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命速食店: 麥當勞爆炸案 (上)

唐嘉邦/調查員 檔案調閱765次

「救護車!快一點啦……」

即便已經過了28年,這句聲嘶力竭的呼喊仍聽得讓人揪心。

1992年4月28日,台北市民生東路三段的麥當勞驚傳遭人放置炸彈,刑事局特一隊員警楊季章在拆除炸彈過程中,不幸引爆炸彈,當場雙手遭到炸斷,內臟破裂大量出血。同仁們雖然緊急呼喚救護車將他送醫急救,最終仍不治身亡。沒人想到原本應該是一家大小和樂聚餐的速食店,卻成為有心人士攻擊目標。

天外飛來一通恐嚇電話

案發當天下午2點40分,台灣最具指標性的美式連鎖速食餐廳麥當勞的台灣代理寬達總公司,接獲一通恐嚇電話,電話那端一名男子聲稱:「聽不清楚你自己負責啊,信義路世貿過松仁路第一支電線桿,上面有字條,趕快去拿。」這通沒頭沒尾的電話,讓麥當勞員工不知如何是好。

麥當勞拿到了這封手寫的恐嚇信,信上文字是用尺描著一橫一豎寫的,顯然是要避免被警方查出筆跡,信上寫著:「今晚十點前,若無準備六百萬,即刻執行極端報復。」

正當大家還在懷疑這是不是惡作劇時,不久後歹徒又打了第二通電話,稱在麥當勞總公司附近的四維路一處停車場又留有字條。現場發現一個提神飲料「康貝特」的空罐裡,放了一張紙條,這張紙條上以電腦打字指出,民生東路敦化北路口的麥當勞民生店放置了一枚炸彈,要向麥當勞勒索600萬元,全部要1000元的舊鈔。

麥當勞趕緊要民生店員工在店內查看,果然在店內男廁的天花板上,發現一個半斤裝的茶葉罐,上面寫著「勿動炸彈」。麥當勞員工這才知道這不是惡作劇,趕緊報警,並疏散客人。

天花板上精心設置的爆裂物

當時專門處理爆破案件的單位,是保一總隊派駐刑事局的「特殊事件處理隊」簡稱「特一隊」,隊員楊季章、劉應中、葛永興、組長李東平等人獲報後立刻趕到現場。當時不只警察,連許多媒體也獲知麥當勞遭到恐嚇並放置炸彈的消息,紛紛來到現場採訪。

警方透過手持式X光機掃描,確認放置在天花板上的是「水銀抗動裝置炸彈」,這是一種相當難處理的炸彈。所謂「水銀抗動裝置」,原理是水銀在容器內會因重力關係有流動性,而晃動時如果導致水銀接觸到兩端電極時,就會導電引爆炸彈。因此,想要在處理過程中不使水銀晃動,難度極高。

由於這顆炸彈被放置在狹小的天花板上,極難取出拆除,移動過程中稍有不慎就會導致水銀晃動接觸到電擊引爆。因此,對於當時在台灣仍屬草創階段的防爆小組來說面臨了兩難。

警方不可能任由炸彈繼續放置在速食店的廁所天花板上不管,但在不知道炸彈威力有多強的情況下,擔心如果直接在原處引爆可能會對整棟大樓的結構有嚴重破壞。

但要如何移動炸彈,在沒有更先進的裝備輔助下,勢必要由人力負責移除。

只是,誰要來負責移除炸彈?

在沒有先進裝備的協助下,這是一項賭上性命的任務,如果完全沒有人自告奮勇也屬人之常情。但是,有人站出來了,是年僅24歲,警專七期,畢業才兩年的特一隊員楊季章。他說:「今天是我值班,就讓我來處理吧!」

英勇殉職

晚間7點左右,楊季章穿起防爆衣,戴上頭盔面罩,這是他唯一有的裝備。楊季章要其他人員全部退到外面,他獨自一人留在男廁內拆彈。長官在行動前,還特別囑咐他:「如果有什麼狀況,你馬上下來。」

由於「水銀抗動裝置炸彈」極為敏感,在拆除炸彈時,需耗費極大的專注度及體力,心理承受的壓力及死亡恐懼更是難以言喻。因此,在拆除過程中,在外的隊員劉應中曾幾次向楊季章詢問:「要不要換手?」但楊季章仍說:「不用啦!」他堅持是自己值班,就由自己來處理。

