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調查】井口真理子案(三):遺失了頭顱的日本女孩

Hasami綠/調查員 檔案調閱251次

改變訊問方式:搏感情,突破嫌犯心防

1991年3月7日的深夜,刑事局六組組長王家儒決定改變戰術,隻身一人審訊劉學強。不同於以往的審問態度,組長不只口氣溫和,還企圖對劉學強動之以情──終於讓劉學強講出了一個對於警方而言,更有可信度的自白版本。「他是個頑強好勝的人,瞭解他的心理狀態比硬逼硬問更有效。」多年後,王家儒回顧關鍵的這一晚,這樣說道。

劉學強有多「頑強好勝」,從這個人日常與他人的應對進退,也可一窺端倪。根據警方的偵查,劉學強在1990年8月間,曾向凱旋醫院精神科求診,目的是要證明「自己沒有精神病」。然而醫師做完診斷後,劉學強卻拿出一把藍波刀,威脅醫師不得對外透露任何細節。

嚇壞了的門診醫師,認為劉學強有輕微的被害妄想症,且傾向擴大自己的恐懼。然而,時任凱旋醫院副院長、同時也是精神科專家的楊寬宏醫師認為,儘管劉學強有妄想症的傾向,但這並不表示他就是精神病患。

本就有妄想傾向的劉學強,碰上了嚴詞訊問的警方,說話反覆、精神不穩,好像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吧。直到王家儒以面對平常人的姿態,問他為什麼一直給出自相矛盾的自白?劉學強才說,他確實是有意編造棄屍地點讓警方瞎忙,就擔心警方找到了屍骨、罪證確鑿,他無法脫身。若被判死刑,那麼他唯一的兒子就會成為孤兒,無人照顧。

當年35歲的劉學強,其實和妻子因感情不睦,正處於分居狀態,獨子則寄養在父母家。也許有個殺人犯父親,會在這個孩子的生活裡投下長長的陰影,但應該還不至於淪為無人照顧的孤兒。劉學強是真的擔心兒子,抑或是他輕微的妄想症又發作了?抑或者只是單純地想逃離罪責?我們不得而知。

 

一個唯有兇手知道的線索

經過與王家儒的一夜長談,最後,劉家強供出了又一套自白。他說在4月8日凌晨行兇後,自己將井口真理子的頭顱丟棄在台南市,身體則裝進布袋、棄置於永康鄉忠孝路旁的垃圾車內。早上他回到現場查看,發現井口真理子的遺體還在垃圾車裡,沒被運走,決定潑上汽油毀屍滅跡。

這次的自白,會是真正的案發經過嗎?無論如何,警方都必須加以清查。循線前往台南縣永康鄉,果真發現了一輛曾遭火焚的垃圾子車。永康鄉公所的清潔隊員沈老旺證實,這輛垃圾子車是一年前遭縱火後才拖放至此。知道此事的人不多,加上是劉學強諸多供詞中唯一找到佐證的自白,查辦至此,警方總算看到了一線曙光。

找到了曾經裝載井口真理子遺體的垃圾子車,那麼,她的遺體,會不會就在鄰近的王田垃圾場下?

 

台南一塊怪事頻傳的空地

就在警方準備開挖垃圾場前夕,劉學強再度翻供。他說,不,他不是把井口的屍體棄置在永康鄉的垃圾子車中,而是扔在台南市崇明十三街十一巷五十八號前的樹下。他說,自己把身體載到崇明十三街的現場,頭顱則丟到台南路一處巷口的黑色大型垃圾袋中;待翌日凌晨回到崇明十三街後,發現屍體還在,才縱火焚燒屍體。

警方找到崇德里當地的一位居民,他在去年的4月9日凌晨一點左右看到樹下有火光,急忙趕去滅火。

說起來,這個地方因為雜草叢生,好像時常發生小火災,前一年的里民大會上,還有人提議是否請怪手來整地、剷除雜草,以維護安全。這個提案後來不了了之,然而當此地傳出可能就是井口真理子的埋骨之所後,眾人不禁慶幸當時並未通過這個整地的提案──「冥冥中自有天意」,當時許多人這樣相信著。

這次,警方決定帶劉學強前往他口中的棄屍地點勘查。刑警局副局長饒貽順率領專案小組,押著劉學強到了崇明十三街──

劉學強立刻跪了下來。他還向警方要求焚燒冥紙。看著劉學強的恐懼神情,專案小組決定在此開挖。

這一挖,疑似井口真理子的女性骨骸,終於重獲天日。

 

已成破碎骸骨的女孩

警方在1991年3月9日展開的第一次挖掘,雖然找到了骨骸,卻只有常人約1/3左右的分量。然而好不容易有所進展的警方,怎麼可能就此放手呢?10日上午,專案小組在台南市環保局的支援下,再次進行挖掘,這次由高雄市刑大隊長楊子敬指揮,徵調四十名高市霹靂小組員警組成挖掘隊,配合怪手將清理過的垃圾塵土,逐一用鐵鏟、沙漏器過濾,找尋骨骸;南市環保局也出動垃圾車,前往載運過濾後的垃圾廢土,以利挖掘工作進行。挖掘隊來回五次以鐵鏟、沙漏器過濾每一寸挖起的土石,終於再尋獲四十餘塊大小細碎骨骼,其中有四塊類似人骨。

警方將疑似人骨的骨骼送往鑑定。另外也找到了疑似井口配戴的黑色塑膠眼鏡一副。在專案人員的心中,基本上已經相信了此地找到的骨骸,應該就是井口真理子的遺骸。

法醫楊日松的細緻鑑定

警方找到了遺骸,接下來,輪到法醫方面的鑑定與確認工作。經法醫室人員的努力,警方從崇明十三街空地挖出的屍骨,拼湊成一個人形輪廓。遺憾的是這個輪廓,明顯可看出仍少了頭顱與小腿部分。

名法醫楊日松負責此案的鑑識。他以生理食鹽水逐一清理骨骸後,透過骨盆的形狀判斷死者為女性、從四肢關節骨合的情況可知死者年約20多歲。骨骸的指骨部分有被火灼傷的痕跡,脊椎骨也有煙熏現象,顯示死者應遭遇火焚,但燒到骨頭的部分不多。此外,由於骨骸上已無油脂分布,因此死亡時間應超過八個月。此外,屍骨的左肩有刀砍痕跡,傷處整齊鋒利,和劉學強自白書中的描述吻合。

但這一切只能說明,挖掘出來的女性屍骸生理特徵與井口真理子相符,因此刑事局法醫室人員抽取骨骸內的骨髓,以血液凝集方式吸取、解離樣本。經過兩天的化驗鑑定,血型為O-RH陽性型,對比照井口真理子的捐血紀錄,兩者血型一致。真理子的母親還特地從日本空運血液來台檢驗DNA,就為了確認這確實是愛女的遺體。1991年10月13日,鑑識報告出爐,崇明十三街挖出的骨骸,確實為失蹤一年多的井口真理子。然而儘管楊日松做出的鑑識結果得到李昌鈺的認可,母親井口久子還是希望能找到頭顱,以比對井口真理子在日本拍的齒模X光片。

但井口真理子的頭顱,到底在什麼地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