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女童虐殺案】(上)令整個社會露出真面目的八歲小女孩

阿十/調查員 檔案調閱120次

還記得民國85年,台中曾發生一宗5歲女童遭歹徒用削尖的竹竿猛插下體,導致腸道只剩八公分、長期無法吸收營養的案件嗎?這名女孩最終在2009年3月不幸過世,兇手身分至今仍然成謎,而就在女童去世的兩年前,馬來西亞東臨首都吉隆坡的一座城市——八打靈再也,也發生了一起類似的案件,但這次歹徒用的不是竹竿,而是不時會出現在餐桌上的茄子與黃瓜。

辦公室裡的驚悚星期一

啊,又是藍色星期一。2007年9月17日早上8點半,上班族們已在八打靈再也街上來來往往,32歲的曾燕芳拖著疲憊的步伐,走向位於PJS 1/48路的一棟四層樓的店屋,建築物的一樓和三樓是她工作了逾十年的雜誌社。這天,曾燕芳一如往常地從皮包內掏出鑰匙,準備打開鐵閘開始忙碌的一天,但一只黑藍相間的迪亞多納運動手提包讓她停下了所有動作。

是誰把這只手提包放在鐵閘前啊?曾燕芳彎下腰一把提起手提包,手提包沉甸甸的,似乎裝著一堆重物。她突然想起雜誌社老闆昨天才從新加坡出差回來,可能是他帶回的雜誌樣本吧?曾燕芳不疑有他,便將這只長約74公分、深約37公分的中型手提包拖進公司。

然而,不管是老闆還是其他同事,都不曾見過這只手提包。在好奇心的驅使下,51歲的老闆楊發厲決定打開包包一探究竟──拉鏈拉至一半時,一陣腐臭味撲鼻而來,他看到了一雙毫無血色的腿,不祥之感隨即湧上心頭──當他用顫抖的手小心翼翼地將餘下的拉鏈拉開時,映入眼簾的是一具蜷縮的全裸屍體:一頭烏黑的短髮、棕紅色的皮膚,從五官看來是一名女童。楊發厲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立即呼喚其他員工過來確認,但他的確不是在做夢,手提包裡躺著的,確實是一具女屍,辦公室上下頓時驚慌失措,楊發厲在女員工的哭喊聲中好不容易撥通了警局電話。

她只是跑去夜市買髮夾而已

根據法醫的初步調查,屍體為年齡介於六至九歲的女童,被發現時已斷氣至少六小時,屍體頸部布滿淤青、四肢有被捆綁後留下的痕跡,最駭人的是,女童的私處和肛門分別被強行塞入黃瓜和茄子,導致她大腸爆裂並引發細菌感染。由於女童的胃部已無任何食物,法醫相信女童生前已飢餓數天並且飽受折磨,最終在劇烈的疼痛及驚嚇中死去。

究竟是誰做出如此喪盡天良的事!消息一傳出,網民透過部落格發出憤怒的咆哮,媒體也紛紛揣測,這具屍體的真實身分,便是一個月前失蹤的巫裔女童小努琳(Nurin Jazlin Jazimin)。

小努琳是誰?1999年9月11日出生的小努琳,有一雙炯炯有神的大眼和微微捲起的黑髮,在家中排行第二,於文良港岭(Desa Setapak)國民小學就讀二年級,是個聰明、乖巧、文靜的女孩。8月20日晚上7點半,年僅8歲的小努琳與9歲的姊姊嘉茜拉(Nurin Jazshira),結伴到位於旺沙馬珠(Wangsa Maju)的夜市買印度餡餅當晚餐。正要離開夜市時,小努琳在一個髮飾攤位前停了下來——攤子上有個貼滿了桃紅色亮片的髮夾,髮夾尾端黏著她最愛的凱蒂貓!小努琳拿起髮夾端詳了許久,問了價錢後便失望地放回原處;要兩塊錢呢!媽媽給的錢只夠買印度餡餅,根本不夠買髮夾,小努琳只好垂著頭、隨姊姊走了幾步,突然又像想起來什麼,牽起姊姊的手跑回離夜市不到500公尺的住處。

「媽!給我錢買髮夾!」小努琳一踏入家門就對母親諾拉姿安(Norazian Bistaman)說道,面對女兒的央求加上正忙著招呼客人,諾拉姿安匆匆塞了點錢給二女兒,又繼續跟客人攀談。送走客人時,本以為大女兒嘉茜拉會陪小努琳一起出門的母親,竟發現大女兒還在屋內,只有二女兒失去蹤影;原來小努琳拿了錢,便興奮地衝出門外,壓根兒沒想到要叫上姊姊。這是女兒第一次單獨出門,但夜市離家不遠,加上他們一家人都是夜市的常客,應該不會有問題吧?諾拉姿安不再多想,跟丈夫嘉姿敏(Jazimin Abd. Jalil)說了一聲後,夫妻倆決定在家中等候。

