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來自明德班的死亡脫逃: 謝坤倉命案

唐嘉邦/調查員 檔案調閱1505次
謝坤倉命案

7年前喧騰一時的洪仲丘案,因其在營區禁閉室遭到不當體罰凌虐致死,引發社會大眾對軍中管教問題的注意。不過,當過兵的人都知道,部隊裡還有個比禁閉室更可怕的地方,叫做「明德班」。這次,我們要說的案例便是一個來自於明德班的故事:1995年,海軍陸戰隊一名義務役士兵謝坤倉,因為試圖逃離地獄般的明德班,在逃亡後遭到圍毆致死的案件。

惡名昭彰的「明德管訓班」

「明德班」的全稱為「明德訓練班」,但很多人稱它是「明德管訓班」,因為這裡就如同早期的流氓管訓班,專門收容軍中不易管教的「頑劣分子」。通常會進來這裡的人,都是長官不願事情鬧大、弄到軍法審判層級,或是些犯了錯但不至於送軍法審判程度的阿兵哥。

早期在明德班,每個人關獨居房,接受極端辛苦的體能磨練。負責管訓的士官兵,不僅動輒就是言語霸凌及不當體罰,還有各式各樣的玩兵花招,可以讓被管訓的士兵生不如死。據說,不管是服役前在社會上混得多大尾的流氓兵,聽到要被送來明德班照樣都會嚇到腿軟。因為,傳說這裡就像是地獄一樣。

那麼,發生自明德班的謝坤倉命案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夜裡來的電話總不祥

1995年8月31日晚間9點50分,一通來自高雄縣鳳山市海軍明德訓練班的電話,驚動了已準備安歇的謝家一家人。

謝丙圳、吳招美夫婦倆接到來自明德班的電話,說他們21歲的兒子謝坤倉,正在陸軍八○二醫院開刀動手術,要家屬到場簽字同意。謝秉圳夫婦詢問兒子發生了什麼事?軍方卻只吞吞吐吐地表示,謝坤倉下午在訓練時爬牆不慎跌倒,撞及頭部,經過敷藥後有嘔吐現象,於是在晚上七點送八○二醫院,院方表示要緊急開刀。

謝坤倉原本是海軍陸戰隊陸戰99師的義務役一兵,這是他在明德班接受管訓的第三天。謝坤倉於1994年12月16日入伍服役,可能是因為他年紀輕輕便成家,甚至已育有一子,思家心切,從入伍以來已有八次不假離營及逾假紀錄、四次逃亡。1995年4月24日曾遭軍法判處有期徒刑一年,所幸緩刑兩年,沒有入監執行。

儘管如此,謝坤倉回營後還是不斷逾假,即便被關禁閉仍然脫逃,所以被部隊長官依「軍紀再教育實施規定」送往鳳山明德訓練班管訓,被編入第二中隊。鳳山明德訓練班是負責豐原以南、國軍部隊內回役官兵和頑劣官兵的教育訓練工作單位。

謝坤倉的父親事後曾向媒體表示,謝坤倉在海軍陸戰隊接受兩個月的中心訓練後,分配到林園海軍陸戰隊服役,因離家近,常偷溜回家,他與謝母認為這樣下去不行,才和部隊研究先送明德班三個月,看能否靠著嚴格訓練改善,之後再讓兒子去外島服完役期──沒想到卻讓兒子在這送了命。

顯然破綻百出的解釋

發生意外的謝坤倉送醫進行手術後,家屬起先不疑有他,只當兒子是在訓練時不小心受了傷,因此開刀後繼續在院看護。但謝坤倉始終昏迷不醒,院方評估情況不樂觀,家屬才越想越不對勁,懷疑起部隊的說詞。

兩天後的9月2日上午,軍方約了家屬,包括謝坤倉的父母及叔叔嬸嬸,前往明德訓練班勘查現場。訓練班主任這才說明,謝坤倉當時是為了逃離營區,翻牆跳出去後才摔傷的。

軍方向家屬表示,謝坤倉利用勞動時間整理菜園時,翻牆逃亡摔傷後被抓回。返營後,明德班先讓他洗澡、換衣,並在此時發現他的手腳與後腦都有傷痕,同時將身上傷痕拍照,研判這些傷口是在翻牆時被鐵絲網割傷,以及從圍牆落地時撞擊到頭部。

