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宅滅門血案(三)珠海特區

檔案調閱433次

因為是上流社會的滅門血案,各種陰謀論甚囂塵上,檢警應接不暇,又有記者搧風點火,一時間「珠海特區」成為眾人目光,昔日的高級住宅區,成為治安最敗壞的黑暗角落。

所有的豪宅都會匯聚在城市最精華的地段,翠嶺路出將入相,和鄰近珠海路的豪宅,平分了北投的山光水色,張學良、于右任等名人故居的加持,讓北投的房價扶搖直上。住在這裡,大屯山系與磺港溪、地熱谷奇觀盡收眼底,公侯將相、富商巨賈的別墅俯拾即是,沒有一點家底聲望,還住不進這溫泉鄉裡幾乎沒有生活機能可言的山邊豪宅。不會停電不會停水,沒有施工噪音,路面絕對平整的名人巷,那個「珠海特區」聲名大噪的年代,中國珠江三角洲的經濟特區甚至都還沒開放。

細究查宅原先迎接外賓的用途,以及後來入住查宅的家庭成員結構,可想而知,查宅應當是相當豪華的物件,再加上傭人司機的配置,時任東海中學校董的查綏之,本來就不是泛泛之輩。

以培育職業學生為目標的私立中學

1961年,台灣教育部規定,省政府辦理公立高級中學,各級縣市政府辦理公立初級中學,由於私立學校不受此限,1962年,查綏之和程慕頤等人,帶領了一群浙江同鄉,在三重創辦了私立東海中學,保有初級中學與高級中學兩個學制,每學制各有兩個班級,第一屆約有一百多位學生。第一任校長程慕頤雖然曾經替國民黨的訓練青年特務,專擅培養職業學生,以滲透共產黨的教育體系的方式,直搗內部核心,奪取重要情資,或進行顛覆工作,但這種以政戰為目標的教學經驗,無法活用於一般國民教育所需,而且校董們多半招攬自家人在校內擔任要職,私相授受的情況非常嚴重,私立東海中學雖然有完全中學的優勢,但起初的校務發展得並不太順利。

後來東海中學的校董股東幾番改組,得查綏之的保舉,查家長子查名仁執掌東海中學的財務經營,次子查名杰負責人事管理,查名婉則是校董事,一家人都仰賴著這間私立學校吃穿,領有高薪,生活優渥到甚至有點花用浪費的程度。

例如兩兄弟長期流連忘返於聲色場所,是當時酒家與賭場的熟客。案發之後,檢警從酒家的小姐口中問出了一些查氏兄弟的個性與習慣,包括查名杰的性情容易豹變,或是他的身家很好,但是小費紅包都給得不甘不願,有時候一個人才五十元。查名杰在酒店小姐口中,不是很好的客人。

而查名婉於1973年,成立了一家資本額兩百萬的金鵬企業公司,那還是她的丈夫嚴以勤被起訴的第二年,彷彿沒有受到任何影響,家中遭逢打擊,查名婉還有能力成立企業公司,不管她是掛名或是實質負責人,都展現出查家不容小覷的經濟實力。

嚴以勤不服判決結果,入監之前,他曾揚言要向世人公諸真相、揭發高層官官相護的弊端。或有人認為就是這樣才引發了查宅血案的殺機。但這個說法跟兇嫌彭必成無關,所以只能算是一種合理的臆測。

輿論帶風向「同性戀情」引殺機

查宅血案剛爆發出來的時候,根據查綏之和查名婉的描述,家中總共短缺了新幣十二萬餘元,港幣四千餘元與一張日幣萬元鈔,警方便朝殺人取財的方向偵辦,約談了好幾位可能跟查家結怨,或是有財務糾紛的人。例如嚴以勤和他的前妻並未談妥贍養費的支應、與查名杰來往密切的曹姓女歌星曾獲得查名杰很多資助、被查名杰帶出場過的所有舞女、被密告曾和查名杰過從甚密的印尼吳姓僑生等等,檢方從金錢關係、情感關係著手,希望能過濾查宅所有人的交友關係,以利盡速揪出血案兇手。

