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亞森羅蘋:飛賊高金鐘的逃亡(下)

檔案調閱1002次

昨天提到了高金鐘逃離管訓所後,令人聞之喪膽的「警總」終於加入了追捕的行列。然而,這次的追捕,真的會成功嗎?


特約調查員:唐澄暐

警總的追捕,與一連串的失蹤事件

儘管警總在7月便加入行動,但他們的追捕,實際上要到8月底才出現轉機。這個契機,是當時舉行了全國性的「保安檢查」,而警方發現高金鐘的弟弟高朝下落不明;幾天後,高朝的妻子阿娥將子女寄在娘家後也下落不明;接著,高朝的好友陳勳也跟著失蹤。

這一連串的失蹤案,讓警務處因此懷疑,高金鐘可能已在高朝或陳勳的掩護下,躲到台北以外較為安全的地帶。--後來相關辦案人員表示,所謂的「保安檢查」,其實是設計好的陷阱,目的就是要逼與高金鐘相關的人與他聯繫。在這樣的策略性行動下,專案小組終於說服了高朝的妻子阿娥,她同意帶領辦案人員去找她的先生。9月22日,當報紙報導「前夜有人目賭高妻搭乘火車南下尋夫」時,阿娥其實已經在兩名刑警的伴隨下抵達高朝在雲林的落腳處,也就是陳勳的家中。

 

神槍手打飛毛腿:警方的勝利

被精準打到膝蓋的高金鐘。

雖然有兩名刑警上門,但高朝始終沒把高金鐘的藏匿地點透露給他們,只帶著他們在附近亂轉。但由刑警大隊長曹極親自率領的隊伍隨後抵達。眼看無法和兩名先遣人員聯絡上,便下令採取「斷然措施」,先是找出了藏匿高朝的陳勳,從他口中得知高金鐘透過他輾轉介紹,被其他人藏匿在雲林縣土庫鎮崙內里某民宅,隨後便會同虎尾分局刑事組,於9月23日清晨將民宅團團包圍。據報導,刑警大隊特別派出了兩名槍手隨隊,為的就是在高金鐘準備逃脫或拒捕時準確地開槍打傷他的腿,免得他逃跑或在亂槍中喪命。說巧不巧地,當高金鐘最終被捕時,正好就是雙腿膝蓋骨接處各中一槍,準到有點難以置信。

 

 

 

又累又病,無人可信:毫無浪漫可言的逃亡生活

高金鐘接受媒體訪問,談他為何要逃亡的原因與逃亡的過程。

傷口未癒的高金鐘,很快就接受了審訊甚至數間報社的採訪。據他所言,這次逃亡的主要理由,一個是管訓的工作太苦,未能獲釋心有不甘,另一個是得了肺病,想要出來治療。他說,在這段逃亡期間他可是吃盡苦頭,連吃飯的錢都沒有,只能晚上跑到地瓜田去偷生地瓜吃,睡覺的時候有點風吹草動都以為是有人來捉他,更不用提在山上還有毒蛇蚊蟲之類的;其間只有一次回新店家跟母親見面拿錢,後來在台北看到治安當局懸賞兩萬塊追緝他,就嚇得把嘴上明顯的金牙都拿掉,化裝後逃往南部一直躲藏;雖然他這次也想過自首,但因為沒有收到具體指示,遭懸賞後又信不過親友,所以始終不打算出面,連自己親弟弟都不敢告知行蹤。

1958年10月6日,高金鐘及這段期間在虎尾、桃園、新店等地藏匿他的嫌犯,都一併被移送法院。11月11日下午宣判,高金鐘脫逃處有期徒刑一年(後減為八個月),執行完畢或赦免後,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三年,另有十二人因藏匿高金鐘而被定罪。

 