明德班也告訴家屬,謝坤倉稍後又接著參加部隊集合、唱軍歌、晚餐,甚至還吃了兩碗飯,始終表現得很正常,之後才將他送至禁閉室隔離。而在這之前,謝坤倉均稱自己相當正常,沒想到進入禁閉室約15分鐘後,醫務士前往送藥時,就發現他幾近昏迷,幹部於是緊急將其送往醫院。

不過在家屬到鳳山明德班現場察看後,發現軍方人員所說的摔傷地點,即營區外的圍牆下是泥濘的香蕉園,而圍牆高度僅三公尺,認為謝坤倉不可能在此撞傷頭部,對軍方的說法生疑;明德班方面在家屬的質疑下才透露,其實謝坤倉翻過牆後還跑了八百公尺到附近的洗衣店借了一百元,準備找藉口搭計程車回家,二十分鐘後才被軍方人員抓回。

聽到這個說法,家屬對軍方說詞的懷疑甚至更深,質疑謝坤倉如果在翻牆時已傷及頭部,還有可能跑八百公尺躲避軍方人員的追緝嗎?而且謝坤倉的頭部受傷部位不只一處,傷勢不太像是摔落造成,更像是被軍方毆打所致。不過,軍方矢口否認曾對謝坤倉施暴。

欲蓋彌彰的事後行動

9月2日晚間,家屬約了當地里長一同前往謝坤倉曾躲藏的洗衣店,詢問店家的說法。老闆表示,8月31日當天下午,謝坤倉進入店內時臉色蒼白地向他說要借躲一下,否則會被部隊人員活活打死。躲了約20分鐘,謝坤倉以為沒事、走出店門查看,剛好被還在附近搜尋的軍方人員發現,於是他又折返躲回店內,幾名士官兵則隨即追進店內抓人;謝坤倉情急之下跑上二樓,但還是被抓到。後來他只聽到一陣敲擊聲響,謝坤倉渾身無力地被帶下樓,由軍車載走。

洗衣店老闆還偷偷對家屬透露,就在家屬造訪的這天上午,軍方人員曾到店中,要他在筆錄上簽字蓋章,以證明軍方人員沒有聚眾用凶器圍毆謝坤倉等情事,但被他拒絕。

儘管經過多天搶救,但原本持續昏迷呈現腦死的謝坤倉,終於還是在9月4日凌晨宣告不治。同一天,謝坤倉的家屬找上立委張俊雄協助召開記者會,聲淚俱下地控訴軍方虐死謝坤倉,希望能查出真相,討回公道。

當天下午,海軍陸戰隊也隨即回應家屬的質疑,發布新聞稿公布謝坤倉的死亡經過。新聞稿中指出,謝坤倉被逮捕時手腳與後腦就已有傷痕,明德班即派醫護人員及隊職幹部擦藥觀察。晚間7點10分,醫護士餵藥時發現他近似昏迷,7點半時轉送八○二醫院,並通知其家屬照料。陸戰隊強調,對於謝坤倉的亡故也十分惋惜,希望外界在真相出爐前不要妄加揣測。

隔天9月5日,軍方對謝坤倉的遺體展開驗屍,由海軍陸戰隊軍法處長何政泰率軍事檢察官,以及法醫蔡善教進行勘驗,死者家屬親友和立委張俊雄助理也在場觀看。法醫認為,謝坤倉全身雖有十多處擦傷,但都不是致命傷,真正死因是顱內出血致死,至於是被毆打或是自摔死亡,必須解剖才能判定。

但死者家屬認為,謝坤倉如果不是被毆打,全身不會出現多處傷痕,尤其是背部有一條長20公分帶狀的傷痕,應是木棍之類所為,質疑軍方在追捕或是管教時使用槍托、棍棒攻擊謝坤倉,最後活活將謝坤倉打死。而且軍方驗屍時沒有聘請民間法醫相驗,讓他們感到不滿,要求交由具公信力的法醫擇日解剖,判明死因。

才接掌明德管訓班主任三個月的海軍陸戰隊上校楊瑞勇也在相驗現場,他回應家屬稱,當時參與追捕的警衛連正好在進行排球比賽,大家聽到有人脫逃時立即追出,因此絕對沒有持棒棍等物品,逮獲謝坤倉後也沒有毆打之情事。

