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明秀殺夫案】情殺案風暴中心,楚楚可憐的教唆者(上)

路那/調查員 檔案調閱258次

 

登山小徑,赫見裸屍

1995年10月13日的傍晚,一位張先生因內急而跑到路邊山溝小解的時候,在堆滿垃圾的山溝裡,發現了他一生難忘的景象。

──那是一具被折騰的慘不忍睹的年輕男性裸屍。

之後,在楊日松法醫的複驗下,確定死者身上雖無明顯外傷,但有遭人勒斃的跡象,同時食道與胃部都有安眠藥的反應,胃部殘留大量的啤酒。加上他身上自胸部以下被人以強酸澆淋,生殖器的部分更是幾乎難以辨識原形。當下檢警便研判,這極有可能是一起情殺事件。那麼現在的問題就是,這位死者究竟是糾纏進了怎樣一段關係,才遭逢此等橫禍呢?

 

 

業務員的最後一曲

在採集指紋比對後,很快就查出了被害者的身份。死者為22歲的汽車業務員徐志忠,才剛剛在四月退伍。徐志忠的父親說,雖然不常和兒子聊天,但知道兒子生活正常,沒有理由被殺。徐志忠任職的公司,則說他接到客戶電話之後,離開了就沒再回來。

「我記得他好像說要和客戶約在林森北路的錢櫃。」徐志忠的同事提供了一個可能的線索。

另一方面,警方循線查到徐志忠的女友潘明秀。儘管罹患小兒麻痺,但清秀可人的面孔加上得宜的應對進退,讓潘明秀有著相當不錯的人緣。警方分成兩路訪查潘明秀與錢櫃的工作人員,結果這兩條線索卻合而為一。原來,和徐志忠約在錢櫃的,就是潘明秀。

涉嫌殺害男友徐志忠的潘明秀

潘明秀說,她確實有和徐志忠約在KTV,但她大約九點左右就離開了。她離開的時候,徐志忠還在唱歌。她不知道徐後來的行蹤如何。還有誰一起唱歌?一起唱歌的,還有她的朋友盧正雄、周俊吉和許素芬。

錢櫃的服務生講的卻是另一個故事。他記得在13號凌晨的時候,看到一個小兒麻痺的女生和另外兩個男人扶著一個看起來像是喝醉的男人離開。因為女生是小兒麻痺的患者,所以記得很清楚。

小兒麻痺的女人明顯是潘明秀,那個癱軟的男人可能是徐志忠。那麼,盧正雄和周俊吉就是那兩個扶著徐志忠出去的男人嗎?警方訊問盧正雄,他說不,那是潘明秀的「新男友」鄭連金,以及她21歲的弟弟潘明鴻。他們帶著被許素芬下了安眠藥的徐志忠離開,而那就是徐志忠最後一晚的身影。

 

最暴烈的分手

潘明秀與共犯們很快地便被逮捕。很快地,潘明秀便招了供。她說,徐志忠根本不是他家人說的單純男孩。不僅兼職牛郎,還有暴力傾向。徐志忠的家人並不希望他和潘明秀在一起,兩人在相處幾年後也常有口角。潘明秀遇到了已婚的鄭連金,兩人產生了感情。因此,她想和徐志忠分手,但徐志忠不但不肯,不僅威脅要殺她全家,還常拿潘的枴杖打她。

弟弟潘明鴻心疼姊姊,曾在三人一同出遊的時候,與徐志忠吵起來,砍傷了徐志忠的頭部。由於潘明鴻正因搶奪罪假釋中,若再惹出事端,不僅要進去關,更可能會被加重判刑。徐志忠以此要脅潘明秀不得分手,她因此起了殺機。她先向新男友鄭連金與弟弟潘明鴻訴苦,三人決定一不作二不休,殺了徐志忠。然而徐志忠的體格甚佳,在金門服役時,還受過特種部隊的訓練,即便對手是兩個男人,可能都還制他不住。怎麼辦呢?

