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聽見天使的哀鳴】赤夏鎮侵入住居監禁縱火案

米孜諾/調查員 檔案調閱127次

從前從前,有一個名叫赤夏鎮(Cheshire)的地方。此處風和日麗,治安良好,人人都認為這裡適合養老養小孩,而一個幸福快樂的家庭則絕對可以在此長居久安。

可惜,這不是童話故事的結尾,而是恐怖故事的開頭。

 

完美的夏日週末,幸福是一盤自家烹煮的美味義大利麵

派堤一家

 

1985年,在匹茲堡兒童醫院見習的醫學生威廉.派堤(William A. Petit Jr.),遇見了新來的護士珍妮佛.霍克(Jennifer Hawke,婚後改名Jennifer Hawke-Petit),就此墜入愛河。

2007年,威廉和珍妮佛在康乃狄克州的赤夏鎮,度過了略有煩惱但大致上很幸福的第22個結婚紀念日。自從兩人結婚後,威廉就在離老家不遠的赤夏鎮開設自己的診所,也在這裡養大了他兩個孩子,海莉(Hayley)與瑪凱樂(Michaela)。

兩人的長女海莉已是17歲的準大學生。海莉是個很有愛心的孩子,她為了幫助和母親珍妮佛一樣患有多發性硬化症的患者,從9歲就開始投身公益,協助募款。這樣的海莉,立志攻讀醫學,相信她總有一天能幫助更多病人。

次女瑪凱樂同樣擁有一副好心腸。11歲的她,正在籌組公益募款團隊,好在姊姊去達特茅斯學院求學時,接續其募款事業。她的另一個身分是家中的大廚,在週末的餐桌上,她的茄汁義大利麵總是受到熱烈歡迎。

這一年的7月22日,本來也會是一個以義大利麵做結尾的完美星期日。

這天,瑪凱樂和母親珍妮佛為了當天的晚餐,到超市採買食材。但她們沒想到的是,一雙不懷好意的眼睛在她們背後虎視眈眈。那是約書亞.科米沙賈夫斯基(Joshua A. Komisarjevsky)。他開著從母親那裡「借來的」箱型車,從超市尾隨著她們,來到位於高粱磨坊車道(Sorghum Mill Drive)的派堤家。

 

和樂融融的屋子外,出現了虎視眈眈的豺狼

約書亞將車停在路旁,望著屋裡透出來的燈光,然後又低下頭,手指飛快地輸入簡訊「嘿,老兄,你有沒有興趣幹一票大的?」

收到這則簡訊的,是個中年發福的光頭大漢,名叫史迪芬.海耶斯(Steven Hayes)。他是一名多次入獄的假釋犯,17歲時就有了前科,曾犯下的罪行包含闖空門、持槍攻擊等。在2003年,他砸碎一輛汽車的車窗並偷走錢包,因此被判處5年有期徒刑。

2006年6月,他被轉到更生人中途機構繼續服刑,因而遇見了約書亞,兩人成為室友。約書亞雖然比史迪芬年輕,但他從14歲就開始闖空門,在赤夏附近的城鎮犯下多起盜竊案,作案方式十分狡猾,曾有法官稱他為「精於計算的冷血捕食者」。2007年5月,史迪芬獲得假釋,而約書亞則早他一個月離開機構,兩個人約好要保持聯絡。或許因為臭味相投,因此雖然時隔三個月沒見,但史迪芬收到簡訊之後,還是毫不遲疑地前去約書亞指定的地點會合。

史迪芬.海耶斯(左)與約書亞.科米沙賈夫斯基(右)的檔案照。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這次,捕食者的目標便是正在享用晚餐的派堤一家。

一家人享用過豐盛的晚餐後,帶著醉意的威廉到地下室小憩,其他人則陸續回到位於二樓的臥室。

直到整個社區都熄滅燈火,陷入沉睡,約書亞和史迪芬才下車,戴著面罩和乳膠手套,穿越派堤家的庭院,潛入地下室,這時已經是凌晨三點。

 

翻箱倒櫃為哪樁?惡徒的深夜襲擊

派堤家地下室的對外窗,有足夠的空間可讓大人通過。圖片擷取自HBO紀錄片「THE CHESHIRE MURDERS」

 

兩人首先注意到的,正是躺在沙發上,醉意尚濃的威廉。他還沒反應過來,就被約書亞用一旁的球棒攻擊,暈了過去。確認他昏倒之後,兩人將他綑綁起來,留在地下室。

確認過一樓沒有人,約書亞與史迪芬上了二樓。兩人首先控制住珍妮佛,接著是最年幼的瑪凱樂,最後是海莉。她們被綑綁在各自的床上,頭上則套著枕頭套。在無法得知其他家人安危的情況下,個個惶恐不安。

