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自然事件】命案成為國際事件,暴動背後的藏鏡人是誰?(終)

翁風飄/調查員 檔案調閱86次

五、沒有結局的結局

激烈的抗議示威,甚至染血警局,是意料之外也是意料之內,但最終沒有帶來任何的改變。船過水無痕,一切回歸日常的平靜之後,無論是劉自然遺孀奧特華、或那些沒有名字的群眾們,他們的訴求在暴動發洩之後,就這樣被世人所遺忘。

五二四暴動之後,從司法問題變成了政治問題,美國當局認為這起抗爭充滿疑點,考慮到二二八事件之後和1950年代白色恐怖的政治氣氛,很難相信蔣家主持的政權可以允許人民走上街頭,用那麼激烈的手段表達不滿。沒有來自高層的默許和操弄,要在首都台北發起這樣數千人的暴動,實在匪夷所思。

誰是五二四事件的藏鏡人?

一直有謠傳蔣經國是暴動背後的藏鏡人,會有這樣的傳言,主要是基於幾個方面:首先是他握有救國團系統,劉自然工作的革命實踐研究院,和救國團關係密切,暴動當天都有兩個團體的成員參加。另一層關係,則是蔣經國和成功中學的關係,該校許多學生參與了五二四事件,成功中學前任校長潘振球,既在中央幹部學校接受過蔣的指導,有師生兼部屬之誼,蔣經國的兒子蔣孝文、蔣孝武都入該校就讀,為此事蔣還親自拜訪潘。潘之後奉命籌組臺灣省訓練團,據潘的回憶,五二四當日蔣經國正在潘訓練團的辦公室聊天,蔣經國得知消息後,在省訓團用餐完畢,才搭車返回救國團。潘振球以此為證據,想證明小蔣並未涉入此時,但還是難杜悠悠之口。

那時也是中學生的許曹德在回憶錄時便寫道,事發當日遇到一位在成功中學的在校友人,友人告知要換上便服,在「教官」帶領下,前往大使館抗議。因為教官在學校的身份特殊,據許言:「我們知道那時控制學校的是救國團,教官就是救國團的學校警察,而救國團主任就是當時臺灣特務頭子蔣經國。」許曹德合理懷疑要到「攻打」大使館的程度,難道只憑氣憤的「愛國份子」,這背後必有情治人員滲透其中。

蔣中正的秘書周宏濤,在日後的回憶中,也認為蔣經國和事件脫不了關係,是小蔣利用安全局在背後操作。至於蔣介石本人五二四當日正在日月潭渡假,據侍從人員回憶,得知消息後勃然大怒,立刻取消原本的安排,第二天就回到台北。聽到派兵支援緩慢,主管人員互推責任,蔣介石一度還動了肝火,拿起手杖要打人。

1957年5月26日,將衛戍司令黃珍吾、憲兵司令劉煒、警務處長樂幹為「五二四事件」遭到免職,行政院長俞鴻鈞提出總辭,卻被慰留。6月1日在國父紀念月會,蔣中正發表「告全國同胞書」,將劉自然事件比擬為清代義和團暴動,視為恥辱。蔣經國則被調為任國軍退除役官兵就業輔導委員會主委,暫離權力的核心。

這些處置,尤其將蔣經國調職,可以視為蔣介石個人情緒的反應或判斷,也同時有來自美方壓力。美方媒體在報導中便或明示暗示,這件事情和蔣經國有關。美國中央情報局局長在事後第325次國家安全會議上,就事件進行報告中也直接便表示:「我傾向於懷疑某一國民黨高官指控的正確性,即:蔣的兒子發動這場動亂。有情報描述,國民政府的官員以滿意的心情看待此事的結果。」藍欽大使則在事後,數度質問外長葉公超或外交次長沈昌煥,質疑為何中華民國政府在事件中如此消極,幾乎採取不作為的態度?

