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非是去抓青蛙的青蛙少年】韓國三大懸案之:大邱城西小學生失蹤案

劍山/調查員 檔案調閱852次

時間拉回到1991年:韓國大邱廣域市城西區的5名國小學生,在3月26日早上離家後,說是要到附近同學家玩,竟從此失去蹤跡。這起事件發生在距今大約29年前,看似是常見的孩童走失,卻成為韓國史上的三大懸案──「華城連續殺人犯」、「李亨浩誘拐殺害事件」與「大邱城西小學生失蹤案」──之一。

「金鐘植(김종식)9歲、朴燦仁(박찬인)10歲、金榮奎(김영규)11歲、趙浩衍(조호연)12歲、禹哲元(우철원)13歲,5名住在大邱城西區的小學生們,從投票日當天至今音訊全無,疑似在臥龍山區一帶走失,若有人曾見過他們,或是知道任何有關他們的消息,請撥打 053-582-7777 ,我們會有專人負責接聽電話,肯請大家幫幫忙,讓失蹤的孩子們回家吧!」

電視機螢幕上播放著協尋失蹤小學生們的特別節目,畫面中好幾名志工坐成一排,仔細接聽著每一通打來提供線索的電話。這起案子在新聞媒體的瘋狂報導下,引發社會大眾的高度關切,包含一般民間企業、社會團體和文化單位,他們將失蹤小學生們的個資、照片印製成傳單、海報,或是曝光在漫畫、零食,以及電話卡和香菸盒包裝上,宣傳車及廣播電台也不斷地重複播放協尋的內容。

當時的總統盧泰愚更是下令並動員了31.8萬警力來進行搜查,顯示出其對這起事件的重視程度,尤其是在「李亨浩誘拐殺害事件」之後,全國上下人心惶惶,所有人都處於極度高壓的狀態。隨著日子一天天的過去,懸賞金額即便高達4,200萬韓元,依舊沒有找到任何關於這五名失蹤小學生的下落。等不到孩子回家的父母們心急如焚,卻只能坐困愁城。

「因為時間,是所有人的敵人。」

 

協尋失蹤男孩的海報

 

嗜血媒體的誤報,少年們抓的並非青蛙

臥龍山的海拔高度近三百公尺,那裡的自然環境與氣候條件,非常適合山椒魚而非青蛙。小學生們失蹤的3月是初春,當日還下著小雨,每年的冬末春初正好是山椒魚繁殖的季節,唯每次所產下的卵數量並不多,在韓國又被當作藥材來使用而顯得特別珍貴,故推測小學生們對周圍的人所說的,上山並非是為了捉青蛙,而是去找「山椒魚」的卵──卻因媒體瘋狂且資訊錯誤的報導,將這起失蹤案稱作──「青蛙少年事件」。

其中一位失蹤的小學生朴燦仁,他的金姓朋友說,朴常常跟他們去附近的射擊場撿彈頭,而該射擊場距離發現失蹤小學生們骨骸的地點,大約只有250公尺。臥龍山的射擊場其實是韓國陸軍50師團的靶場,附近的小孩常會跑去撿彈頭,加上那一帶也有許多盜獵者去獵紅鹿,這也成為後來推測的死因之一:遭獵人誤殺。

 

零碎可疑的目擊證詞,拼湊不出確切的事發經過

5名小學生失蹤當天,是韓國自516軍事政變以來,睽違30年的地方選舉日,也因此全國放假一天,對還沒有投票權的小學生來說,簡直就像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以禹哲元為首的6名小學生,這天早上8點相約到趙浩衍家玩,但被趙浩衍家中的租客青年斥責,嫌他們太吵並把他們全都趕了出去,一群人於是決定去附近的臥龍山上玩耍。

