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錯棚的國定殺戮日?】萬聖節小丑之亂

熵感情/調查員 檔案調閱106次

 

從瓦昆.菲尼克斯(Joaquin Phoenix)主演的《小丑》(Joker)這部電影播映以來,台灣的觀眾大概不容易理解,為何許多國外的新聞報導會有一個主軸在擔心:《小丑》是否會引發不當的模仿效應?

事實上,當《蝙蝠俠:黎明昇起》(The Dark Knight Rises)2012年7月於美國上映時,年僅24歲的詹姆斯•伊根•霍姆斯(James Eagan Holmes)在科羅拉多州奧羅拉市的首映會上朝人群開槍掃射,造成一共12人死於這場槍擊,槍手並於落網後自稱「小丑」。也因此在7年後,當年發生槍擊案的電影院順應民情,不放映《小丑》這部片,避免在受害者家屬身上灑鹽。

也許從那時開始,「小丑」被賦予了某種投射,與某些人產生了連結或共鳴──可惜完全違背了小丑是為了使人發笑的初衷,最後都讓人笑不出來,比方2016年時全球性的「嚇人小丑」恐慌。

 

聲量就是一切:為了點閱率的裝神弄鬼

在一切發生之前,2013年的萬聖節前夕,英國北安普敦(Northampton)出現了第一位打扮成小丑嚇人的「創意人士」:一群電影工作者為了拍攝影片,讓同事扮成小丑、出沒在英國寧靜的小鎮上嚇人,同時還幫這個小丑開了個粉絲專頁──如此膽大包天的假鬼假怪激怒了小鎮居民,這些人最後因為收到愈來愈真實的死亡威脅──同時多少也達到了宣傳新片的目的,導演跳出來承認自導自演了這齣鬧劇,還覺得「大家看恐怖片不都是這樣的嗎?先被嚇到,然後就笑了。」顯然覺得一般老百姓比他想像得還開不起玩笑。

在北安普頓出沒的小丑。圖片來源:Northampton Clown unmasked! Joker who terrorised town is pictured preparing for his latest Facebook photo shoot

2014年3月,一位義大利的Youtuber扮成小丑在路上隨機嚇人,並將視頻上傳到網路上,破百萬的點閱率讓他一夕成名;到了10月,美國人大概認為這裝扮相當符合即將到來的萬聖節氣氛,不僅很多人為了樂趣扮小丑嚇人,還混進了許多飽含惡意的小丑:手裡拿著砍刀或球棒,配備一點也不標準的邪惡小丑。這些人愉快地在社交媒體上展示自己扮成嚇人小丑的模樣,引起更多網民跟風。

從這裡開始,事情漸漸變得恐怖又詭異。

 

嚇人很有趣,而且不犯法!

2015年7月,美國芝加哥有兩位居民報案說,他們深夜經過玫瑰丘墓園時,看到一個小丑裝扮的人在爬墓園門。小丑爬進墓園之後,把臉轉過來看著他們,像在拍影片似的慢慢搖晃,搖啊搖,就這麼晃了幾秒鐘,接著奔進黑暗的樹林深處,消失無蹤,留下兩個目瞪口呆、不知道是眼花了還是撞鬼了的目擊者。

儘管出了這麼些恐怖事件,因為只是嚇人,警察也只能受理報案,沒辦法真的去追捕到底是哪些人以扮小丑嚇人為樂──是啊,這又不犯法。

深夜裡一個人這樣站在對街,確實令人毛骨悚然。但警察能做的好像也只是請他離開……。

 

2016,「恐怖小丑大爆發」之年

或許因為政府對此一現象的束手無策,「嚇人小丑」這個現象,在2016迎來了高峰:

8月1日,美國威斯康辛州綠灣鎮市中心的一座橋下,一名嚇人小丑在空曠停車場中怒吼的5張照片成為恐慌蔓延的先聲,隨後一個聲稱小丑名為「哏」(Gags)的臉書粉絲頁迅速成立,並搶攻了許多大媒體如Fox News、USA Today的版面……結果又是一群電影人搞出來的宣傳花招,即後來在2018年上映的《陰魂小丑》(Gags The Clown)。先不論這個宣傳是不是太早了,而且說不定是為了搭著電影《自殺突擊隊》(Suicide Squad)的話題便車,但當地警方確實因為接到數十起嚇人小丑街上遊蕩、嚇壞當地居民的報案,還不得不為此出面解釋、安撫大眾。

