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爵夫人弒親記】最毒婦人心(上)

檔案調閱527次

 

1676年7月17日,法國首都巴黎,數萬民眾群聚在街道上,情緒高昂,等待著今天的主角現身。

所謂的主角,不是當今統治者「太陽王」路易十四(Louis XIV);也不是攻打荷蘭凱旋歸來的戰爭英雄。巴黎人如此興奮,究竟是要歡迎誰的到來呢?

監獄的門打開了,獄卒押著一個嬌小的中年女人走出,她穿著樸素的長袍,脖子上套著象徵死刑的絞索,準備迎接人生的最後一天。她一在眾人面前現身,就可聽見全城市民爆出的歡呼、嚎叫、辱罵聲,每一聲呼喊都飽含著嗜血的期待。這彷彿是一場黑色的嘉年華,而眾人期盼已久的主角正粉墨登台。

這女人名為瑪麗‧瑪德琳‧戈布林(Marie-Madeleine-Marguerite Gobelin),擁有德‧布林維利耶侯爵夫人(Marquise de Brinvilliers)的崇高身分,如今,卻是全巴黎人唾棄詛咒的對象,千夫所指的罪犯。

她究竟做了甚麼,才走上這條斷頭台之路呢?

瑪麗‧德‧布林維利耶侯爵夫人

 

需要出口的侯爵夫人

德‧布林維利耶夫人本名瑪麗‧瑪德琳‧瑪格麗特‧德奧布雷(Marie-Madeleine-Marguerite d’Aubray),是一個富裕的巴黎行政官員家庭的長女,本來就出身上流社會的她,成年之後嫁給了同樣有錢有勢的安托萬‧戈布林(Antoine Gobelin),並擁有德‧布林維利耶侯爵與侯爵夫人的稱號。

表面上看起來,德‧布林維利耶侯爵夫人的生活不但地位崇高、衣食無虞,應該沒有甚麼好憂慮的吧。

不過,俗話說飽暖思淫慾,對本來就在富裕家庭長大的德‧布林維利耶夫人來說,經濟優渥本是她應得的待遇;但是在愛情上,她卻無法從丈夫身上得到滿足。他們一開始的夫妻生活可能很幸福,但愛情卻逐漸被現實消磨殆盡。因為侯爵的工作是軍官,必須離家出征,留下夫人獨守空閨;同時他也是個奢侈浪費、不知節用的男主人,讓原本收入頗豐的夫婦倆人面臨債務困境,侯爵夫人便憤而禁止丈夫動用自己的財產。

她一切的不滿,到了那個改變她一生命運的男人──戈丁‧德‧聖克洛瓦(Godin de Sainte-Croix)出現時,有了宣洩的出口。

 

第三人的現身

聖克洛瓦本來是德‧布林維利耶侯爵在軍中的好朋友,但他很快就超脫「家族友人」的身分,變成了好友妻子的「入幕之賓」。

風度翩翩的聖克洛瓦,顯然不是無趣的侯爵能夠匹敵的對手,德‧布林維利耶夫人很快地就沉浸在與情夫的愛河之中,她的丈夫即使知情,也只是懦弱地在旁邊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假裝沒看見,默許聖克洛瓦成為這段關係中的第三者。不過,侯爵夫人的父親跟兩個弟弟,就不是這樣想的了。

侯爵夫人的弟弟們,對姊姊的外遇表達強烈的反對之意;他們的父親德赫‧德奧布雷(Antoine Dreux d’Aubray),更是勃然大怒,痛斥女兒的不是。然而,侯爵夫人無視家人與世俗社會的指責,仍要追求「真愛」。

眼見女兒如此執迷不悟,老德奧布雷決定要用激進的方法,徹底拆散這段孽緣。他動用巴黎司法體系的關係,讓聖克洛瓦因為某個小罪名而被逮捕,關進巴士底監獄之中。

老德奧布雷沒有想到,他不但沒有把女兒「導回正軌」,反而導向了他自己跟兩個兒子橫死的命運。

 

仇恨之毒在心中醞釀

聖克洛瓦被抓進大牢的那段時間,據說侯爵夫人嚴重心神不寧,對操弄這一切的父親滿懷怨恨。等到聖克洛瓦出獄,侯爵夫人很快就與他復合,兩人又恢復了往日的恩愛,甚至更勝以往。