戳破重重謊言的目擊證人

就在軍方信誓旦旦、絕無不當體罰和毆打之際,9月8日,受家屬委託的立委張俊雄找到了三名案發當時的目擊證人,而他們的證詞完全戳破軍方的謊言。

一名路過的目擊者表示,他親眼看到當天謝坤倉被從洗衣店抬出來後已經沒有反應,但還是遭到四名男子不斷地用腳兇猛地踢其胸部及腹部;一名在洗衣店對面的麵攤女老闆則指出,當時她看到十多名男子手上拿著木棒及木槍,將洗衣店包抄,不久就將謝坤倉抬出,這時他雙手已垂下,似乎沒有什麼反應。

另一名目擊者則回憶,當時十多名軍人將謝坤倉抬出洗衣店,謝坤倉已無法站立,整個人軟倒,但還有士兵大喊著:「他媽的!假死!」接著就看到不少人用力踢謝的身體,不久謝就被抬上軍車離去。

張俊雄當天偕同目擊證人召開記者會,除了痛批軍方不只不當管教導致學員致死,還公然說謊,同時也對逮獲謝坤倉處的洗衣店老闆不斷施壓,先是要求對方在不實筆錄上簽名,接著又連續多日加以騷擾,令老闆不敢公開作證,幸好有其他目擊證人願意出面說明案發經過。

就在目擊證人出面指控軍方施暴過程後,輿論一片大譁。由於海軍在不久前才剛發生黃國章案,現在又出現明德班謝坤倉案,導致海軍總司令顧崇廉震怒,要求務必依法嚴辦相關涉案和失職人員。

而顧崇廉之所以會如此生氣,一來是官兵在追捕謝坤倉的過程中違法濫權,二來是從明德班到陸戰隊在事發後的說詞,及向上呈交的調查報告根本漏洞百出,擺明是在「欺上瞞下」,集體作假。

偽造筆錄與假造證據

軍方專案小組見風向不對,也終於改口,稱謝坤倉死亡案經軍事檢察官偵訊,初步認定明德班確有部分人員涉嫌在案發過程中違法。

軍方專案小組調查後認為,謝坤倉生前曾遭到兩次圍毆,一次是在洗衣店被官兵緝獲時,而謝被帶回明德班營區後,又遭官兵圍毆了一次,參與的官兵至少有十員以上。

同時,軍方專案小組還發現,謝坤倉案發生後,明德班相關隊職官兵曾會商製作假筆錄,同時又讓謝坤倉脫上衣拍照,聲稱謝被捕後所受外傷,是逃亡時遭鐵絲網劃破所致。另外有關目擊民眾部分,如洗衣店老闆的訪談筆錄,軍方始終無法取得,洗衣店老闆拒絕在軍方捏造的筆錄上簽字,部分官兵涉及偽造文書,製作假筆錄和證詞。

9月12日,刑事局法醫博士楊日松南下相驗解剖謝坤倉屍體。楊日松在解剖後指出,死者的致命傷在頭部,共有五處,證實確為「外力所致」,而且他初步判定至少有三種不同類型的兇器。

由於目擊證人指證歷歷、原始調查報告造假,加上法醫解剖認定是人為致死,軍方的謊言一層層被剝落。9月13日,行政院長連戰、國防部長蔣仲苓分別表示,涉及明德班謝坤倉被毆致死案的相關人員將從嚴處分,絕不寬貸。

國防部副部長趙知遠甚至指出,謝倉坤案的發生,及明德班主任楊瑞勇「矇蔽」上級的做法,真是「做夢都沒想到的事」。因為謝坤倉案發生之初,逐級向上反映的報告,都說沒有不當管教情事,國防部不會故意對外界說謊,但沒有想到是受到下級單位矇蔽。

自屍體解剖驗出謝坤倉的死因是由外力造成之後,立委張俊雄立即邀集16名律師,組成「謝坤倉命案律師團」,義務協助謝坤倉家屬向海軍陸戰隊司令部請求國家賠償,並全程監督軍事審判過程。

