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偵探唐澄暐】我們曾經也是怪盜:漫畫版亞森羅蘋的《虎牙》之謎

檔案調閱1005次

東方出版社版本的「亞森˙羅蘋」系列,是許多人的童年回憶。還記得這套書中令許多人印象深刻的《虎牙》這本小說嗎?博物偵探唐澄暐這次將帶領我們,回頭找尋《虎牙》的小秘密。

特約調查員:唐澄暐

第一次讀到亞森羅蘋,不是在教室裡老師的視線外,就是在書局的架子旁。班上同學悄悄傳遞的書,除了世界怪談、未知生物,還有封面鮮黃的偵探小說──同個年紀的人,應該一聽就知道是東方出版社的亞森羅蘋了。

「我才不在意那個裝腔作勢的法國佬曾經比我受小孩歡迎。小孩都是….」「夏洛克,停止。」(設計對白)

沒經歷過那段時光的人可能很難想像,在《新世紀福爾摩斯》或者小勞勃道尼的《福爾摩斯》之前,至少在國小學童間,亞森羅蘋人氣曾經遠勝福爾摩斯。福爾摩斯探案當年沒有東方出版社那種好讀但不幼稚、輕便且量多的版本,是一個可能因素;另一種可能是,和整天站在正義一方抓犯人相比,小孩子更想當亞森羅蘋那樣的怪盜,先是把警察耍得團團轉,把最珍貴的寶物偷到手,但在真正的壞人出現時,又能突破他設下的重重難關並給予正義制裁。

至於情慾的部分,我就不曉得當年同學們讀到亞森羅蘋對眾美女的癡情,心裡是喜歡還是排斥了──至少我自己是覺得頗害羞而盡量快速略過,畢竟我當時還不懂那些女生有什麼好喜歡的。這部分到了漫畫版亞森羅蘋就更為誇張;我記得我是在金石堂的書架上找到那套亞森羅蘋漫畫,大部分的情節都忘了,但那些令人不敢直視的女體,還有那些激烈的動作線、飛灑的血跡、各種殘酷的死狀,都深深刻劃在記憶裡,尤其是《虎牙》裡那頭畸形的、有兩張血盆大口,像幽靈一樣神出鬼沒的猛虎……

漫畫版的《虎牙》。現在想想,我們小時候竟然看了這種東西嗎……?唐澄暐攝。

後來我就很少再看亞森羅蘋了。原本興味盎然的嗜好突然中止,或許是多數人共享的童年回憶吧。這種斷裂有可能是自發的,比如說一台電視遊樂器就可以讓人荒廢掉本來的興趣;但也有不少人是在學校和團體中消磨掉興趣,因為要唸書考試所以不玩了、因為沒人一起所以就不玩了,諸如此類。總之,亞森羅蘋和那些稀奇古怪的書一起淡出了生活,再度看到這名字時,眼前的這排書已經(或者說終於)是法文直譯版了。

國內的小知堂版(右)與好讀版(左)均為法文直譯。

我還是挑了《虎牙》先看,畢竟心裡還是惦記著老虎。老實說,除了老虎以外的部份我也幾乎都忘光了,等於是在讀全新的小說。但讀著讀著就開始覺得奇怪,怎麼故事過一大半了,還沒有預留老虎出場的伏筆?直到兇手終於浮上檯面,全案真相大白後,老虎還是沒有登場,一切就這樣結束了!

亞森羅蘋又一次完美解開懸案,可是我的懸案從這時才開始──到底《虎牙》的老虎去了哪?或者應該問,牠到底是從哪來的?

