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地獄的邪師 楊贊儒(下)

檔案調閱5153次

「別緊張,妳跟我們師父有緣,師父會救妳的。」心麗握住小玲驚恐的手,取下她手中的茶杯:「我們師父有密宗的傳承,他已經證得三身成就,說的話、做的事、想的意念,全都與佛無異,是真正的大成就者。妳也被師父加持過,妳應該可以理解我說的意思。」

小玲不安地點點頭,喝了一口茶,細細品味的心麗所說的話。

「所以呢,現在師父要給妳更深的加持,妳要敞開心胸,接受佛菩薩真實的加持。」

「那,我要怎麼做呢?」

「放鬆就好。」師父輕輕地說:「首先,閉上妳的眼睛,開始觀想,雙手虛心合掌,像捧著一朵蓮花,慢慢走入壇城。城門有許多守衛、天女,保護妳的心神。壇城的中央是本尊,妳觀想起來了嗎。」

「有,但不是很明顯。」

「慢慢來。」

冷不防地,師父忽然抱住了小玲,小玲睜開眼,看見師父的臉貼得離她好近好近。而一旁的心麗,居然拿起了手提式攝影機,正在錄影。

「不要緊張,慢慢觀想。那個只是做紀錄,證明妳成為佛母,獲得開悟的證據,不會流傳出去的,妳放心。」

「師父,不要。」小玲企欲推開師父,但她的力量敵不過師父,愈是掙扎,只是被愈抱愈緊。

「妳閉上眼,想一想妳最愛的人,把他觀想成本尊,透過師父的加持,就可以淨除所有的罪業了。妳最愛誰呢?」

「兒,兒子,我兒子。」

「對啊,妳就開始觀想,妳是抱著妳的兒子。」

小玲感受到胸部被粗暴的揉捏,那雙粗糙的手,不僅不是兒子,更不可能是什麼本尊加持。

「師父,記憶卡滿了。」心麗驚慌地說。

「嘖!搞什麼!」

師父的雙手一鬆,小玲見機不可失,趕忙掙脫了師父的環抱,看了一下牆上的時鐘,推託地說道:「師、師父,我要去接我兒子了。」

眼看小玲的排拒心態還很重,師父也不想硬著來,點點頭,示意讓小玲回去,但還不忘叮嚀:「妳要注意喔,這個業障很重,很可怕,密法雖然可以幫助妳解脫,但一定要保密,在壇城裡的事情,千萬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否則不單是你,連師父我都會被業力反噬的。」

「好,好。」

小玲匆忙走出茶藝教室,她一心要逃離這個地方,走出寺院最後一瞥,看見那一排放著結緣善書的書櫃,滿滿的《天堂遊記》和《地獄遊記》,師父宣稱那些都是在他出家之前,親眼所見,親身經歷的事實,這兩本書在各大宮廟的善書書櫃流通,信徒們不斷捐款助印,最後印出了這麼大一間寺院。

多少人深信不已的師父,剛剛卻對自己做了那樣的事情。

這真的是佛法嗎?真的是密法嗎?

這是性騷擾,才不是什麼密法

小玲不懂那些,但她很確定自己被侵犯了,丈夫下班回家,就陪小玲到文昌派出所報案。

根據小玲的筆錄,師父跟心麗、慧樂兩個比丘尼都有很多親密舉止,當時她以為是他們感情好,但回想起來總是好得有點過分。警方因此也懷疑這兩個比丘尼跟師父關係不尋常,極有可能是宗教詐騙性侵的共犯。

聖輪法師的本名楊贊儒,筆名楊生,小玲提供了楊贊儒以筆名創作的兩本漫畫冊《天堂遊記》和《地獄遊記》給警方,裡面其實都是些怪力亂神的幻想,跟佛教與密法完全搆不著邊。直至今日為止,因為用漫畫來講經說法的風格深入人心,這兩本書依舊是各大宮廟結緣書櫃上的熱銷排行,幾乎沒有人記得楊生就是破戒邪僧聖輪法師、性侵犯楊贊儒。

楊贊儒原本是一貫道的鸞生,鸞生是一種介於人與神鬼之間的靈媒腳色,通靈的方式稱為扶鸞。以一支「ㄚ」字形的木製鸞筆,在舖滿細沙的盤子上,勾畫各種字形或圖案。「ㄚ」字的下端會安裝一個尖銳的木條,當作畫筆,兩名鸞生抓著「ㄚ」字分岔的兩端,在沙盤上寫著上下顛倒相反的字體,由第三位鸞生站在對面,解讀文字。通常鸞生寫出來的字,都是七言的句子,但不一定押韻,似詩非詩。擔任鸞生的楊贊儒,通曉各種扶鸞起乩的手法與套路,當然也掌握了人心的變化,以及經營宗教事業的方法與訣竅。

