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魚事件簿二】農夫古池釣魚撞邪,城隍爺大戰紅魚怪

路那/調查員 檔案調閱152次

簡稱中寮城隍廟的中寮安溪城隍廟,位於嘉義縣鹿草鄉重寮村。此廟建於乾隆40年(西元1775年),迄今已建廟243年。這裡的城隍爺赫赫有靈,不僅是少數身穿龍袍的城隍,還曾在2006年普渡大典時,上演了一次「泣血狀」的百年申冤奇事。長久以來,中寮城隍爺都是周遭百姓逢災遇難時,最後可以求助的對象。

1912 年仲夏。住在重寮村的吳匏一家人,正是在這樣的驅動力下,前往村中的城隍廟叩頭,求城隍爺救救他們家的經濟支柱。

重寮村地方不大,廟祝早已聽聞吳家的變故:前些日子,艷陽高照的鹿草庄好不容易下了點雨,涼爽了些,吳匏帶著替家人加菜的打算,帶著一支釣竿,到附近的古潭去釣魚。吳匏等啊等的,好不容易等到了釣竿開始晃動。有魚上鉤了,而看那釣竿晃動的幅度,這魚的大小應該頗令人滿意吧。

吳匏費了點氣力,終於把魚拉開了水面,甩到了地上。這魚果然大尾,長約兩尺,寬約四、五吋,是頗令人驕傲的漁獲。只是顏色有點奇怪,是鮮紅色的。吳匏釣了一輩子的魚,還沒看過這種奇怪的顏色呢。

好吧,雖然顏色怪了點,但還是條大魚,夠吃的了。不以為意的吳匏,蹲下來要將紅魚裝到簍子裡的時候,突然察覺這隻魚除了顏色怪異之外,竟然還有看起來像是耳朵與翅膀的部位。這、這到底是什麼玩意啊?!

太奇怪了。太奇怪了。還是拿回家給其他人看看吧。吳匏一邊碎碎念,一邊還是把魚拿了起來。說也奇怪,這隻魚釣起來也一陣子了,而他明明握的挺牢的,那魚卻還是輕而易舉地掙脫了開來,憑藉著翅膀飛回池中了。

太奇怪了。太奇怪了。望著怪魚剛剛飛入的古潭,吳匏也沒心思繼續釣魚了。他兩手空空的返回家中,告訴期待著加菜的家人紅魚飛走了的奇異故事。

那是吳匏最後一個精神正常的晚上。

***

在講完故事之後,吳匏突然全身開始了詭異的抖動。他的眼白上翻,平常一直叨念著「太奇怪了。太奇怪了。」的口頭禪,轉成了沒有人聽得懂的囈語,比如「屋啦嘎啊龜仔姊啊狗畜生──機啊──」一類好似存在著有意義的單詞,但細聽那意義即刻消融無蹤,比放在赤炎日頭下的冰角更快。最終,綜合了吳家上上小小老老少少之力,他們勉勉強強辨識出吳匏說的唯一有意義的一個句子。

「古池邊鬼神出沒。」

古池邊鬼神出沒──咿呀──古池邊鬼神出沒──吳匏喃喃地念著,間夾雜著令人不知所以然的囈語與尖嘯,嚇得家人不知該如何是好。吳家較年長的跑去請了道士童乩,較年輕的跑了去請漢醫西醫。但無論是科學文明或傳統智慧,面對這個一夕間發狂的農夫都束手無策。

不知道是誰提起了,他們還沒去問過村中靈驗的城隍爺。於是一行人浩浩蕩蕩地進了城隍廟,跪了一片,委由廟祝請乩童降乩。

乩童開始起乩。底下的眾人屏氣凝神。
城隍爺是吳家最後的希望。

***

「城隍爺說,那古池內有一赤蛇。」

「幾天前吳匏是不是去釣魚?他嚇到那條赤蛇,赤蛇不開心,就把他魂勾走了。我看這很難辦喔。」負責解乩的這樣說道。「你們不信,黃昏的時候去古池旁邊看看啊。」大約是感到眾人將信將疑的氣氛(他釣上來的,明明是魚啊……),解乩者又添了句。

吳家人,和看熱鬧的鄉民們,按著城隍爺的指示,在黃昏時抵達古池邊。然後看到了此生此世最不可思議的景象。

那是一條大魚,在暮色下躍出湖面,用那毫無感情的眼睛極度不爽的瞪著他們,便再次返回湖中。瞬間,風狂雨驟。原本金燦燦的夕陽消失了,大雨把眾人淋得彷彿泡進了古池。所有人都嚇傻了。

狼狽地回到村落後,眾人深怕整個村落都將遭到「池魚之殃」,於是立刻決定了眾人皆齋戒三天後,敲鑼打鼓燒著金紙,請了城隍爺到池邊出巡。到了池邊,城隍的童乩翻身入水(「何方妖孽」,他說)。過了一陣子,童乩出水,手中拿著數條紅布捆紮起來的物品。上岸來,打開一看,竟是一具人骨。

「這,浸油鼎。拿這油抹伊身軀。」童乩言簡意賅地對吳家說明。神秘的是,一抹上油,吳匏還真的立刻復元如初。

此事一傳十,十傳百,遠近的信眾紛紛前來見證神蹟。幾日之間,酬神戲與舞獅接連不斷,可說熱鬧極了。這個新聞不僅傳到了鹿草庄以外,成了嘉南平原上最新一樁茶餘飯後的逸事閒談,它甚至傳到了位在台北城內的《台灣日日新報》,而由端坐在報社內的日籍記者寫成新聞。來自文明世界的記者在報導嘲笑道:區區一個漁翁釣上一條紅魚,竟可鬧出這麼多事,實在可笑。

你猜,那個記者後來怎麼了?
紅魚也會找上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