囚犯改過自新的烏托邦蘭嶼,是達悟人的島之噩夢

戒嚴時期的蘭嶼職訓二總隊第三大隊。

這一次,高金鐘被送到比台東更為偏遠的蘭嶼。自從1955年國防部在蘭嶼增設職訓二總隊第三大隊(後改為四大隊)後,島上就有不少可耕地變成了所謂的「農場」,用來管訓高金鐘這類犯下重案的「隊員」,或者有榮民身分的「場員」,其實就是隔離在外島的強制勞動營。1962年1月中參訪蘭嶼的中外記者團,為當時島上的農場和高金鐘,留下了一幅樂園中幸福勞動者的畫像──辛勤刻苦的榮民和職訓隊員,持續在島上增建水泥營房和榮民新村;他們也興建機場、開拓島上公路,積極發展各種畜牧事業,最終希望讓人人在此成家立業、安居謀生。傳說中的飛賊高金鐘,現在也和其他穿藍制服的職訓隊員一樣,正努力地開發著蘭嶼。受訪時他來到島上已快兩年,逃亡的恐懼逐漸被安定踏實的生活所取代;現在他表現良好,已經被農場指定為班長,早上上課、下午服務,不僅吃穿都好,也懂得做人做事的道理,更深刻了解自己過去的不對。他深信這裡是他重新成家立業的場所,未來還希望能把自己的妹妹、母親都接來這裡安居。

高金鐘的改過自新,是他自己的意志,或是另一個編造出來的神話?

然而對島上原住民而言,這一切全都有如災害。這些農場不僅搶走了他們的土地,還放任一大群危險的重刑犯在島上橫行。這些「隊員」不時逃離管束,在島上各村落行竊,破壞自然資源,為了搶東西把居民打成重傷,甚至騷擾性侵婦女。樂園底下的真相若是如此,那高金鐘口中的未來夢想有多少真實成分,或許也很值得懷疑。從日後的報導可以得知,高金鐘早在1961年就曾和隊上四個犯人秘密商議潛逃,但他最終卻出賣同夥,靠著告密舉發當上了班長。1962年冬天,他又再度計畫潛逃,這次洩漏後終於引發全體犯人和管理者的怒火;據說他遭到全體犯人攻擊,整整三四十天都下不了床。

高金鐘顯然是不會想留在島上,但蘭嶼也不是他想走就能走的地方。然而,該發生的事情,終究還是發生了。

 

颱風天,孤島發生了一樁血案

1963年9月11日,葛樂禮颱風侵襲台灣、蘭嶼,造成蘭嶼朗島部落的警用電話損壞,無法和其他部落通電訊。10月6日,一艘叫做「俊達」的漁船從高雄港申請出海,但因海上風浪太大,只好駛到蘭嶼避風,直到10月23日都無法作業,在食物即將用盡的情況下,只好於當天從蘭嶼啟航返回高雄。

就在那天,一位朗島檢查哨的工友從紅頭嶼返回哨點時,突然發現檢查哨內有兩人倒臥在血泊中;但由於先前颱風損壞通訊,加上環島公路未接通朗島,讓這件事不僅發現得晚,隊上也是到了傍晚點名時,才發現失蹤的是高金鐘等人。

由於蘭嶼交通不便,因此高金鐘於該地殺人的消息,過了一陣子才為外界所知。

由於島上的消息還得透過台東才能轉往全台各單位,第一時間的情況並不是很清楚。最先傳出的消息,是高金鐘等人殺了檢查哨的人,然後搭小船逃出蘭嶼;不僅對岸的台東警方立刻開始嚴防,花蓮、宜蘭、基隆等縣市的警局也跟著戒備,連台北、新店、雲林、高雄等地曾緝捕過高金鐘的幹員,也都陸續前往他可能出沒的地點查緝。另一方面,23日當天從蘭嶼返航的漁船「俊達號」也被懷疑搭載逃犯,24日一抵達高雄港就被檢查處管制,船長等九人遭到漏夜偵訊,但始終沒發現涉案證據。由於島上消息始終不清楚,連是否有人遭殺害都尚未明瞭,警備總部便於10月25日派保安處組長前往調查。保安處組長抵達蘭嶼後,便協調駐軍及管訓隊治安人員、蘭嶼警察分駐所等單位在島上進行全面搜查,海軍也派出了炮艇在海上協助巡緝。

隨著蒐查進行(也可能是原本想自行抓到了事,但後來紙包不住火),案情也有了比較清楚一致的說法──10月23日上午,高金鐘以及其他六名嫌犯(也有說五人,最終起訴時只剩四人)趁著到紅頭嶼農場附近砍柴(或者砍藤蔓來加工)時,前往哨所砍死了中尉哨長顧新疆和哨兵劉榮華後逃脫。由於經清查後全蘭嶼並沒有舢舨或船隻遺失,加上此時蘭嶼至台灣海面有黑潮經過,所以搜索方研判,高金鐘等人應該還在島上。

