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Yahoo奇摩知識+的死亡詢問,一個4歲女童之死

唐嘉邦/調查員 檔案調閱6648次

還記得10餘年前風靡一時,凡是遇到任何疑難雜症,必會前去詢問或搜尋的「Yahoo奇摩知識+」嗎?這裡面的問題五花八門,什麼都問,什麼都不奇怪。

但如果有一天,你在「Yahoo奇摩知識+」看到有網友提問:「4歲小孩過世該怎樣處理?」

你會怎麼看待?

2009年11月,網友阿偉就在「Yahoo奇摩知識+」看到這樣一道題目,而這竟揭開一件慘無人道的悲慘故事。

深夜來的疑問,不單純

阿偉是本職是殯葬業,由於本身具有相關專業知識,因此常常在網路上幫網友解惑,回答有關殯葬禮儀事務,也順便藉此爭取服務往生家屬的機會。

11月15日凌晨2時,阿偉和往常一樣,下班後在網上瀏覽,看看有沒有人詢問相關問題。而他在Yahoo奇摩知識+,看到一篇網友詢問的問題:「4歲小孩過世該怎樣處理?」

如果只是一般網友,看到了這樣的問題,也許就看一眼帶過,就算有稍加注意,大概也以為只是家屬想要詢問如何辦後事,不會多加留意。

但阿偉身為殯葬業者的專業及經驗,讓他感覺這問題的問法有些詭異。因為通常家中有人過世,家屬的問題通常會圍繞在後事的部分,而且會問得更具體一點,比如說「法事怎麼做?」、「葬禮的流程是什麼?」、「要怎麼聯絡葬儀社?」之類。

而這名網友的問法,在阿偉看來更像是要問:「屍體要怎麼處理?」

但屍體要怎麼處理這種事,通常也不會是家屬要親自處理。一般人過世前會在醫院,那麼醫院自然會處理。就算是在家中過世,那麼也是要先報警並找法醫來驗屍,之後會有人告訴家屬該怎麼聯絡葬儀社,遺體就由葬儀社負責。

阿偉猜想,可能是有名幼童在家發生了意外,還來不及送醫便身故,而家屬一時情急,心慌意亂不知如何是好,才會上網詢問。但這種狀況並不是殯葬業者可以處理的,還是必須要先報警送醫,然後再交由法醫驗屍,確認死因無疑後,才輪得到殯葬業者的事。

儘管如此,阿偉還是點進去看看網友的問題。但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這名網友以「幫朋友問」的名義發言,文章內容感覺不單純。

有朋友身上發生了這樣一個狀況

文中以第三人稱:朋友是單親和小孩住在外面,小孩在家中突然過世4天了,不管怎樣都要報警驗傷嗎?想讓小孩好好地走,該怎麼處理後事?朋友很煩惱。怕她想不開,想先幫朋友安置好小孩,要火葬嗎?有什麼程序?

阿偉一看不得了,這不是一般人處理往生者的方式,他懷疑小孩根本沒有送醫過,而且還在家中放了四天。現在詢問要怎麼處理,感覺像是要在未通報警察的狀況下火化遺體。

但他還是很耐心地先在網上回答問題,他說,以自己從事殯葬業的經驗,這一定要報警,然後報請檢察官驗屍,並解釋檢警如何處理疑似非自然死亡的流程。他強調「小朋友已經過世4天,真的不能再拖了,否則大體一但有了腐敗情況,整件事情會更複雜,更難處理!」

阿偉最後還特別留言給PO者:「如果您相信小弟的話,不妨先跟我連絡,我電話中先告訴您大概要怎麼處理,否則小朋友已經過世了,沒有好好處理,搞不好到時候大人更得背上相關的刑事責任,那就不好了!」

於是,阿偉在問題下方留下電話,並留言給PO文網友。但當下PO文者並未及時在網上回應。直到隔天一早,一名女子才打電話給阿偉,而且真的如阿偉所料,就是小孩家屬要詢問屍體要如何處理?