1997年,楊贊儒在漢傳佛教臨濟宗的悟明長老座下出家,法號聖輪,正式成為僧侶,為臨濟宗第48代傳人;1998年,又在藏傳佛教薩迦派哦巴法王祿頂勘仁波切接受藏傳的具足戒,獲得「貢噶仁千多傑仁波切」的封號。自從接上了漢藏兩脈佛教系統之後,他的信徒日益大增,宗教版圖與有機茶葉的事業,開始擴張至台北和高雄,分別建有海天禪寺和大寶禪寺等多處道場。

這些傳承與頭銜,對不曾深入接觸宗教信仰的一般人小玲來說,無法探究背後的意涵,矗立在她面前的,無疑是一面巨大的佛教碑文,難以理解又帶著權威性,所以侵害事件發生的當下,不敢提出直接的抗議,深怕那樣會遭到什麼不好的影響。不僅是楊贊儒這個案例,社會上經常聽聞某某出家人或仁波切的詐騙或性侵案件,其實都是利用這種宗教詐術與權威壓迫而得逞。

警方受理了小玲的報案,但是宗教詐騙的認定本來就有難度,小玲缺乏實質證據,警方按兵不動了幾天,打算低調蒐證。沒想到11月5日,楊贊儒在律師的陪同下,親自到警局報案,並要求製作筆錄。也是這個動作,讓警方察覺到事有蹊蹺,雖然楊贊儒跟律師的說法是,為了避免讓小玲做出不實的指控,毀謗佛教僧眾,所以他們覺得有義務先向警方提供正確的說詞。但這也可以視為是楊贊儒擔心小玲對他提出控告,心虛而做的預防措施。

考慮到楊贊儒已經請了律師,而且此案有兩名以上的共犯,有串供與滅證之虞,法院的搜索票緩不濟急,警方決定趁楊贊儒在做筆錄的同時,帶隊逕行搜索寺院,應該能找出小玲所說的錄影帶和記憶卡。

攔截滅證

警方趕到寺院的時候,正巧看見心麗手提著兩大袋不透明的塑膠袋,行色匆匆,不知要前往哪裡。

「站住!」

被警察這麼一喊,心麗手上兩袋文件應聲掉在地上,一袋是文件,另一袋則散落出許多3C產品,包括錄音筆、記憶卡等東西。

心麗還想趕緊把這些東西收進袋子裡。

「不許動。」

警察的喝斥,讓心麗心頭一凜,手足無措站在一旁。

正在替楊贊儒做筆錄的同仁回報,就在剛剛,楊贊儒宣稱要打電話給另外一位律師,跑到派出所外講電話,卻被所外巡邏回來的同仁聽到,電話裡的對話內容,就是在交代心麗滅證。

就差幾秒鐘的時間,這些重要的證據差點被心麗銷毀。

因為楊贊儒對女信徒上下其手的時候,都有做紀錄建檔的習慣,警方很快就掌握到至少有五位女信徒,是長年深受其害而不敢出面指證的。

2006年曾經強迫女信徒吃下他吃過的食物及口水,宣稱這也是一種「加持」,如果不從,就逼迫她下跪,然後做出襲擊胸部、強吻等猥褻行為。

隔年,舌吻另一名女信徒,逼她觀賞情色影片,更找來另外一位比丘尼一同加入性愛派對。2008年,對第三名女信眾進行同樣手法的迫害,而且楊贊儒都會說,這些是在密壇裡發生的事情,如果隨意聲張說出去,就會遭到咒力攻擊,甚至墮入無間地獄。有時候收女信徒做乾女兒,強行舌吻襲胸;有時候又會任女信徒做「媽咪」,仿造情色影片,上演母子亂倫的情節。

警方攔下了這些證據之後,也趕緊按照流程申請了搜索令,萬萬想不到楊贊儒在創建這座寺院的時候,就已經動了相當邪惡的念頭,他安裝了一個祕密電梯,用木質貼皮偽裝成一般的牆面,藏在茶藝教室的深處,那個電梯可以直達他的臥房,如果他想要帶誰上樓,就可以利用這個內梯來規避旁人的目光。茶藝教室之所以上鎖,還有他之所以喜歡帶女信徒到茶藝教室,原來都是有玄機的。

警方進入楊贊儒的臥房,裡面藏有各種珍貴的宗教藝術品,以及信眾供養的數十萬現金,書櫃上更陳列著幾十本寫到雙修、性魔術等內容的書籍。

這些不堪入目的影片和文字檔案,還有楊贊儒房間內的所有證物,確立了楊贊儒13條強制性交罪,判處15年有期徒刑。

目前聖德禪寺還正在運作,住持和信徒已經趨歸正派佛教,但寺譽受到這麼重大波及,也不得不劃清界線,避談這位行為荒誕的開山祖師,刪除了所有相關的圖文資訊。楊贊儒已經很難回到佛門了,但這類的詐騙手法依然存在,而且比楊贊儒更令人咋舌的,更是所在多有。歸根究柢,還是出自於對宗教信仰的不認識,以及對於個人身心靈的維護不夠周全,導致這些邪師外道得以趁虛而入,透過操作恐懼的方式,毀滅一個人的身心。