為了確認不是自己眼花,首先就是要找到當年的漫畫,但事情並不如想像中順利。現實中的亞森羅蘋一如小說中的怪盜,以各種不同樣貌在書堆中神出鬼沒,令追捕者疲於奔命。這種誕生超過一百年又家喻戶曉的作品,市面上不知已累積了多少全譯版、節譯版、亂譯版、好兒童版、二創版、圖文版、漫畫版……光憑「亞森羅蘋」和「漫畫」當關鍵字,也沒辦法一下就命中目標,畢竟憑藉的是心中的那張圖,打字或以圖搜圖都派不上用場;更別提那還是本1980至90年代的出版品──代表這本漫畫的繪者相關資訊可能全都不會寫出來。

還好,並不是只有我看過這套漫畫。雖然一般圖書查詢找不到,但圖文並茂的個人網誌卻透露不少線索。有位當年看過漫畫的人,近年居然直接跟出版商買到了庫存舊書,照片一貼出來,我馬上認出那正是我在尋找的漫畫。我在網路上查了查照片拍到的出版社名,不僅還健在,網頁甚至還標明這套書現在仍可以買。我連忙打去出版社,對方找了找倉庫告訴我,是還有幾本狀況不佳的庫存,但《虎牙》卻是一本也不剩了。

不管怎樣,我至少確定了《虎牙》的出版社,這樣就能回頭使用圖書館館藏查詢,一查到書還在,只要跑一趟離家最近有藏書的那間分館就可以了……但結果一出來,全台北連一本都沒有!不是標註被借走或者遺失,就是「目前沒有任何館藏可借」,台北所有分館,全部沒有資料。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我暫時丟開追究下去的念頭,來找找新北市的分館。「圖書掛失(開架遺失)」、「陳舊已失時效」、「盤點未到」……好不容易來到一間「在架」的分館,小小的圖書間裡每一層書架都塞滿兩排圖書,我搬來搬去,還是找不到《虎牙》,只能再往下一間前進。下一間清幽的分館坐落在遠離都市的觀光街道上,假日想必會擠滿吹冷氣休息的遊客吧。而那一套十本的聯廣圖書《亞森˙羅蘋漫畫集》,就在地下室角落的書架上排成一列。

新北市圖書館館藏聯廣版《亞森˙羅蘋漫畫集》。唐澄暐攝。

相隔二十五年,我再度打開寄宿著畸形虎怪的漫畫版《虎牙》。一開場,就是那睽違許久的巨虎在午夜的墓園裡挖走屍體,消失在夜色中。接著就開門見山地進入陰謀:養了一頭老虎的老富豪,突然在一票遺產繼承人面前中毒暴斃,同時老虎也從籠中消失;追查老虎而遁入豪宅地道的神祕男子──也就是亞森羅蘋──被困在地下,同時各懷鬼胎的繼承者們卻一個接一個死於老虎的猛爪,或是牠背上那張嘴的毒牙。最後富豪的善良養女被虎背上的男子綁走,並得知自己和眼前這名畸形如虎瘤的男子其實都有繼承遺產的血統;但羅蘋最終還是驚險趕到,殺死了男人和老虎,並在善良養女的挺身相助下躲開警方追捕,最終在遙遠的彼方過著幸福生活。

與原作比對的話,基本上可以說,這部漫畫根本都在亂改。原作完全沒有老虎,虎牙也不是關鍵,當然也沒有死在虎牙下的繼承人。我也沒必要在此一一比較漫畫和原作的差異,因為除了幾個人名一樣(親屬關係全部亂掉),這就是兩篇不同的作品,是能比較什麼呢……

還能探究下去的,就只有這漫畫到底是何方大作。這本怎麼看都像日本來的漫畫,不意外地完全沒提到作畫者,畢竟在那年代,注重作者人格權和版權都不是出版生意準則,而且對於日本漫畫這種侵略品,人們面對出版審查還是有一定程度的規避。但多虧有網路,再加上這25年來長出的一點見識,這套漫畫真正的名稱以及背後的創作者,還是在瀏覽搜索下水落石出。