在全家人都被控制住後,約書亞和史迪芬翻遍派堤家,卻沒找到什麼真正值錢的物品。他們拿走了錢包裡的少許現金,以及一條珍珠項鍊,但並未感到滿足。

不過他們還找到一本存摺,發現派堤夫婦的共同帳戶裡至少還有兩萬美元的存款。於是他們用全家人的性命威脅珍妮佛,要求她配合行動。

等到天亮,兩人要求珍妮佛打電話到威廉的診所,「很抱歉,威廉今天很不舒服……」以免診所的工作人員發現異樣。接著,由史迪芬帶著珍妮佛,驅車前往銀行,要求她提領一萬五千美元。途中的加油站錄下了他們的身影,但珍妮佛擔心家人安危,並沒有發出求救訊號,兩人一路來到了銀行。

史迪芬在車上等著,要珍妮佛去領錢。「別想太多,只要我們拿到錢,妳老公和女兒就都會好好的。」

不過,從共同帳戶提領存款,必須要由兩人親筆簽名,但威廉還被困在家中的地下室裡。珍妮佛在提款單上寫下她所遭遇的困境,並在最後寫著「請不要報警,我的家人還被歹徒控制著」。

珍妮佛到銀行提款時的情形,被銀行櫃檯的監視器記錄下來。圖片擷取自刑案專題節目「People Magazine Investigates」第二季第四集「Connecticut Horror Story」

 

櫃檯行員立刻向經理瑪莉.萊恩斯(Mary Lyons)報告這件事,瑪莉來到櫃檯,親自確認珍妮佛的情況。珍妮佛向她強調,自己所敘述的情況是真的,並將珍藏於皮夾內的照片給瑪莉看。瑪莉看見照片裡兩個女孩燦爛的笑容,以及珍妮佛顯得焦急、卻又為了家人努力鎮定下來的模樣,她向櫃檯行員說:「幫這位女士辦理提款吧。」

瑪莉回到位於櫃檯後方的辦公室,打電話報警。「我叫瑪莉.萊恩斯,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的經理。我們這裡有位女士,她告訴我們,她的丈夫和孩子們被囚禁在家中,其中一名歹徒就在銀行外面,要求她提領一萬五千元美金。她還說,要是讓警察知道,歹徒會殺死她的丈夫和孩子。她的名字叫珍妮佛.派堤,派堤的拼法是P-E-T-I-T。」

「呃,這位,派堤夫人,說她的丈夫和孩子被囚禁,在家中?她現在還在銀行嗎?」瑪莉往外探看櫃檯的情況後回答「是的,她現在正要走出去。」

但即使銀行立刻報了警,卻還是來不及拯救派堤一家。一小時後,消防人員從燒成了一片廢墟的派堤家,抬出三具遺體。

在那關鍵的一小時裡,發生了什麼事?

 

逃出地下室,絕望之人的奮力一搏

接獲報案的警察,迅速地抵達銀行。然而當他們走進銀行大門,史迪芬卻已押著人質踏上歸途。

9點30分,警方終於到達派堤家周邊,開始部屬警力準備營救。不巧,史迪芬注意到外面的動靜,向外察看,發現了警力正在集結。他怒目圓睜,瞪向珍妮佛「不是告訴過你不能報警嗎?」

這時,被綁在地下室的威廉逐漸醒了過來。他隱約聽到樓上傳來珍妮佛的哀鳴,以及一個聲音說:「別擔心,只要幾分鐘,一切就結束了。」雖然還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但他知道該盡快掙脫繩索,趕去保護他的「女孩們」。

或許是腎上腺素的作用,威廉成功地掙脫繩索並從地下室的對外窗爬出。他往鄰居家的方向爬行,同時大聲呼救:「彼特!彼特!」

鄰居彼特看到他臉上怵目驚心的傷痕與血跡,急忙跑過去。兩人卻突然被帶槍的SWAT成員團團包圍。甫脫困的威廉對著他們大叫「女孩們!女孩們還在屋子裡!」接著又昏了過去。

被送到醫院急救的威廉,額頭和後腦勺都受了重傷。圖片擷取自HBO紀錄片「THE CHESHIRE MURDERS」

聽到動靜的約書亞到地下室一看,發現威廉逃跑了。他急忙去找史迪芬,卻發現和史迪芬在一起的珍妮佛,眼睛瞪得老大,身體卻一動也不動地癱軟在地上。

她看起來不像還活著。

聽到威廉逃走的消息,史迪芬出乎意料的沒有什麼反應。他拿出了事先準備好的兩罐汽油,一罐灑在珍妮佛的屍體以及女孩們的房間,另一罐則灑在廚房。

史蒂芬將點燃的火柴,丟在廚房裡。

小小的火苗立刻吞噬了整棟大宅。

縱火後,約書亞與史迪芬逃出大宅,跳進派堤家的運動型休旅車企圖逃逸。然而他們先是撞上車道上的車子,然後又撞到兩輛作為臨時路障用的警車。兩人當場被警方逮捕。

 