來自地獄的調查報告:藏傳佛教小科普

你們一定在捷運站出口或熱鬧的十字街頭拿過一些新興宗教刊印的小冊子,為了讓印製經費與定點發放的人力資源得到最有效益的回收,宣傳冊裡都會極盡所能地描述自家教團的特殊過人之處,包括全能的教主、神奇的見證、圓融的教義等等,這麼做的目的,就是為了要吸收更多新的信眾,壯大教團資源,擴張宗教信仰與身心靈市場的市占率。

美國在臺協會的〈宗教自由研究報告〉指出,根據2019年的估計,以台灣總人口約為2,360萬人為依據,並配合台灣內政部宗教輔導科在2005年全面調查的結果,台灣約有35%的佛教徒,33%的道教徒,是台灣的宗教信仰主流。這項調查是以被調查者的自我認同為主,並未究實查核有無皈依證等書類證明,因此佛道重疊的情形十分普遍,而偏屬一般民間信仰如乩童扶鸞、祖先祭祀、或甚至是動物崇拜等信徒,往往也會以佛道教徒自稱,若加上從佛道兩教脫胎的一貫道(3.5%)和彌勒大道(1%),可以概略地說,台灣約有72%的人口,信仰的是中國傳統文化圈所傳承下來的宗教系統。

而流行於全球的亞伯拉罕諸教,在台灣的宗教信仰人口僅約4%,分別是基督新教的(2.6%)、天主教的(1.3%),以及遜尼派伊斯蘭教的(0.2%)。

最後,剩下24%的人口,除去4%信仰新興宗教如:天帝教、天德教、理教、軒轅教、天理教、先天救教、山達基教、巴哈伊教、耶和華見證人會、真光教團、耶穌基督末世聖徒教會、世界和平統一家庭聯合會(統一教)等等,尚餘20%的人口,是宗教信仰不明或是沒有宗教信仰的。

因此,在無法快速深入傳統信仰結構,難以分食傳統信徒這塊大餅的前提下,主動出擊爭取新的信徒,自然就成了新興宗教團體的當務之急。

新興宗教團體往往宣稱是為了某種超越人類世俗,超越物質現象界的教義而存在,即使借用了傳統信仰如佛道教的名相、神明、理論、甚至經典,卻是採取批判舊有傳統信仰的態度,甚至不惜與之決裂,以便做出市場區隔。

台灣有一個名為正覺同修會的組織,自稱是佛教團體,但其主事者及其理念教義並不見容於台灣的佛教會或任何一個傳統佛教團體,主事者的頭銜是導師,宣稱他所帶領的是僧團,但卻又與傳統佛教僧團的傳戒方式迴異,按照佛教戒律的標準來看,該會所有人包括主事者都是在家眾,並非出家僧眾。

該會出版了大量的刊物,除了分享該會針對佛經的獨創解釋之外,更是不計成本四處派送許多文宣品,將藏傳佛教有關的文物、佛像、繪畫、經論,甚至宗教詐騙的社會新聞,編纂成冊,竭力反對藏傳佛教及密宗思想。該會累積並發表了許多詆毀藏傳佛教的文章,2011年,達瓦才仁代表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控告該會妨礙名譽,根據台灣高等法院101年度上易字第2538號判決書,該會構成文字毀謗,主事者被判拘役三十天或易科罰金,更要在中國時報及蘋果日報刊登道歉聲明。但在這判決定讞的近十年來,該會依然不斷發表各種汙衊藏傳佛教的文字,甚至樂此不疲,散播不實的合成照片,醜化達賴喇嘛的形象。

如果沒有接觸過藏傳佛教,多半都會困惑於該會所提供的文章與圖片的真實性,進而對達賴喇嘛的品德產生質疑。畢竟該會所引用的佛像與繪畫,都確實有男女交抱的形象,這種外表與傳統信仰的觀念大相逕庭,而新聞又經常報導各種假借「雙修」之名的宗教詐騙案件,難免會以不可思議的眼光來看待藏傳佛教。