就在此時……

「砰!」

廁所內忽然傳出爆炸巨響,原本在外面貼著牆壁,仔細聽著裡面狀況的劉應中,嚇了一大跳,霎時間耳朵因為這個轟然聲響什麼都聽不到。同時爆炸導致的玻璃碎片也全部衝出廁所外,甚至使得部分員警掛彩。

這時所有人心裡只想著一件事:「楊季章呢?」

大家趕緊衝進廁所,只見楊季章雙手手腕以下遭到炸斷,防爆頭盔炸裂、防爆衣外層被炸破。眾人趕緊呼叫救護車及急救人員前來搶救重傷的楊季章。

當時的電視台記者,拍下爆炸後的現場影像。只見劉應中衝到室外,大聲嘶吼,哀鳴般的喊叫:「救護車!快一點啦……」

這個畫面,無論是在當年還是28年後的今天,看過的觀眾無不為之鼻酸。

楊季章被送上救護車後,意識已不清,而他因為內臟被震波震碎導致氣胸,不斷吐血,送往長庚醫院急救不到一小時,晚間8點,便因內臟破裂失血過多,宣告不治。

說個題外話,其實這位殉職的楊季章還有一個身分,便是當時的玉女歌手蘇霈(歌手蘇慧倫的姊姊,本名蘇愛倫)的男朋友。蘇霈後來曾在訪談中透露,她與楊季章是在高中同學牽線下認識,被楊季章的高大帥氣給吸引,於是自己主動追他成為一對,她說楊季章是她認識最隨和、單純的男孩子。

案發前一個月,因為蘇霈正忙著籌備新專輯發片,而楊季章也由於工作性質的關係,兩人幾乎碰不到面。怎料到就突然發生這個意外,案發後,蘇霈趕緊跑到醫院,但已來不及見男友最後一面。

4枚炸彈引發恐懼

讓我們回到案件本身。

當天晚間9點多,警方在第一通電話所稱的松仁路現場,於電信局對面草叢,發現一枚歹徒放置的「說明彈」。這是一枚和民生東路麥當勞引爆相同的「水銀抗動裝置炸彈」。為什麼叫「說明彈」呢?因為它的附近放有一張說明紙條,告知如何拆除水銀炸彈。由於這次炸彈是在室外,警方防爆人員直接在遠處利用水砲引爆,沒有造成人員傷亡。

命運就是如此殘酷。如果警方能早一步找到這枚「說明彈」,是不是能避免一條無辜的年輕生命犧牲?

一天之內兩枚炸彈爆炸,奪走一條人命。然而,這還不是結束……

隔天4月29日下午2點,位於台北縣永和市的麥當勞永和店男生廁所天花板上,又發現了一枚茶葉罐製的炸彈。

但這次,店內員工還未等到警方人員到場,就欲先自行處理。襄理陳建中、店員杜家慶,試圖在遠處用長竹竿想要移動炸彈,沒想到仍然引爆敏感的水銀炸彈,兩人分別被炸成輕重傷。廁所附近有兩名小學生正好在用餐,也不幸遭到炸彈碎片割傷。

爆炸消息傳回麥當勞總部,時任麥當勞總經理的孫大宇趕緊招開緊急會議商討對策,要求各分店立刻展開清查。沒想到15分鐘後,果然傳出台北市林森北路麥當勞內,也發現了一枚茶葉罐的水銀炸彈。

這次麥當勞員工沒敢輕舉妄動,警方到場後,立刻疏散封鎖現場,考量這幾枚爆裂物的爆炸威力並不足以破壞大樓結構,決定不再移動炸彈,直接在現場引爆。傍晚6點27分,警方在現場以水砲引爆,並未造成人員傷亡。

兩天之內,歹徒放置了4枚炸彈,其中3枚放在三間麥當勞分店,共造成一名員警身亡、兩名麥當勞員工受傷。麥當勞立刻宣布,全台57間麥當勞分店,即日起全部停止營業,避免再給歹徒可乘之機。除麥當勞外,這個炸彈恐懼也蔓延到其他速食店業者,麥當勞的競爭對手肯德基隨後也跟進,宣布暫停營業。

一時間風聲鶴唳,大家聞彈色變,而歹徒卻仍然躲在迷霧中。麥當勞宣布,絕不會與歹徒妥協支付600萬元贖金,反而是要提供懸賞獎金,以600萬贖金的金額加碼雙倍至1200萬元,給提供線索者。警方也同時提供1000萬元的破案獎金,雙方總計2200萬元的獎金,創下當時台灣的破案懸賞獎金金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