一小時過去,小努琳遲遲未歸,嘉姿敏終於按耐不住焦慮,出門尋找女兒,然而從家裡跑遍了夜市周遭,都看不到女兒的影子,夜市的攤販對小努琳的去向也一無所知。女兒究竟去了哪裡?!嘉姿敏的腦海中閃過了一切可能性,他記得自己在女兒小時候便教導她們,不要跟陌生人離開,加上夜市攘來熙往,若真有人強行帶走小努琳,她應該會反抗或叫喊才對,那麼勢必會引起附近小販的注意。小努琳失蹤雖不足24小時,但由於兒童失蹤的第一個24小時是報案的黃金時期,一旦超過這個時限報案,失蹤者生還的機率便會大大降低,加上小努琳並非離家出走,為了安全起見,嘉姿敏只好到警局報案。

嘉姿敏從沒想過,這是女兒第一次單獨出門,也是最後一次……

 

社會的惡意無所不在

小努琳失蹤案引起了大馬,尤其是馬來社會的廣大關注。女童的照片開始出現在旺沙馬珠的街頭巷尾,以開計程車維生的嘉姿敏在女兒失蹤的第五天起全面停工,透過尋人啟事、報章、電郵散布消息,尋找女兒的下落;各大政黨像是巫統(UMNO)、民主行動黨(DAP)及許多非政府組織,開始加入尋找小努琳的隊伍,尋人獎金也與日俱增。母親諾拉姿安天天以淚洗面,除了懊悔當初為何沒察覺到女兒單獨出門,也非常擔心女兒的健康狀況。原來,小努琳小小年紀便患上腎臟病及高血壓,若無每天按時吃藥,身體就會開始變得虛弱、腫脹及抽筋。

失去女兒的恐懼一天天凌遲著嘉姿敏夫妻倆的心,但折磨他們的不僅於此,還有來自社會的滿滿惡意。嘉姿敏的手機不分晝夜地響著,但絕大部分都是惡作劇電話,每個人都宣稱自己在各地見到小努琳,甚至有人說在河邊發現她的屍體,但沒有一則消息是真的。然而,期盼早日尋回女兒的嘉姿敏無法放過任何一條線索,只能被假消息耍得團團轉。輿論也開始轉向譴責父母疏於照顧孩子,才釀成悲劇,兩人幾乎每天都收到各種譴責簡訊,說他們是一對不稱職的父母,讓夫妻倆開始不敢面對群眾,即使是鄰居也拒於門外。

 

那不是我們的女兒

小努琳

小努琳失蹤超過一週後,警方正式將案件列為綁架案,就在這時,努琳的同學兼鄰居提供了新的線索。

「我看到她(努琳)被一名男子擄進一輛白色廂型車,努琳當時不斷地呼喊:『不要!不要!』」小女孩說道。但她當時以為該名男子是小努琳的親人,所以沒有立即告訴家人。警方開始加強搜尋事發地點附近的白色廂型車,但白色廂型車那麼多,目擊者又是一個不熟悉車子品牌的小女孩,要找到跟案件有關的車輛,簡直是大海撈針。因此,除了借助警力,小努琳的父母也向多名馬來巫師——博陌求助,得到的占卜結果都是女兒還活著,只是被困於某處無法脫身,讓嘉姿敏夫婦仍存有一絲希望。

就在小努琳失蹤的第27天,距離失蹤地點大約50分鐘車程的八打靈再也市,發現了一只裝有女童遺體的運動手提包,嘉姿敏與妻子在獲知消息後,便火速趕往醫院認屍。但是,看著女童扭曲的臉蛋,夫妻倆完全無法將女屍與女兒聯想在一塊兒;女童的身上也沒有一般大馬孩童身上會有的卡介苗——結核病預防針的痕跡,加上當時除了小努琳,還有另外十六名未成年失蹤者,令警方也不敢斷定死者的真實身分,還一度懷疑她是外籍孩童。如果死者不是小努琳,那又會是誰呢?雖然死者外觀看起來不像女兒,但嘉姿敏夫婦仍配合警方要求,與死者做了DNA親子鑒定。

儘管親子鑒定報告還未出爐,但嘉姿敏與諾拉姿安仍相信死者不是女兒,頓時鬆了一口氣,繼續等待女兒的消息。不過,這份喜悅只持續了三天。三天後,夫妻倆與親友們再度應警方要求,於中午前往停屍間進行第二次認屍;與上次一樣,在細看女屍的面容及身體各處後,夫妻倆和親友們都認為女屍的外觀與小努琳不符,並於下午4點離開停屍間,返回旺沙馬珠警局做筆錄。原本以為,這只是警方的二度確認,但事情並沒有他們想得那麼單純……

 

延伸閱讀

【馬來西亞女童虐殺案】(下)連續性犯罪的疑雲揮之不去,仍在繼續……

【剁碎女士】菲律賓分屍案的正宗女主露西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