濃煙密布,惡火肆虐,藏在灰燼下的恐怖

一旁,大宅持續燃燒著,惡火肆虐,濃煙密布。消防隊花了20分鐘才控制住火勢,而屋內的三人早已被燒得面目全非。當搜救人員進屋後,發現掙脫綑綁的海莉被濃煙困在二樓的樓梯前,倒在走廊上;瑪凱樂還在她的臥室裡,繩結仍牢牢地綑著她的手和床頭柱,搜救人員得將繩子切斷才能將她的遺體抬出來。珍妮佛陳屍於一樓,離起火點最近,被燒得一片焦黑,搜救人員甚至無法辨認遺體性別。

大宅燃燒

法醫檢驗過遺體後,指出珍妮佛在兩名歹徒縱火前已被勒死,被綑綁在二樓房間的女孩們則是吸入過多濃煙,窒息而死。另外,他們也發現,珍妮佛與瑪凱樂的體內分別殘存著史迪芬和約書亞的精液。

這對搭檔進了警局之後開始互咬。根據史迪芬的說法,約書亞不僅性侵年幼的瑪凱樂,還用手機拍下她的裸照,甚至試著用電子郵件將這些照片發送給他的朋友。而約書亞則指控他的搭檔從銀行回到派堤家後,就要求殺害所有人質,並燒毀房子和屍體。

最後,約書亞與史蒂芬都被判處死刑。為了不讓兩人藉由各種訴訟手段拖延行刑時間,法官甚至訂定了強制執行的日期。但在判決定讞後不久,康乃狄克州卻宣布死刑違憲,並於2012年廢除死刑。約書亞與史蒂芬還是逃過了死刑。

但他們逃不掉的,是餘生都被關在圍牆後的終身監禁。

 

三個天使與一個倖存者

珍妮佛、海莉和瑪凱樂,葬在普萊恩維爾(Plainville, Connecticut)的西公墓,威廉也在這裡為自己留好了位置。這個城鎮是派堤家族世代長居的地方,也是威廉的家鄉。在這裡,他們能在家人的圍繞之下長眠。另外,赤夏鎮的派堤大宅原址,已改建成紀念花園。在整個花園景致最美的地方,立有一塊石碑,寫著「三個天使」(Three Angels)以紀念逝去的三人。

威廉則放棄行醫,搬回家鄉創立了「派堤家基金會」(Petit Family Foundation),開始他的慈善事業。

基金會官方網站首頁寫著「獻給珍妮佛、海莉與瑪凱樂」

該基金會的主要工作項目包含對其他公益團體的扶助,設立在地公益服務獎以鼓勵人們投入公共服務,以及提供獎助學金給想要升學的年輕人。

其中一個獎助學金,以海莉與瑪凱拉生前籌組的募款團隊名稱命名,叫做「『海莉的希望』與『瑪凱樂的奇蹟』紀念獎學金」(Hayley’s Hope and Michaela’s Miracle Memorial MS Scholarship),這個獎學金專門頒發給和珍妮佛一樣的多發性硬化症患者,讓年輕患者可以為自己的未來繼續努力。

2012年,威廉與克里斯汀娜.寶拉芙(Christina Paluf)再婚。隔年,小威廉出生。在新家庭的支持下,威廉於2016年成為康乃狄克州的州議員,邁向從政之路,「為了更好的康乃狄克州」。

直到今天,威廉仍在他所成長的土地上繼續努力,持續建造更美好的家園。

 

 

 

參考資料:

一、新聞資料

1. New York Times

2. CBS News

3. ABC News

4. Fox Business

5. NBC News

6. People.com(時人雜誌)

二、圖書

Steven Chermak、Frankie Y. Bailey編著《Crimes of the Centuries [3 volumes]: Notorious Crimes, Criminals, and Criminal Trials in American History》ABC-CLIO (2016年1月25日) 出版

三、網路資料

英文維基百科「Cheshire, Connecticut, home invasion murders

威廉.派堤Instagram

威廉.派堤粉絲專頁

四、影像資料

HBO紀錄片「THE CHESHIRE MURDERS」

「People Magazine Investigates」第二季第四集「Connecticut Horror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