裡頭唯一的一名倖存者,是當時10歲的金泰龍,因為沒有吃早餐說必須要返家,其餘5人便繼續往山上走去。途中趙浩衍的哥哥曾碰見他們,一行人說是要上山去抓山椒魚;早早投完票、住在臥龍山山腳下村莊的金南順婆婆說,大約在9點左右曾見到過這幾名小學生,當時他們還在討論要幾點下山;另一名李姓小學生(當時10歲)在事後的證詞中提到,他跟那幾個人不算太熟,但早上10點多時有遇見他們,這5人說要去附近的靶場玩。

就讀同一所小學四年級的咸勝勳,當時是住在臥龍山腳下的軍人住宅,那天他與鄰家的哥哥一起上山,打算找山椒魚卵;走到半山腰的墳墓區一帶,聽見了遠方傳來兩次慘叫聲。那個時間點他們正好準備回去吃午飯,所以他依稀記得是11點半左右;與禹哲元同班的金景烈跟李泰錫則說,大約是中午12點,曾在臥龍山入口處碰見一行人,就連住在臥龍山村莊、一位名叫金利樹的婆婆也說,下午兩點左右看到有5個小孩在上山的途中。

警方雖然收集到許多零碎的目擊證詞,卻無法一一證實,在高額懸賞金及媒體報導的攪動下,自始至終都拼湊不出確切的事發經過。

 

各種謊報加上騷擾電話,說法之一被翻拍成電影

當天傍晚6點,著急卻始終等不到孩子們回家的父母親,先是到臥龍山上尋找,直到晚上7:50左右報警;警方在毫無根據的情況下,認為小學生們是與家人鬧脾氣吵架了,集體逃家。因為被當作走失離家的案件來處理,雖然擴大了搜索範圍,但卻是往臥龍山以外的地點和方向去找。搜索的行動一直持續到隔天清晨三點,仍找不到任何小學生的蹤跡;沒有屍體,也就無法確認他們是集體逃家、迷路失蹤還是摔落山谷死亡,亦或是全都被人囚禁在某個地方。

警方大舉搜索臥龍山

「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

「嗚……我是……金鐘植。」

「你叫金鐘植嗎?」「是。」

「你真的是金鐘植嗎?」「是。」

「小朋友不可以說謊騙人喔。」「是。」

嘟嘟嘟嘟……

 

「那幾個小孩現在在我手上,想要他們活命的話,就給我拿錢來贖!」

「你們要想找到那些失蹤少年,就到臥龍山山頂來找我!」

 

偵查期間,警方接獲不少通報電話,然而在案件成立之初,曾有家長接到歹徒勒索的電話,但因警方擔心消息曝光後,會阻礙搜查進度,決定封鎖消息。不過當家長帶著贖金到了指定地點:臥龍山山頂時,卻遲遲等不到犯人前去取款,這條可能是遭歹徒綁架的線索也跟著斷了

1992年,有片商看準事件本身的話題性,讓導演趙金煥將其翻拍成電影《回家吧!青蛙少年》,並在電影結尾片段放上五名失蹤小學生的資訊。雖說是藉此希望能讓更多的人關注並提供線索,然而在所有證據和線索皆不足的情況下,電影劇情的走向竟是以各種的猜測和傳言來拍攝,卻終究未能替真實的事件找到一個真正的「結局」。

實際上,電影在上映後非但沒有協助破案,對這群失去孩子們的父母來說,無疑還造成了二次傷害:劇本採用的是當時謠傳的其中一個版本,直指將這群孩子們殺掉的真正犯人,其實是擁有犯罪心理學背景的男人──金鐘植的父親。這個毫無根據的影射導致金鐘植的父親開始酗酒,甚至讓他的生活從此脫軌,最後竟在找到孩子們屍骨的前一年(2001)先一步離世。

 