難以逼視的死狀

這名女子告訴阿偉,小孩在家中已死亡4天,家人不知道要怎麼處理,請阿偉前來幫忙。

阿偉告知來電者,稱他會前去了解狀況,但掛上電話後立刻報警,會同警方來到位於台北縣蘆洲市中原路的死者家。

11月16日上午,阿偉和警方一同來到死者家,眾人一進入死者房間,就聞到撲鼻的屍臭味,果然發現一具以棉被包裹住的小孩屍體,而屍體旁邊則放了一台電風扇,並擺滿了一大堆從超商買來的一包包冰塊。死者家屬疑似是想用電風扇吹冰塊掩蓋屍臭。

警方打開棉被,裡面是一具女童的屍體,而經過了多天擺放,屍體已浮腫,但仍看得出全身有多處瘀傷,頭部曾經遭到撞擊。

阿偉以殯葬人員的身分檢視屍體,他發覺女童眼睛睜開、臉部發黑。雖然女童媽媽與表姨都說女童在是睡夢中往生,但睡夢中死亡,眼睛應該是緊閉的。

這絕對大有問題!

員警立刻封鎖現場,並調查家中成員,懷疑女童死因不單純。

死亡女童名為李琬嬿,時年4歲,她跟著母親李玉禪寄住在李玉禪的表姊家,疑似遭到家人施虐致死。而周家一家六大兩小同住一個屋簷下,竟然就這樣伴屍生活了4天。

寄人籬下,只能低頭的怯懦

警方調查,11月12日下午4點左右,女童曾告訴母親「頭暈要去睡覺」,當時家人不以為意,繼續做家庭代工。到了晚間8點打算叫她起床洗澡時,女兒沒有反應。仔細一看才發現她嘴唇發黑斷了氣。

警方勘驗過屍體後,認為死者是被家暴致死。死者母親、兩名表姨周靜宜、周鳳珍及另三名同住一屋的家屬,隨後被帶往轄區的延平派出所進行偵訊,警方懷疑三人罪嫌重大。

當天接近中午時,媒體便得知訊息,紛紛湧向延平所,附近居民見媒體大陣仗採訪,也聚眾圍觀了起來,整個派出所就像是被包圍般。

當時媒體報導的畫面

起初,女童母親李玉禪表示因為女童有時候會不乖,所以坦承自己會稍微動手管教一下,兩名表姊也把施暴者的矛頭指向李玉禪。但警方在訊問過程中,認為李女說法有保留,且從她的訊問態度及懦弱個性看來,不像是那種會對孩子施暴如此嚴重的母親。

後來警方突破心防,李女才崩潰哭稱,「怎麼辦,他們都要把責任推給我」,還說「很為難,女兒是我的,我寄住他們家。」

警方從母親處,得知真正的行兇者是死者兩名表姨周靜宜、周鳳珍。兩人常以女童吵鬧為由,徒手腳踹毆打並拉女童的頭部撞牆,有時心情不好也會以棍棒教訓孩子,甩巴掌更是家常便飯。而女童死因則是椎異位受傷、腦幹出血引發神經性休克致死,可能就是被表姨拖去猛力撞牆所致。

可能有人會問:表姨家暴時媽媽哪去了呢?我不相信她沒問題?