9月25日,軍事檢察官蒲俊偉偵查終結,將海軍明德班上校班主任楊瑞勇、上尉中隊長蘇永松等11名幹部及6名管訓班的學員,依傷害致死等罪嫌提起公訴,並請法官對楊、蘇二人從重量刑。

檢方的起訴書中,終於還原了當天案發的全貌:

8月31日下午,正逢第二中隊管訓學員的勞動服務時間,原本就已對軍中生活極不適應的謝坤倉,在接受兩天的地獄式管訓後,不僅沒能「矯正」,心理更是瀕臨崩潰邊緣。於是他故態復萌,急欲逃離此處,利用戶外勞動服務時間,伺機尋找機會。

下午4點50分許,謝坤倉果真找到脫逃機會:他趁著明德班的戒護管理幹部一時疏於注意,竟然一溜煙地翻過部隊圍牆潛逃。不過就在他翻牆之際,哨兵立刻發現、吹哨制止,明德班警衛連人員及二中隊區隊幹部等人,隨即率員出營追捕。

謝坤倉在逃離營區後,跑了約八百公尺,躲進一間洗衣店後不久被逮獲。明德班二中隊區隊長李裕誠、黃世傑二人因為是謝的直屬長官,對於謝坤倉的一再脫逃十分生氣,在當場即持鋁棒毆打謝坤倉,再將其押回明德班,而在返回明德班時,二人又將謝強拉下車,造成謝的腳部多處挫傷。

當謝坤倉被抓回時,班主任楊瑞勇未依規定將謝交由法定人員處置,反命令行政組長楊源鐘前往二中隊,唆使中隊人員在管教謝坤倉時,用棉被將他裹起來「修理」。二中隊區隊長吳賜文傳達指示後,包括中隊長蘇永松及所屬幹部、受管訓的學員,將謝坤倉帶至中隊大寢室,然後由吳賜文拿出警棍及鋁製球棒,再由多名士官兵以拳腳、啞鈴、棍棒毆打謝坤倉的胸部、背部及頭部等處,使謝多處受傷。

之後蘇永松離開前,留下分隊長呂諸峰及8名管訓學生,並指示他們對謝坤倉「看著辦」。呂諸峰等人「揣摩上意」,結果謝又被多人以棉被包著痛打一頓。事後由楊瑞勇下令將謝送往隔離室安置。不久後,謝坤倉在隔離室中就發生口吐白沫的情形,隔離室人員發現後將他送診療室再轉送醫院急救,因傷重不治。

以上便是謝坤倉在試圖逃離明德班後發生的細節,而家屬始終質疑的死因,直到此時才隨著起訴書的出爐還原了真相。

眾人的惡

軍檢偵結起訴後兩個月,軍事法庭也審理終結宣判,明德班前主任楊瑞勇等17人,因公務員假借職務上之權力,教唆或共同傷害他人致死,分別處以有期徒刑11年至4年不等。

其中,楊瑞勇處有期徒刑11年,褫奪公權6年;行政組長楊源鐘處有期徒刑9年,褫奪公權5年;二中隊長蘇永松處有期徒刑11年,褫奪公權6年;區隊長李裕誠、黃世傑分別判處有期徒刑11年及10年6個月,褫奪公權6年;區隊長吳賜文處有期徒刑10年6個月,褫奪公權6年;分隊長呂諸峰處有期徒刑10年,褫奪公權5年;分隊長吳兆晃處有期徒刑9年,褫奪公權5年;分隊長施如泰、詹志平、陳惠昌各處有期徒刑8年6個月,褫奪公權4年;另外6名參與圍毆的管訓學生鄭心睿、陳文賢、李明杰、余俊慶、劉蓋卿、藍貴郎等,分處有期徒刑4年8個月至4年。

謝坤倉案讓國軍及明德班的管教問題浮上檯面,儘管涉案士官兵也遭到重判,理應給予軍中幹部極大的警惕,然而軍中人權問題卻始終沒能徹底解決,甚至在過了18年後,還發生了虐死陸軍士官洪仲丘案。

而從謝坤倉案中軍方的造假調查報告,到洪仲丘案的「國防布」,軍中的隱匿及欺上瞞下情事也一直存在。希望有一天,當家長將自家子弟送到部隊時,能不用再擔心孩子會在如此資訊封閉不流通的地方,白白葬送了性命。

參考資料

維基百科-謝坤倉命案

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