然而,只要稍加理解藏傳佛教的歷史以及各宗派的傳承與現況,就不至於被這種移花接木的粗劣手段矇騙了。

藏傳佛教最令人感到不可思議,也最常被討論的,一個是活佛轉世制度,另一個則是關於男女雙修問題。中文所說的活佛,其實是泛稱藏語的「仁波切」和「祖古」兩種詞彙,這兩種詞彙分別代表兩種不同的修行者。「祖古」的意思,和蒙古語的「呼畢勒罕」、「呼圖克圖」比較接近,類似某種佛菩薩的化身,是從梵文「nirmānakāya」翻譯而來的,代替佛菩薩在人間說法的概念,但不完全等同於佛菩薩。並非所有的「祖古」或「呼畢勒罕」都是生來就擁有各種神奇力量,更多的是未受訓練的靈童,儘管能和前任祖古所遺留下的訊息相驗,還是要經過寺院僧眾的考核,接受一連串的宗教訓練,直到在儀軌上或義理上都能夠掌握得十分通透了,才會辦理正式的坐床典禮,靈童才能成為可以傳法與人的祖古。

而「仁波切」一詞也不具備「佛」這樣的概念或位階,而是尊貴、珍寶的意思,一般來說,轉世的祖古或學問高深的行者,都有機會擁有這樣的頭銜。

被認證為「祖古」或「仁波切」都不要高興得太早,這些轉世者為了要能堅持到最後一關,忍受各種修行上的阻礙,退謝者有之,還俗者有之。有的宗派規定要閉三年長關,有的甚至要閉黑關,窩居在不見天日洞穴裡,過著刻苦的生活。要辨認一個祖古是否有資格為他人傳授灌頂,或者是不是真祖古,其實只要將該位祖古的師承淵源與宗派調查清楚,了解祖古的閉關過程,就可以避免走上很多不必要的冤枉路。

楊贊儒的信徒之所以會被他迷惑,就是因為他自稱獲得了薩迦派法王的認證,也拿出了一些證明,在不排除任何可能的情況下,他的「仁波切」封號應該是因為他的確在臨濟宗獲得了出家僧眾的資格,也在寺院修行過一陣子,戒師又是名望很高的觀音老人悟明長老,如果不是淫行被爆料,他的樣貌與名聲其實和一般出家人無異,佛教界甚至還能透過他早年在一貫道的資歷,宣揚他的改宗故事,以彰顯佛法無邊,神通廣大。

不僅是信徒,連悟明長老跟祿頂堪法王都被他迷惑了。

但並非完全無法分辨真假「祖古」與「仁波切」,根據藏傳佛教的傳統,無論是弟子選擇上師,或是上師選擇弟子,最少需要三年的時間深入觀察,不要那麼早拜師,多聽多看,多跑幾間道場,去比較不同道場的教學風格與修行方式,不僅可以慢慢體會到哪一個適合自己,也能夠發現更多關於道場與主事者的問題,就能避免誤入邪師的網羅。在沒有正式皈依拜師,建立師徒關係之前,都不必擔心會遭受天譴或報應,佛教本來就支持多方學習,所以《華嚴經》才有善財童子五十三參,為了學佛,拜訪了五十三位師父。

而另一個議題,就是正覺同修會經常拿來作文章的雙修法門。

藏傳佛教其實也包括顯教與密教兩個層面,顯教就跟一般我們看到的佛教一樣,誦經、持咒、念佛、打禪作為修行的方式,降低欲望,追求身心平衡。

而密教則不僅僅停留在這樣的階段,密教選擇正視欲望,包括欲望的本質以及存在,用比較易懂的方式來說,就是「食色性也」。飲食與色欲,是維持與延續生命的基本欲望本能,也是人的秉性,降低欲望固然可以讓人的身心感到清明自在,但人類避免不了飲食,也避免不了色欲的興起總是毫無來由。因此,密教才發展出稱為「無上瑜伽」的雙修法門。但「無上瑜伽」並非要求信眾按照唐卡佛像上面男女交抱姿勢去進行雙修,而是要透過觀察唐卡佛像,將自己的欲望投射在唐卡佛像上,在眼前或心間顯現成真,了解到這一切不過是虛幻空假的追求,不切實際,不能永久存在的一個念頭,此念生滅,彼念生滅,所有的欲望就能迎刃而解。

換言之,要求信眾採取身體力行的方式來雙修的,都是過度縱欲的藉口,完全違背了「無上瑜伽」本來的意義。在藏傳佛教的經典裡有記載,能夠用肉身去進行「無上瑜伽」雙修的條件,首先是男女方都要做到不遺漏任何體液的「無漏」狀態,也就是不擁有任何肉體上的悅樂,否則只是利用修行的藉口,進行擴張貪欲的惡行,而這樣的惡行,甚至比直接單純的性行為還要可憎。 學習明辨是非,加入任何團體之前,多給自己一點時間觀察,利用網路資料多多查訪詢問,拒絕邪教詐財騙色的困局,也避免讓自己舉著道德大纛去攻擊與自己既定觀念相左的文化,就能在這個宗教信仰超級自由的國家,找到屬於自己,又不會傷害他人的歸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