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霧公堂系列文章】林文明壽至公堂,兩方奏摺激烈辯駁(五)

路那/調查員 檔案調閱188次

究竟在白沙書院發生了什麼事?林文明怎麼就被殺死了呢?

為節省篇幅,這邊只摘錄官方代表、彰化知縣王文棨的證詞,以及林家代表、林文明母親林戴氏的說法。

 

按照王文棨的說法,事情的經過是這個樣子的:

凌定國與王文棨兩人一同主持林家訟案的審判,傳喚被告林文明上堂。

但他們沒想到來的除了林文明,還有十多個長相兇惡、態度欠佳的家丁。而因為當時看熱鬧的鄉民太多,因此到底有多少家丁隨行,縣令老爺也不太清楚。

說時遲那時快,被告林文明指著原告林應時大罵!

覺得勢頭不對,負責在事情失控之前先拿下林文明的官差頭子洪明,覺得自己上場的時間到了。洪明於是先脫了身上的制服。但當他打手勢通知自己人的時候,被林文明的家丁發現了。

家丁懷疑他們是原告的刺客,就拔刀從洪明的背後狠劈下去!既動了刀,一不做二不休,家丁們繼續朝林應時的腦後和背上亂砍一氣,頓時間殺聲震天。

可想而知,此時公堂之上一片大亂。凌專員和王縣令自然是躲到安全的地方。

堂上官差沒有攜帶武器,情急之下將儀仗木棍拿出來充當武器,擒拿兇人。在殺了兩個林文明的家丁後,官差終於擒獲林文明。

抓到了林文明後,王縣令說,原本打算多派點人押送他到上級處候審。但聽到探子回報說城外有許多林家黨羽等著劫獄。

因此,他們最後決定,依照大清律令,將林文明「就地正法」。

 

但另一邊,林文明的母親林戴氏,卻有著完全不一樣的說法:

三月十七日,衙門來傳。林文明不知道這場審判只是要引他入殼的餌,於是帶了跟丁四人,穿戴的整整齊齊,往公署去。

沒想到在問供的階段,凌定國便大喊「殺!殺!」。

在此呼喝聲嚇,官差頭子洪明等人遂一擁而上,白刀子進紅刀子出。沒有多久,林文明就死在公堂之上。之後,其屍身遭到斬首,而同行的家丁中,也有兩人被殺身亡。

這四個倒楣的家丁是誰呢?根據林家的資料,他們分別是戴乞、游捷、李祥與李老馬。

其中,戴乞和游捷當場死亡,李老馬重傷。唯有李祥逃出,將噩耗帶回林家。

這兩個版本,何者是正確的呢?

林家的版本在邏輯上算合情合理,但相對來說,光就上述所列王文棨的說法,就有不少可疑之處。

第一,先不談公堂之上有鄉民看熱鬧合不合理,有看熱鬧的鄉民,就會站太近有被亂刀砍死的鄉民,但按照傷亡的名單看來,死亡的都是官差和家丁。

其次,若林文明真如縣令所言為鄉里惡霸,那麼找他來公堂之上,竟沒有準備武器,也算奇聞。

綜合上述討論,我們幾乎可以確定王文棨一方的說法頗為牽強,儼然是先射箭再畫靶。當時的百姓顯然也如是看待。

因而,在流傳下來的民間故事〈壽至公堂〉中,可看出百姓大抵是同情林文明的。

而若是時人做如是觀,那麼當時族長莫名被殺的霧峰林家,自然更是氣憤不平。面對此一橫禍,他們又將會如何應對呢?

《林文明壽至公堂案5/5》完結

 

《林文明壽至公堂案》參考資料

1) 戴施兩案紀略,(清)吳德功撰
2) 臺灣通史,(清)連橫撰。
3) 〈壽至公堂〉,楊守愚撰,收錄於李獻璋編,《台灣民間文學集》,臺灣文藝協會,1936年。
4) 《霧峰林家─臺灣的拓荒之家》,J. M. Meskill著,王淑琤譯,臺北:文鏡文化,1986年。
5) 林美容,〈彰化媽祖的信仰圈〉,《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集刊》,68期。(網路全文連結:http://twstudy.iis.sinica.edu.tw/han/Paper/mazu/mazu.html),1990年
6)黃富三,《霧峰林家的中挫(1861-1885)》,台北:自立晚報,1992年。
,〈林文明「正法」案真相試析──兼論清代台灣的司法運作〉,《台灣風物》,39:4。
,〈霧峰林家京控案餘波──清代台灣中部豪族對抗之案例〉,《台灣史研究》:台北:中研院,1994年6月。
7) 李振安,〈彰化南瑤宮媽祖進香活動之變遷研究〉,中正台文所碩論,2014年。
8) 薛建蓉,《重寫的「詭」跡: 日治時期台灣報章雜誌的漢文歷史小說》,台北,秀威,201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