她當然有問題,而且問題很大。

一再上演的小媽媽的故事

後來檢警釐清案情:11月12日,二表姨周鳳珍把女童綁住手腳,關在房間裡;中午吃飯時,周鳳珍又痛扁女童,活活把她打到頸椎脫臼致死。而此時李玉禪就在房門外聽到女兒挨揍,卻未阻止而讓女兒送命,釀成這宗人倫悲劇。

死者母親李玉禪就是所有悲劇的開始,她因為寄人籬下,不敢反抗表姊、保護孩子,只能在一旁看著,任由表姊將自己的女兒活活打死。

為什麼一個媽媽會這樣不顧孩子的生死,任由人虐待?這要從她的過去談起。

李玉禪17歲的時候和男友相戀,原本以為是青春年華的美麗戀情,但兩人在偷嚐禁果時未做好安全措施,導致李女未婚懷孕,不久後產下一女即是後來死亡的女童李琬嬿。

李女未婚生育過後放棄了學業,和男友在台南同居專心養育女兒。如果能就此安穩過日,倒也算是幸事。怎想到同居後的男友,不再是過去那個帥氣開朗的男孩,男友開始嫌棄起李女,動輒對她家暴。

因為受不了男友長期暴力相向,李女在2009年10月1日,帶著4歲女兒逃出與男友的同居處,北上投奔兩名表姊。兩人與大表姊周靜宜住同一房間。

女童一開始還在表姨家度過一星期的好時光,但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後來由於李女必須長時間在外找工作,因此女兒被單獨留在家中。而原本還算接納孩子的兩名表姨,開始對小朋友不耐煩起來。

一開始,兩名表姨只是要女童罰跪,之後演變成為掌摑。後來變本加厲,只要女童稍有不聽話,就是五花大綁關在房內,並拳腳相向,棍棒伺候。

女孩的哭喊求救聲聽在媽媽的耳裡當然是難受,但李女發現,她根本無能為力,她才剛逃離男友的魔掌,如今來到表姊家中寄人籬下,而且她求職不順,只能跟著表姊一起做家庭代工,所有的生計都要仰賴表姊。

她不想要再被趕出去了,所以她告訴女兒要忍耐,只有乖乖聽話,才能繼續住在這裡,否則她們只能流落街頭。但兩名表姨的家暴越來越過分,這已經不是要孩子乖乖聽話就能避免。

可是李玉禪能怎麼辦呢?她什麼辦法都沒有,她離不開表姊家的庇蔭,沒有自力更生的能力。或許我們可以這樣說,這是一個無能的母親為了自己的生存,導致後來葬送了孩子生命的故事。

那麼這個孩子就這麼該死,沒有一絲活著的機會?

其實應該是有的。

逃離虎口,卻落入地獄,最後又離開人間的女孩

10月27日,死者家樓下一間食堂的員工,發現女童不哭不鬧地乖坐在食堂外。他原以為是走失兒童,但不管怎麼詢問,女童都不回答。食堂員工擔心女童沒有吃飯,拿東西給她吃後,以失蹤兒童的名義報警協尋。

延平所的員警到場詢問後,得知女童就住在樓上。將她送上樓後,口頭訓誡屋內大人應妥善照顧小孩,不應該離開大人視線。

後來想想,當時是不是因為媽媽不在家,女童又被打罵了,才會偷偷跑出來找媽媽?

她想逃離那個地獄般的地方,但是媽媽離不開那個家。

如果那時候,女童能和食堂員工,或是後來到場的警察,多說些什麼,那怕是大聲哭鬧都好,那悲劇是不是就不會發生?

但女童已經被家中那些大人,「教訓」得不敢哭鬧、不敢出聲音,只是乖乖坐在騎樓。員警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把她送回了虎口。

半個月後,她就成了一具旁邊塞滿冰塊,吹著電風扇的遺體。而這距離她們母女搬進表姨家,才不過一個多月。

此案最後,二表姨周鳳珍被依傷害致死、傷害、妨害自由等罪判12年徒刑、大阿姨周靜宜則依傷害、妨害自由等罪,判處3年徒刑。而坐視自己孩子被家暴致死的死者母親李玉禪,也被認定是共同正犯判處8年徒刑。

那年警方移送3人時,我就在她們面前拍照,3人皆默默不語。李玉禪在安全帽下的神情,我仍然記得。

如今李玉禪應該也已服刑期滿出獄,回歸社會。我很想問她:「還記得妳的孩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