說話,沒想到才一站起身,劉偉民便拔出手槍衝了過去,用左臂捲住楊雙伍的脖子,並用右手扣了手槍的扳機。眼看楊雙伍就要命喪槍下,但劉偉民連續扣了兩次板機,可是子彈都卡彈未擊發。

  大難不死的楊雙伍立刻也掏出腰間的點三八手槍,朝著劉偉民的頭部、胸部、股部及右手腕部開槍射擊,劉偉民立刻當場喪命。

  就在楊雙伍與劉偉民發生衝突的同時,楊雙伍一方的林群超、島田等人也隨即與劉偉民的同夥王鎮華及朱姓男子發生槍戰,王鎮華被擊中頭部倒地身亡,朱男則倒在地上詐死。

  短短幾秒間,林重南的住處瞬間成為槍林彈雨的戰場,屋內躺了三名男子,全是劉偉民一方的人。槍聲大作時,林重南的妻子與李正男等人則躲於臥室內不敢出來。

  待平靜後,林群超、島田俊正等人將己方負傷者架走,楊雙伍則取走倒臥在地劉偉民的手槍,神情鎮靜地殿後離去。此時,原本詐死的朱男才趁機逃離林重南宅。

  由於當時正值日本史上最嚴重的黑道衝突「山一抗爭」,即「山口組」與「一和會」的戰爭。本來就是敏感時期,此時又發生台灣幫派份子間的仇殺,且其間還有山口組成員涉入。因此槍擊案爆發後,警視廳如臨大敵。

  日本警方調查後,很快就得知死者是台灣四海幫幫主,而兇手則是台灣殺手楊雙伍,立刻展開追緝。儘管警視廳找到參與此案的島田俊正及其手下,但卻怎麼樣也抓不到楊雙伍。

  然而,此時楊雙伍遭到台、日警方的聯手追捕,已經無法再繼續待在日本。於是他利用一名孫姓男子的遺失護照,假冒其身份潛逃至新加坡,後又陸續輾轉菲律賓、中國大陸等地。

  楊雙伍在新宿槍殺四海幫幫主一案震驚日本,此舉也影響了台灣幫派在歌舞伎町的勢力。日本警方以此為契機,大力掃蕩長期在此發展的台灣幫派。自此之後,台灣幫派在歌舞伎町的勢力大幅衰退,到了1990年代過後,中國幫派勢力崛起,取代台灣幫派在歌舞伎町的地位。

第二次改換姓名

  至於楊雙伍,他在1990年7月以偽造「馮建民」的身份潛逃至泰國曼谷時,被國際刑警組織與台灣、泰國警方聯合逮捕歸案,並引渡回台灣受審,遭判處無期徒刑。

  2003年9月,楊雙伍因在獄中服刑表現良好,獲准假釋出獄。如今他定居在高雄市,經商從事公共工程以及擔任「高雄市歌舞藝能服務人員職業工會」理事長,頗有淡出江湖的意味,最近一次登上新聞版面,是大甲鎮瀾宮副董事長鄭銘坤遭綁,顏清標諮詢了楊雙伍、李照雄等大哥的意見,交付贖金,順利營救鄭銘坤。

李照雄於2010逝世,喪禮之盛大,為黑道空前所見。

  後來楊雙伍透過媒體,回首當年在日本與四海幫劉偉民的那段恩怨時,曾經說道:「黑道談判到火併,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當年要不是劉偉民卡彈,我豈會活到今天?只能說誰幸運誰就能活下來…」

  而這段故事,除了影響了歌舞伎町的台灣幫派勢力,也帶給日本許多作家創作靈感。大澤在昌的《新宿鮫2毒猿》很明顯就是改編這起事件,小說中被追殺的台灣幫派老大直接設定是四海幫,甚至連台灣殺手在日本的化名「楊」也跟楊雙伍同姓。

  另外,馳星周的《不夜城》則深刻的描寫了歌舞伎町的台灣幫派份子與上海幫、北京幫之間的仇怨情仇、殺戮火拼。此部小說後來改拍成電影,由金城武擔任男主角,據說部分內容也是受到楊雙伍的故事做為藍本改編。

更多台灣人在歌舞伎町的故事,請參考:

台灣人的歌舞伎町

台灣人的歌舞伎町:新宿,另一段日本戰後史
台湾人の歌舞伎町:新宿、もうひとつの戦後史
作者: 稻葉佳子, 青池憲司
譯者: 黃耀進
出版社:凌宇出版社

調查員:唐嘉邦
編輯:疑案辦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