此後,嚇人小丑像病毒一樣傳染開來,到了2016年8月底,全美都有目擊詭異小丑的報案;9月的阿拉巴馬州,一堆假小丑之名、恐嚇學校的青少年被捕。到了10月,幾乎全美各地都有學校接到小丑的死亡威脅。

10月初,加拿大、英國直到遙遠的澳洲都無以倖免,對這種低級搞笑容忍度為零的英國人更是向警方施加壓力,要他們積極作為、遏止這股歪風;英國全國防止虐待兒童協會(NSPCC)兒童線的輔導員也說,他們接到了數百名孩子打來的電話,對小丑感到擔心害怕。10月12日時,駐倫敦的俄羅斯大使館甚至正式提醒當地的僑民留意這陣小丑恐怖風潮。

10月2日,加拿大魁北克出現一支小丑拿著電鋸追車的影片;14日,一名青少年報警說自己被拿著球棒的小丑追逐,但警察從來沒找到這個小丑是誰。

10月5日在加拿大,亞伯省哈里安利中學關閉了90分鐘,因為在據說由學生經營的Instagram上出現一張小丑與棺材圖,並留下「把這些人模人樣的傢伙活活種進土裡」的言論以及一個生日蛋糕符號;之後這個帳號又發布了「我將決定你值不值這條命」,接著學生間開始謠傳,將有小丑裝扮的人攻擊學校。學校因此報警,在搜索後,警方逮捕了一名疑犯,但並未查到犯罪事實。

造成哈里安利中學暫時關門數天的照片。圖片來源:Suspect arrested after lockdown at Harry Ainlay High School, ‘creepy clown’ causes social media scare

在美國,有個小丑被控綁架一個1歲的孩子,小女孩的母親說自己踢了他一腳。同一天晚上,洛杉磯警方收到3起報案,都是目擊手持廚師刀的戴面具小丑;加州州立大學,有學生在校園裡碰到追著人跑的恐怖小丑。

10月6日,加拿大卑詩省的喬治王子城學校,在因恐怖威脅停課時,兩名扮成小丑、分別僅16與17歲的青少年被捕;而前一天,同個地區才有另一群小男生的學校報警,說兩個小丑裝扮的大哥哥從灌木叢裡跳出來追著他們跑。

安大略省,一群扮成小丑的人在Instagram上發了一條消息說:「安大略省倫敦市的高中及周遭地區,我們要來囉!我們打算綁架學生和斬首老師,我們可沒在開玩笑。」幾天後,一個小丑衝向泰瑞莎修女天主教中學的一個學生,因為相當靠近學校,很多學生都拍下了照片,上傳到社交媒體Snapchat上。在這波「小丑疫情」的最高峰,倫敦地區天主教學校董事會還禁止學生,在當年的萬聖節活動中扮成小丑。

 

10月7日在澳洲,網站上流傳著一組照片,其中一張是一名小丑被壓在地上打;這天之後,全澳洲各地幾乎都出現了小丑目擊事件。10月8日,晚上9:30時,一名家長帶著2個12歲的女孩去買冰淇淋,路上卻被一名小丑攻擊,小丑還試圖搶走女孩的手機。

10月12日,丹麥一名男子在看完足球賽、開車回家的路上,差點撞上一個拿斧頭的小丑,後來發現他只是一個13歲的男孩;14日,一個男人被小丑跟蹤,他氣到對小丑飽以老拳,兩人都進了警局。17日一整天,全國警察區共收到22起目擊小丑的報告。

10月18日在芬蘭的圖蘇拉(Tuusula),就發生兩起小丑攻擊人事件:第一起是大約10人組的小丑,他們從學校運動場上的一輛灰色貨車裡跳出來、追逐另外3個孩子,當孩子們逃進地下道,卻發現那裡還埋伏了一個手持電鋸的小丑。第二起是至少一名孩童與一群青少年,被兩名穿著白色工作服、戴豬臉面具的小丑追趕。22日晚上,在赫爾辛基,2個小丑突然出現在一名帶狗慢跑的30歲男子面前。他們一個被狗咬了,一個被狗主人揍了,落荒而逃。警察沒找到人。