5月26日,蔣中正接見藍欽表達歉意時,再三強調這次事件僅是國人對審判不滿的情緒反應,擦槍走火。然而,藍欽老實不客氣地反駁眼前這位中華民國最高的權力者,表示就他所得到的情報,這次事件是「自發」和「計畫」的混合,最初聚集在大使館外的主要是中學生,只想和平示威;之後開始有成年人加入,活動變質,裡面有許多人明顯是組織者,鼓動群眾攻擊大使館。藍欽也用強硬的態度回應劉自然案的審判,認為在台成立軍事法庭,是經過中華民國軍事、外交、司法等部門討論後同意的,就他閱讀的相關報告,從私人觀點來說,法庭只能判雷諾無罪。

依藍欽的記錄,蔣總統對此十分激動,強調設立軍事法庭並未和他諮商,他不能接受在中國土地上成立美國軍事法庭,這會讓人聯想到治外法權。或許看到蔣的激動,藍欽有禮貌的在言詞間稍有讓步,向蔣表示或許他的意見是對的,但事前沒有任何人向美方傳達這樣的意見,並提醒蔣應採取適當的步驟,修補中美雙方的關係。

或許事後蔣總統發現並未回應藍欽關於事件性質的質疑,在會面兩日後,透過葉公超私下和藍欽傳達,蔣對於藍欽的暗示,感到不安,指暴徒背後有機構或個人支持,表示震驚。蔣推測暗示的對象應該是指蔣經國,蔣介石直言這樣的說法「不可思議」,因為和美方的密切合作,是中華民國一貫的政策,蔣經國不會違背國家的利益,要葉公超務必和藍欽澄清此點。也在同一天,救國團發正式公函及相關報告給沈昌煥,說明在五二四當天救國團疏導和防止學生和社會團員加入群眾,在報告中持別提及蔣經國曾下手諭,要求各級幹部要注意學生,不要被用心人操縱。

之後就是一系列公文往返和外交溝通的過程,蔣介石政府確實如藍欽所建議的,努力修補雙方的關係,美國官方態度也逐漸趨於緩和。畢竟,雙方此刻還是彼此重要的盟友,但美方依舊相信五二四事件背後少不了蔣經國的涉入。

受劉自然事件牽連影響的人士

被時代利用、隨之拋棄的命案悲劇

9月12日,美國總統特別助理李查茲(James P. Richards)來台,會晤了美方駐台的高層,同時也和蔣介石夫婦見面。在和蔣介石的面談中,他再度提及,美國新聞報導普遍認為是蔣經國指揮救國團成員,在暴動中扮演積極角色?並詢問美國人普遍不能理解為何事發當時,沒有採取強力的手段?蔣拒絕對蔣經國的問題做出評論,只回答他一人願意承擔此次暴亂的責任。李查茲最後做出推論和建議,認為蔣經國應該事先知情抗議活,但未預期大使館會攻擊。台灣反美情緒不至於惡化,蔣還是唯一強人,應該適度讓蔣經國訪美,至於對台軍事、經濟的支援政策,還是符合美國目前的戰略利益。這大概也成為美方對該事件的結論和基調。

同在9月,美國大使館則經過數個月的整修恢復使用,並舉辦遷回儀式和酒會,美外交部和中華民國官員齊聚一堂,引酒同樂。然而,劉自然案和之後五二四抗議的諸多爭議,從此就埋沒在歷史之中。

尤其是劉自然命案,我們知道有人開槍,有人死亡,永遠無從此知曉發生了什麼事。奧特華那在孤身一人站在美國大使館外的畫面,竟成為她在史冊上所留下最後的身影,據聞情治單位一直有監控她們母女。無論如何,她個人的期望,就在暴動的瘋狂,和中美之間政治運作下被埋沒。

喪夫的悲劇屬於她個人,但在冷戰競合中的被漠視,則似乎屬於整個時代。

 

參考資料:

林桶法,〈從劉自然案論述1950年代美軍顧問團的問題〉,黃克武主編,《同舟共濟:蔣中正與 1950 年代的臺灣》(台北:中正紀念堂管理處,2014),頁207-262。

栗國成,〈1957年臺北「劉自然事件」及1965年〈美軍在華地位協定〉之簽訂〉,《東吳政治學報》,24期(2006),頁1-68。

曾咨翔,〈劉自然事件再探〉,《臺灣文獻》,65卷2期(2014),頁296-330。

習賢德,〈「劉自然事件」60周年省思〉,https://www.observer-taipei.com/article.php?id=1513

管仁健,〈我們那被美軍姦殺的姊妹們〉,http://mypaper.pchome.com.tw/kuan0416/post/1313635815

〈尋找影中人-還原劉自然事件 當局曾掃射〉,https://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00524000333-26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