最主要被約談的對象,絕大多數都和查名杰有關。這是警方非常大膽的假設,認為兇手可能是衝著查名杰而來,所以才能將之一刀斃命。然而,這個假設並不是來自警方的官方說詞,而是在媒體報導之後,警方調查案件的方向愈來愈趨向和查名杰有關,甚至環繞著查名杰。渾不知是警方作球給記者,還是記者帶來靈感給警方,當《自立晚報》刊出斗大的「同性戀」三個字,而《中國時報》和《聯合報》又欲蓋彌彰地用「床上聊天」、「徹夜聊天」等字眼,媒體刻意報導查名杰的同性戀傾向,可能是他致命的原因等等,吹起一股譴責同性戀的輿論風向,似乎又更淡化了查宅家族成員結構的重要性。不只是《自立晚報》靠著系列報導賺了一波聲量與訂閱量,向來針對社會案件穩定輸出,用字遣詞小心謹慎的《中國時報》和《聯合報》也突破新聞局的管制,大篇幅開拓各種關於查宅血案的社論題材,簡直不吐不快。

同性戀媒體被塑造成有錢人的特殊癖好,以及查名杰的死因。警方也這樣順勢辦案,五度傳訊彭必成,將他的背景耙          梳乾淨,並且針對他的妻子林玲誼和父親彭煙雲施壓,旁敲側擊。彭必成原先是學烹飪出身,後來考慮轉作計程車司機,但因為沒錢買車,只能作罷。他和查名杰原來是軍中同袍,兩人退伍後沒有聯絡,卻偶然在西門町相遇,發展出同性之間的性愛關係。他猶記得查名杰的家世背景,所以屢屢向查名杰提出借貸的需求,查名杰沒有回應這樣的要求,但宣稱他在東海中學負責人事管理,可以幫他謀得一份收入頗豐的職業,因此彭必成才進一步地和查名杰往來。

5月3日,警方第五度傳訊彭必成,可能是先前施壓奏效了,彭必成跑到彭家後院空地,割腕割喉自殺,遺書也寫明了他的犯案過程,被警方扣留。

根據彭必成的說法,案發當晚,兩人在查宅燕好,因為都喝了一點酒,彭必成提起借貸與謀職之事,引發查名杰不悅,一怒之下,彭必成痛下殺手,並將屋內聽見打鬧聲的查宅家人全部殺死。搜刮了所有的現金後,開著雪佛蘭揚長而去。

這個說法,也符合法醫對查名杰的屍檢報告。查名杰生前有與人發生性行為,他的胃中有精液殘留,而精液的血型,與彭必成相符。男人的肚子裡有別的男人的精液,林玲誼哪裡能承受這樣的打擊,當她聽到警察這麼跟她說明,並且分析彭必成可能要面臨死刑時,林玲誼腦中馬上浮現了每次彭必成夜不歸家的那些虛假藉口,原來都是跑去搞男人、捅屁眼,心裡一陣作噁,便把彭必成交給她善後的卡賓槍刺刀和一把尖刀的丟棄位置告訴警方,更勸彭父彭煙雲把彭必成從查宅偷走的現金都拿出來,要大義滅親。

彭必成送往台大醫院急救了一天,恢復意識之後,根據他的遺書與自白,還有他妻子所提供的凶刀丟棄地點以及巨額贓款,正式宣布偵破查宅滅門血案。將彭必成羈押在台北看守所後,為了追查卡賓槍刺刀的來源,彭必炎的涉案,才因此浮出檯面。

除了軍方專責彭必炎的判決,6月29日,台北地方法院依陸海空軍刑法,判處彭必成兩個死刑。彭煙雲因湮滅證據被處有期徒刑三月,寄藏贓物有期徒刑十月,林玲誼亦因湮滅證據被處徒刑三個月。

7月15日高院二審,林玲誼與彭煙雲被控湮滅證據部分沒有上訴,但因為他們配合辦案,所以都是從輕量刑。

8月20日最高法院三審定讞,彭必成依然是被判處兩個死刑,並在8月27日執行槍決。按照現有的資料推斷,這應該是戰後第一起,遭判死刑並且執行的雙性戀兇手。

如果彭必成真的是雙性戀的話。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