10月15日,凌晨2:00,德國的韋塞爾(Wesel)有人報警說,一個戴小丑面具的男人手裡拿著刀與槍。21日,有小丑用棒球棒打傷人,另一個小丑持刀威脅了一名15歲的孩子。附近的格賴夫斯瓦爾德(Greifswald),分別有兩起報導提到目擊手持電鋸的小丑。25日,柏林有個16歲、帶槌子遊蕩嚇人的小丑,被反擊的14歲男孩用小刀刺傷,送進了手術房。29日萬聖節前夕,德國內政部宣布了對小丑服裝的「零容忍政策」,而在這之前,德國已經有30起關於扮裝小丑襲擊、搶劫或攻擊的報告。

萬聖節當晚,加州橘郡有約莫20人戴著小丑面具,以及電影《國定殺戮日》(The Purge)中的面具,攻擊了兩個正在檢查車輛的路人,一人遭刺傷,一人被曲棍球棒毆打成傷。

社交媒體上出現的小丑死亡威脅。

在智利,拿著球棒的小丑上傳他追逐攝影機和友人的畫面。克羅埃西亞,有青少年圍毆小丑,也有許多扮成小丑的人遭警方逮捕,該國的內政部長還向媒體表明政府處理小丑問題與維護人民安全的決心。

愛爾蘭、紐西蘭、墨西哥、荷蘭、挪威、西班牙、瑞典、瑞士……無一倖免。就連新加坡,也出現了亞洲唯一一起小丑目擊事件:10月29日,一名19歲的男子拍了他扮成恐怖小丑跳出去嚇人的影片,隔天就在自家遭警方逮捕,帶進警局訊問了好幾個小時。

當時的網路上、社交媒體上、新聞上,全是各種小丑手持武器遊蕩、被小丑攻擊、追逐、威脅、誘拐,以及反擊、攻擊小丑的新聞,警力對這些神出鬼沒的扮裝者顯然沒什麼嚇阻作用,於是平民的反擊出現:為了保護家園,社區紛紛組成巡邏隊,誰敢扮小丑出來嚇人就給他一點教訓。英國還有一群志願者組成「小丑獵人」,驅趕以此為樂的小丑。而這種私刑暴力自然只是加重了警方的工作負擔,除了媒體每天都有新聞可炒作,沒有任何人受益。

 

為什麼大家都想扮小丑?

有報導認為,這股席捲全球的怪異風潮,跟恐怖大師史蒂芬.金(Stephen King)的《牠》(It)釋出將改編電影的消息有關,史蒂芬.金也因此在Twitter上回應,請大家冷靜一點,畢竟大部分的小丑都是好人──但英國的《衛報》倒是寫了一篇專文,從神話學到DC漫畫到真實連環殺手「邪惡小丑」約蓋西(John Wayne Gacy),告訴讀者「小丑」從來不是什麼友善快樂的代表。

專文中最有說服力的觀點,可能來自心理治療師亞倫.巴里克(Aaron Balick):「……社群媒體使得群眾心態得以前所未見地拓展。具有傳染性的事件愈是接近心理或情感深層和╱或普世價值的事物,就愈有可能變成趨勢。」社群媒體的吸引力加上大眾媒體的推波助瀾,確然有助於這場狂熱的蔓延與持續,就像所有求關注的行為一樣,專家相信,你面對在路上遇見的小丑、和面對全球性小丑狂熱的最佳做法就是:不要關注它。無視,就可以消滅這場混亂。

多數職業小丑的目的還是帶給大家歡笑。

不過除了史蒂芬.金與飽受騷擾的路人們外,2016年的小丑之亂的受害者,還有散播歡樂散播愛的職業小丑們。世界小丑協會的主席蘭迪.克里斯滕森(Randy Christensen)覺得扮成小丑嚇人實在是要不得,也影響了馬戲團和真正小丑的生意與名聲。而最無辜的受害者則必須頒給麥當勞叔叔,有網友趁亂表示,麥當勞叔叔才是最邪惡的小丑,吸引大家吃不健康的速食--這直接導致了麥當勞叔叔那一陣子必須保持低調,減少它在螢光幕前的露面。

 

參考資料

  1. Suspect arrested after lockdown at Harry Ainlay High School, ‘creepy clown’ causes social media scare
  2. ​The great clown panic of 2016: ‘​a volatile mix of fear and contagion’
  3. Creepy clowns: Social-media fuelled scare makes its way to B.C.
  4. Grusel-Clown muss nach Messerstich notoperiert werden
  5. Wisconsin residents are calling police, asking about a disheveled clown walking through Green Bay with four black balloons.
  6. 2016 clown sight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