為此,潘明秀設計了另一個局。她向友人盧正雄、周俊吉、許素芬抱怨被徐志忠糾纏不休,希望他們能夠幫助她設下一個仙人跳的計策,一起灌醉徐志忠後,拍他裸照,以此讓徐志忠不再糾纏自己。

三人同意了。6號晚上,由潘明秀招集眾人,在忠誠路啤酒屋喝酒,想要測試徐志忠的酒量。沒想到徐志忠不僅體格好,喝起酒來竟也像是喝水一樣,千杯不醉。潘明秀只好另想辦法。這次,她請許素芬預先準備好12顆安眠藥,磨成7包,決定用安眠藥制服徐志忠。

第二次的計畫在12日下午啟動。這天,盧正雄與周俊吉到徐志忠的公司,假裝要和徐志忠買車。兩人與徐志忠相談甚歡,約晚上八點在錢櫃確認購車的細節。徐志忠不疑有他,也很自然地打了電話給女友,邀她一起到KTV。在包廂裡,眾人聯合起來勸徐志忠酒。許素芬也看準機會,將預先磨好的安眠藥粉放到徐志忠的酒中。毫無戒心的徐志忠,很快地就被「灌醉」了。

此時,盧正雄等三人,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成了謀殺案的共犯。他們看著鄭連金與潘明鴻出現帶走不省人事的徐志忠時,還滿心覺得自己很夠意思地幫了朋友一把。

潘明秀等人將徐志忠抬上車後,就直奔外雙溪劍南路的山區。在深夜漆黑的山裡,鄭連金和潘明鴻勒殺徐志忠,潘明秀在屍體上潑強酸洩憤。之後,三人一起將屍體推落山溝。屍體本應該就此消失,但山溝裡的垃圾卻擋住了它。隔天傍晚,屍體就被登山客發現了,警方被召喚上山。算一算,從案件曝光到偵破,不過三天左右的光景。

神速的破案,讓轄區的士林警方大受讚揚。錦上添花的是,透過偵破徐志忠被殺案,他們還連帶偵破了三個月前在士林發生的兩起潑酸案。

 

讓情敵殺情敵

這兩起潑酸案的被害人都是同一個人,那就是鄭連金的妻子。就在兇案發生的三個月之前,鄭連金的妻子在準備載女兒回家時,被陌生人潑酸,造成兩人肩背與頭耳分別被灼傷。這件事發生不到一個月後,在8月時,有人打電話到鄭家,假裝是貨運公司送貨。在確認鄭妻來開門後,對著她潑灑了一瓶硫酸,造成毀容的慘劇。這其中明顯有私怨的成分在,只是警方一直找不到與鄭妻結仇的人。

也難怪他們想不到,因為這個仇人不是直接和鄭妻有仇,他是和鄭連金有仇。當犯人是被害人丈夫的小三的正宮男友時,任誰都覺得這個關係圖畫的太有問題──徐志忠不是應該直接去找情敵鄭連金嗎?找鄭連金的老婆做什麼?

一切的謎團,又繞回了潘明秀身上。

潘明秀說,是徐志忠因想要討好她,才想到去毀掉她的情敵、鄭連金老婆的容貌這招。但這說法著實讓人存疑。確實這能有效討好潘明秀,但這損人不利己的手段,不過是加快了潘明秀投向鄭連金懷抱的速度吧?

更有可能的,是潘明秀對鄭妻懷恨在心,唆使徐志忠對其潑酸。但在徐志忠已死無對證的情況下,潘明秀絕無承認的可能。

無論潑酸案是否由潘明秀主使,她都好好地利用了此案一把。儘管對潘明秀有好感,但妻子與女兒被人潑酸的鄭連金,對犯人自然深惡痛絕。於是當潘明秀告訴他,犯下此案的人就是徐志忠的時候,鄭連金那新仇舊恨一擁而上的心情,可得而知。

太厲害了。面對眼前看來纖弱而楚楚可憐的潘明秀,辦案人員不由得生出了一股不協調的感受。尤其是當調查人員發現,協助潘明秀迷昏徐志忠的盧正雄,實際上也是潘明秀的男友,因此這是一起「兩個男友殺一個男友」的案件時,更是如此。事件的真相會不會其實比潘明秀所供述的更加複雜?

當他們發現,潘明秀是以前夫周儉失蹤為理由訴請離婚時,警方忍不住好奇起這個失蹤的前夫,真的失蹤了嗎?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