毫無專業又漠視線索,警方錯失破案的契機

根據《東亞日報》2002年9月30日的報導, 前一個月的28日,大邱達西警署的搜查本部來了一名年約四十多歲的男子韓氏,報告在7月中旬,有名約莫30歲的男子到元大邱達西區役所這邊來擦鞋,並聲稱那幾名失蹤的少年是他殺的。那時他正在軍中服役,不小心開槍誤殺了突然出現的少年們,一個當場死亡,另一個則是受了傷,而為了掩飾這個「失誤」,他將其他幾名少年帶到其他的地方加以殺害,並把他們的屍體都藏起來;然而,警方對這名報案男子從外型長相到穿著,以及具體的對話內容都三緘其口,這條線索也跟著被封存

 2002年9月25日18:00,一名聽起來在40歲左右的男性打電話到報社。

 

「喂,是《文化日報》報社嗎?」「我知道失蹤的青蛙少年在哪裡。」

「在哪裡?」「他們被埋在臥龍山的山腰。」

 

2002 年 9 月 26 日,一通打到警局的電話,一名聲音聽起來有六十多歲老人報案。

 

「警察先生,我在山上採松果的時候,發現了好幾個骷髏。」

「在哪裡?」「就在臥龍山上。」

 

警方依循上述報案電話中所提到的地點,立即派人前往臥龍山搜尋,在大約海拔四百公尺的山腰處開挖後,先是發現4具屍骨、5雙鞋,而且骨骸以不自然的姿勢堆疊在一起,最上頭還壓著一塊石頭;其中有人的運動服衣袖被打結,身上的衣服像是後來才套上的。到了第二天,又在城山高中校區施工工地的不遠處出現第五具屍骨,經過 DNA 比對後,確認是已失蹤11年的小學生們。

挖掘時,當地警方表現得相當草率、不專業,每人手上拿著小尖鎚毫無明確位置地亂挖,破畫了發現遺骸的現場;此外,消息一曝光,聞聲趕到的各家媒體記者們立刻連線直播報導,面對記者一連串的詢問,警方一時情急便依現場的「狀況」,草率地將失蹤小學生們的死因判斷為:失溫致死。

 

警方荒謬至極的判斷,鑑識結果延遲兩個月

法醫的鑑定結果尚未公布,警方卻逕自宣布了死因,遺族家屬紛紛表示無法接受。而且遺骸從一個類似壕溝的地方被挖出,現場也未找到任何的毛髮,大多數的牙齒亦消失,此處很有可能並非事發的第一現場;警方之後則是改口說,孩子們因為迷路,不慎失足落入壕溝,失溫而死。

但這個說法立刻遭到家屬們怒斥反駁:住在臥龍山附近的小學生們常結伴到山上玩,對於臥龍山的地勢地形十分熟悉,根本不可能會迷路,而且山的旁邊就是一條高速公路,夜視照明足夠,應不至於昏暗到令人分辨不了方向。另外,屍骨是遭到掩埋,被發現時的姿勢,很明顯地有被刻意擺放過的跡象,而掩埋屍骨和衣物的地點也太過隱密,不免讓人懷疑兇手是相當熟悉周遭地形的人……結果警方又立刻改口說是他殺。

根據《東亞日報》的後續報導,在2002年11月12日下午,由慶北大學郭精植教授所率領的法醫鑑識團隊,在慶北大講義堂發表鑑識後的結果。團隊中的蔡鐘敏教授表示,失蹤小學生之中最年長的禹哲元,在他頭骨上的凹陷,經過精密的檢驗之後,推測是死前遭鈍器敲擊、造成頭骨內出血導致死亡;另外,在其中年紀最小的金鐘植手腕上,發現疑似有防衛外來攻擊後所留下的骨折痕跡,再加上金榮奎,這三人的頭骨上皆有多處傷痕,鑑識團隊推測凶器為前端呈錐形的槌子,但由於凹陷的大小不一,推斷兇手可能是患有精神疾病或性格異常之人。而另外兩名小學生的頭骨因為曝曬風化的較嚴重,無法判斷是否為他殺。

警方關於頭骨的說明

 