 

沒有逃出蘭嶼的兇手,與兩百名怎麼也找不到他的警察

高金鐘,攝於蘭嶼管訓期間。

接下來幾天,台東警備單位又陸續派出武裝人員分批乘船前往蘭嶼增援,而蘭嶼島上也陸續開始發現高金鐘逃竄的蹤影。10月28日清晨,椰油村的原住民發現有行蹤可疑的三人偷吃田裡甘藷;東清村則有人報告在附近大山的山洞內發現有人睡覺煮食的痕跡。29日,東清村民又發現可疑人士,對方甚至還持刀砍殺過來。逃過一劫的村民連忙向警方報告,隨後軍警便在附近發現遺留下來的茅草床、野灶;於是軍警的包圍網,便漸漸往東清一帶的山林收攏。

然而數天過去,仍然沒有發現高金鐘等人的蹤跡。島上的天氣開始轉壞,海上風浪也逐漸增強。毫無進展的搜索方只能繼續要求增援,並要求抽調能夠說當地語言的警察來協助,甚至連台東警察局長都親自率大批幹員來到蘭嶼。到了11月11日,島上的治安人員已經多達兩百人搜索方開始以固守田地的方式斷絕高金鐘的食物來援,而有可能用來逃亡的船隻更是嚴加管制出海,據說軍警還一度要求將全朗島的大小拼板舟陳列在村辦公室前,以免被高金鐘一行人偷去使用。

儘管新聞報導上不時透露出手到擒來的樂觀發言,但島上的搜索行動已陷入膠著。11月23日一則不太起眼的新聞提到,大部分的搜索警力都已從島上撤回。據島上住民的說法,警力撤離後,五人一組的小規模搜索行動仍在島上持續進行,而朗島村的村民未來還將有很長一段時間無法出海,也不敢隨便上山,嚴重影響了村內生計。

 

戒嚴時期不可思議的人間蒸發

不能算是大島的蘭嶼,依舊藏有許多神秘的謎團。其中之一,就是失蹤的高金鐘,到底去了哪裡……?真相或許只有大海知道了吧。

也有人找上了高金鐘的老家,希望能從發現一些蛛絲馬跡。然而,過往每次高金鐘逃脫時還會對記者說些什麼的高母,這次的反應卻彷彿沒這個兒子似地,而其他兄弟的反應也是「不知道」、「早就沒有來往」。至於高金鐘唯一的女兒,唯一可知的消息是她幾年前南下謀生,卻被流氓一路拐到高雄和台東的茶室賣淫,雖然在請求警方保護後被帶回板橋(可能是高金鐘的養父一家),但不久後迫於生計又再次離開,最後只知人在新竹一帶。

和所有人都斷了聯繫的高金鐘,這次終於徹底逃出治安單位的掌握。參與過圍捕的人,有些認為他可能早就編好了木筏逃脫,但在海上遇到風浪而亡。也有人認為,他其實沒像警方想的那樣往本島逃,而是向南,抵達他曾經待過的菲律賓。也有人猜,他躲過了海上炮艦的搜查,一路漂到了中國大陸──據說,這是當時蘭嶼職訓大隊裡最廣為流傳的謠言。1979年5月,職訓二總隊在蘭嶼的第四大隊撤銷,四百多名隊員移回台東岩灣。1988年11月18日,台東地方法院依「追訴權時效已完成」的規定,判處高金鐘等人免訴。

至此,飛賊高金鐘算是完成了最後一次逃脫。只是說他如今到底在哪,以及這一切怎會演變至此,恐怕已無從得知了。

 

參考資料:

《聯合報》
《中央日報》
《徵信新聞報》(中國時報)
關曉榮,《一個蘭嶼能掩埋多少「國家機密」?》,苦勞網
謝聰敏,《談景美軍法看守所》,鄭南榕發行
〈衝破iraraley部落飛魚季禁忌的衝擊者〉,《飛文季刊》第19期,蘭嶼天主教文化研究發展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