聯廣版《亞森˙羅蘋漫畫集》的日版原著企劃竟然是漫畫大師永井豪。

這套漫畫確實來自日本,叫做《劇畫怪盜羅蘋》(劇画怪盗ルパン),負責企劃與角色設計的,是大名鼎鼎的漫畫家永井豪。雖然當年華視早播過《無敵鐵金剛》,甚至第四台和錄影帶店也有疑似盜錄的《惡魔人》,但當年刻意排日的資訊不流通,使得我們這些孩子即便從小看著大師傑作,還是得等到長大,才能知曉他的名字。

不過,永井豪並沒有參與這部作品的編劇與作畫。由於我動筆時還無法取得日文原版,我只能從網路上得知,實際繪製這套作品的是永井豪率領的dynamic企劃(ダイナミックプロ),編劇則包括了漫畫家石川賢、安田達矢等人。雖然《虎牙》找不到完整的工作人員名單,但可以確定的是,整套《劇畫怪盜羅蘋》畫下來,劇情就是越畫越歪──頭幾本《奇岩城》、《怪盜紳士羅蘋》、《羅蘋鬥福爾摩斯》(台版順序略有不同)還算中規中矩按原作改編,到了《813的秘密》、《玻璃瓶塞之謎》、《金三角》、《三十棺材島》就開始越改越多,有些可能是為了讓羅蘋貫穿全書而讓他提早登場;但到了《虎牙》,不知為何就徹底突破原作,冒出真的老虎當凶手;而最後一本《羅蘋重現江湖》,就已經是沒有原作的羅蘋故事了,就像我人生中第一本亞森羅蘋──《金字塔的秘密》一樣,要到很多年後才知道,那是日本作家的個人二創。

與原作相異的還不只如此。或許因為是針對青年以上讀者的「劇畫」,這套漫畫不只加重原本的凶殺血腥,三不五時更能看到女角開始輕解羅衫,露出原作中一個字也沒提的裸體,在《奇岩城》中甚至出現整頁床戲……有趣的是,在那些裸體上有時又能看到一些違和的筆觸,讓上一格還坦蕩蕩的女體瞬間穿好了衛生衣或內衣,或者在離開浴池時意外地套著短褲;但到了後面幾本,不知為何又尺度大開,有時乳頭就大方地攤在讀者面前。這究竟是原作中的尺度設定?還是台灣出版社的自我審查?可惜這本書在日本也早已絕版,若要取得二手原書,恐怕還得花上不少時間。

右頁的女性(蘇珊)原本穿著高領上衣,但到左頁的床戲時,突然之間變成蕾絲領上衣。這是台灣出版商為了尺度問題而自己加上的嗎?唐澄暐攝。

無論如何,有一件事倒千真萬確:這套來自日本的漫畫絕對是給大人看的,但到了台灣,卻被當成了兒童讀物來販售,這一點可從書末廣告推銷的童話全集、忠義傳奇和伊索寓言看出。這種教壞小孩的不妥商機,幾乎可以說是一種時代象徵:一道朦朧卻能輕易穿過的迷霧,籠罩在台灣與外國之間,國外公司還沒靠智財權將手直接伸進台灣口袋,只有台灣的大人們拚了命在外頭邊闖邊拿,管它合不合法、合不合胃口,只要能帶進來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地賣;而對一切充滿興趣的我們也就懵懵懂懂地全吃了,在看似嚴厲的師長監視下,一邊假扮好學生,一邊在桌底下偷偷交換色情、暴力,或者像畸形老虎那樣的謬誤,然後帶著它們長大。

滿是暴力、血腥與色情的漫畫背後,廣告頁卻充斥著以「適合國小兒童閱讀」作為宣傳的「中國少年忠義傳奇」。某個程度上有些荒唐的景象,或許正是那個時代的一個隱喻。唐澄暐攝。

這樣想想,亞森羅蘋以前那麼紅就更有道理了。因為我們當時就是那種雙面怪盜,既天真又百無禁忌,並且樂此不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