但這對愛侶可不只滿足於此。

聖克洛瓦雖然倒楣被關,不過他只被關了六個禮拜,而且獄中待遇其實還不錯,他吃好睡好,也可以看書,與其他獄友下棋聊天。就在此時,聖克洛瓦巧遇一位義大利人艾吉利歐‧艾席利(Egilio Exili)。據說,艾席利是一位深諳毒藥製作與使用的大師,聖克洛瓦就是在監獄時光中,與大師學了幾招。

聖克洛瓦出獄後,開始從事煉金術的研究,蓋了一間小實驗室。此時,他又認識了另一位毒藥大師:瑞士化學家克里斯多福‧葛拉瑟(Christopher Glaser)。葛拉瑟是貨真價實的化學專家,不僅為法國國王路易十四服務,也在巴黎的皇家植物園擔任常駐講師。

據說,葛拉瑟發明了一種獨特的毒藥配方,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毒死被害人,屍體看起來卻像是自然死亡。心懷鬼胎的聖克洛瓦與侯爵夫人,可能就是從這些「毒藥大師」們手中取得傳說中的毒藥,準備來謀害侯爵夫人礙事的老父,一方面為自己的愛情復仇,另一方面也是為了取得遺產,好讓債台高築的聖克洛瓦花用。

Affaire des poisons, French noblewoman Marie-Madeleine-Marguerite dAubray, marquise de Brinvilliers (c,1630-1767), pouring poison into the glass of one of her victims, Engraving from French newspaper Le Petit Journal Illustre, 1931 (Photo by Leemage/UIG via Getty Images)

 

為愛弒親的女人

1666年,63歲的德赫‧德奧布雷年邁多病,與他有多次衝突的長女德‧布林維利耶侯爵夫人,卻突然在此時展現「孝道」。她親自到歐菲孟(Offemont)的鄉間莊園照顧生病的老父──然後偷偷地在父親的食物跟藥物中下毒「28到30次」,送他早日上西天。

9月10日,老德奧布雷嚴重發病死去,雖然病狀怪異,但沒有人懷疑這位久病老人是遭人謀害,醫生認定他是多年痛風發作而死。可憐的老德奧布雷到死都沒有察覺,女兒到底在自己的食物中放了甚麼東西,他的豐厚遺產,就這樣落入了五個子女手中。

仇也報了,錢也拿了,愛情再也無人阻擋──照理來說,侯爵夫人跟情夫應該就此停手了吧。不過,有些貪婪惡念一旦啟動,就會永無止盡地擴張下去,沒有停手的一天。

侯爵夫人隨即把殺意轉移到兩個弟弟身上,他們當初也是自己愛情的絆腳石之一。不過兩個弟弟正值壯年,輕易下毒謀害可是很容易被人發現,該怎麼辦呢?這一次,侯爵夫人與聖克洛瓦策劃了更為細緻的策略,他們聘請一位名為拉舒西(La Chausée)的男僕,安排到小弟弗杭索瓦‧德奧布雷(Francois d’Aubray)的身邊服務。單身的弗杭索瓦跟哥哥安托萬‧德奧布雷(Antoine d’Aubray)夫婦住在一起。

「你的僕人想毒死我!」大哥安托萬有一次對弟弟抱怨道,很不幸地,他是對的。

1670年的復活節大餐,害德奧布雷一家七口食物中毒,安托萬的病情不知為何特別嚴重。「我被下毒了!」他死前一直向家人與醫生述說著他蒙受的不幸,但沒有人能夠拯救他。只能等到安托萬於6月17日死去後,解剖屍體化驗,發現他的器官發黑,但也沒有醫生能夠確定,這到底是疾病還是毒藥所致。

拉舒西順利地謀害完大哥,隨即把焦點對準小弟。他精確地在每頓餐點之中下剛剛好的毒藥劑量,讓弗杭索瓦快步走向死神懷抱。9月的某一天,他便追隨大哥而去,兩兄弟的死亡不過是三個月的事情。

 

 

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壯年兄弟接連得病身亡,不只是一起賺人熱淚的悲劇,更是啟人疑竇的怪案。不過,即使周邊的人們感到奇怪,他們一時之間還無法把疑點串聯起來。

德‧布林維利耶侯爵夫人繼承了父親的遺產,逍遙自在的與情夫偷情,父親與弟弟們再也不能當她們的絆腳石了……還有人膽敢反對她們嗎?

不過,侯爵夫人跟情夫萬萬沒想到,「天譴」竟然會用這種方式降臨在她們頭上……。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