重重疑點使得偵辦進度就像陷入死胡同

警方依照法醫鑑識出來的結果,以及在屍體旁被發現的十幾個彈頭,曾盤問過臥龍山一帶持有槍械的約120人,甚至也拿軍用槍械來模擬測射擊後所造成的彈孔大小,是否與三名小學生們頭骨上的痕跡吻合;另一方面軍方則出面駁斥,聲稱小學生們失蹤當天,並未實施任何軍事射擊訓練。法醫從骨骼生長的狀況判斷,五名小學生同時失蹤,但各自的死亡時間,前後間隔則不超過半年。

難道兇手不只一人?倘若只有一人,無論先死去的孩子是被蓄意殺害或是誤殺,要同時控制住其他人的行動,在山裡頭也是非常困難。事件發生的第一現場是在哪裡?這些年他們是被囚禁,還是被埋在別的地方?打電話到報社的人,與到警局報案或打電話報警的男子並非同一人,幾經追查之後卻仍毫無下落?距離遺骸大約五公尺處,發現有墳墓被翻修過的跡象,在施工期間,是否曾有其他人注意到這些遺骸?而屍骨被發現的地方,其實離他們的家大約只有三百公尺,當地的居民時常到臥龍山爬山運動,這麼多年下來不可能沒有任何人注意到才對?

各種線索或是測試根本毫無意義,疑點重重使得偵辦進度在原地打轉,就像陷入死胡同中。隨著時效漸漸逼近,警方卻在2003年的4月,將搜尋人員的數量減至10名。

 

那年夏天遲來的一場大雨,事隔十一年後的重見天日

彷彿就像是命中註定,2002年的夏天一連下了多天的大雨,造成山區的土石鬆動滑落,可能因此才讓被掩埋的小學生們屍骨暴露出來。時隔十一年半後,終於重見天日,再次出現在深愛著他們的家人面前。

2006年時,這件失蹤案過了法定的追朔時效(15年),此時網路上卻出現一篇類似間接自白的文章,引起所有人的關注。發文的內容寫著,兇手其實是住在當地的一對老夫妻,因為家中有智能障礙的兒子,所以養了一頭獵犬;事發當天,這個兒子不小心放出獵犬,咬死了其中一名小孩,父親為了保護家人,便順勢也將其他小孩殺死,並在警方開始搜索到他們的居住地之前,急忙舉家搬離逃跑。這名殺了五個小學生的父親在七、八年後死去,母親則是住進了療養院,而這些案發經過,都是那位母親透過貼文作者、在療養院工作的阿姨所轉述的。

後來,這些遺族家屬向首爾中央地檢署提出申告,針對這起案子自發生以來,警方草率處理案件的態度,以及失溫致死這類毫無根據的推測,還有一開始可能就誤導搜查方向的判斷等理由,對國家要求賠償四億五千萬韓元。

歷經喪子之痛的父母們,雖然在十一年半後等到他們「返家」, 但失去的那些相處時光與歡樂卻已找不回來。2004年,城西小學為這群失蹤的孩子舉辦了畢業典禮,一方面是彌補他們再也無法參與到的校園生活,一方面也是紀念他們。2011年,在案件過了時效以後,第二部同樣以這起案件為題材所拍攝的電影《孩子們》上映,卻仍找不到奪去這些無辜生命的兇手。以上就是韓國犯罪史上至今未破的三大懸案之一,青蛙少年失蹤案。

 

參考資料

  1. 「大邱カエル少年」らは軍に射殺されたとの情報も
  2. 大邱「カエル少年」は凶器で殺された 法医学チーム発表
  3. 城西小学生失踪事件
  4. 震驚全韓的「青蛙少年事件」 地毯式搜索11年後…5屍骨詭異堆疊成山
  5. 韓國三大懸案 – 青蛙少年失蹤案
  6. 【韓國真人真事&怪談】青蛙少年事件背後真相竟然是??
  7. 5個小學生出門抓青蛙失蹤,11年後卻成一堆白骨…韓國驚天懸案真相,竟是來自鄉民爆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