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九笙怪奇事件簿】長島連續殺人事件:剩下的只有骸骨(下)

顏九笙/調查員 檔案調閱811次

3. 德國牧羊犬的例行訓練,竟找到超過一具的遺體

德國牧羊犬「小藍」,在訓練過程中找到一具殘骸。圖非當事牧羊犬。

這位帶來突破性的警官,名為約翰・馬里亞(John Mallia)。馬里亞警官的搭檔叫做小藍(Blue),是一隻七歲大的德國牧羊犬。從那年夏天開始,他帶著小藍搜尋橡樹海灘,做為一種訓練,倒不見得指望一定會找到什麼。時序入秋之後,夏天長得太過茂密的灌木叢與毒藤萎縮了,馬里亞跟小藍的搜尋範圍也更擴大了一些。2010年12月11日,在海洋大道旁靠近吉哥海灘(Gilgo Beach)的某處,小藍帶著馬里亞找到了一副包裹在麻布裡的骸骨。又過了兩天,警方在第一具遺體附近又發現三個同樣包在粗麻布裡的骸骨。合理的推論是,這四具完整的遺骨,是由同一個人棄置在這裡的。

警方當時相信其中一副遺骨肯定屬於夏南,於是去搜索了嫖客喬・布魯爾的房子,扣押了他的車,然而什麼也沒找到。警方沒有把他列為嫌犯。朴麥可也被約談,事後同樣被排除嫌疑。橡樹海灘社區擠滿了媒體記者,讓整個社區的人都覺得非常不自在:他們之中有謀殺犯嗎?而且殺了人以後,還把屍體丟在自家附近?就算兇手不是「自己人」好了,那天晚上有個女孩在這個社區裡奔走求救,然後就不見了。他們是一群見死不救的人嗎?

紐約橡樹海灘一景。此處是有錢人居住的地方。但他們也沒那麼有錢就是了。圖非當事住宅或社區。

橡樹海灘社區基本上算是個富人聚居的地方——以布魯爾為例,他沒有工作,卻可以靠祖產舒服過活。但此地居民又不是真正金字塔頂端的有錢人,因為他們的房子雖然值錢,土地卻不屬於他們。理論上,橡樹海灘的土地屬於蘇福克郡的巴比倫鎮,鎮公所跟當地居民組成的「橡樹島海灘協會」簽訂契約,在這裡蓋房子定居的居民都得繳「租金」給巴比倫鎮。這個社區雖然有保護整個社區的大門,還裝了監視器,理論上夠安全了,事實卻證明,就是有個外來者在這裡毫無理由地徹底蒸發了。

到了12月16日,蘇福克郡警方不得不宣布一個尷尬的事實:這四具屍體沒有一個是夏南。夏南的下巴有一次被男友打到骨折,後來是用鈦片補起來。這些屍體的下巴都沒有補過鈦片。到了2011年1月底,這四具遺骨都有了名字。某種程度上說,她們是「幸運」的:能被比對出身份,表示當初她們失蹤的時候,身邊有親友去報案了,這時警方才能夠在此時循線找到他們的家人,提供DNA比對。雖然她們的白骨在同一地點被起出,當初失蹤的時間點卻不一樣。莫琳・布蘭納德—巴恩斯(Maureen Brainard-Barnes)在2007年就失蹤了,梅麗莎・巴特勒米(Melissa Barthelemy)則是在2009年7月消失;梅根・瓦特曼(Megan Waterman)失蹤的時間比夏南晚了兩個月(2010年6月5日),安珀・歐佛史崔特・卡斯特羅(Amber Overstreet Costello)則是在2010年9月2日。她們都是性工作者,靠Craiglist或Backpage刊登色情廣告接客,接獲報案的警察往往不太熱心追查。只有梅麗莎算是個例外——因為在她失蹤之後,她的同母異父妹妹阿曼達接到過八通讓人發毛的電話,疑似直接來自兇手本人。

四位已知受難者的臉書悼念頁面。

在梅麗莎失蹤後四天,阿曼達的手機響了,上面顯示的是她姊姊的號碼。「梅麗莎?」阿曼達本來以為姊姊終究有驚無險,但回應她的卻是一個男人。他平靜地說:「喔,我不是梅麗莎。」

後來的每一通電話,都是在晚間打來。男人輕聲恫嚇阿曼達。他知道阿曼達是梅麗莎的妹妹,還知道她是黑白混血;他故意拿梅麗莎的職業來作弄阿曼達(「妳知道她是幹什麼的嗎?妳將來要跟她一樣當妓女嗎?」阿曼達當時已經知道姊姊在應召,其他家人卻只以為她在跳脫衣舞)。他甚至說他知道阿曼達住在哪裡。如果是別人接電話,男人就把電話掛斷。警方後來要求阿曼達充當誘餌,盡可能拉長談話時間。最後一通電話是在2009年8月底,男人說:「我正在看妳姊姊的屍體腐爛。」承受巨大心理壓力的阿曼達,當時還只是個十五歲的少女。然而一切終歸徒勞,這些病態的電話並沒有帶領他們找到兇手。

 

4. 棄屍好所在:連環殺手們的藏屍「密境」?

公路旁屍體分布的範圍。

蘇福克郡警方在2011年3月29日又發動一次搜索,先在雪松海灘(Cedar Beach,比較靠近海洋大道東端)發現一組頭顱、雙手、跟前臂,後來證實屬於一位名叫潔西卡・泰勒(Jessica Taylor)的應召女郎;她的軀幹早在2003年7月,就在長島的另一個城鎮曼諾維爾(Manorville)被發現了。接著在4月4日,警方又找到三具遺體,沒有用粗麻布包裹,藏在灌木叢深處,被棄置的時間也比較久。第一具是小個子的亞裔男性,身上穿的卻是女性服裝。第二具遺體(或者該說是部分遺體)被稱為無名女屍六號,則跟2000年11月在曼諾維爾發現的另一個女性軀幹屬於同一個人;六號的附近,有個學步幼兒的遺骨包裹在毯子裡——但這小孩並不是六號的孩子。4月11日,在另一頭的瓊斯海灘又挖出一副殘缺不全的骨頭,被稱為無名女屍三號;DNA分析顯示三號才是雪松海灘那個小孩的媽媽。三號也跟某個舊案有關:1997年6月底,拿騷郡(就在蘇福克郡隔壁)發現一個女性軀幹,上面有個桃子刺青,這個無名受害者因此被稱為「桃子」;根據分析結果,三號就是「桃子」。同一天,還有另一個女性頭骨跟幾顆牙齒被挖出來,官方編號七號;DNA分析顯示,七號被切斷的腿,被放在1996年火島的一個垃圾袋裡。

現在案情變得更奇怪了。最先出現的四具屍體幾乎都是完整的骨頭,包在粗麻布裡;後來被挖出的這些遺體,除了男性與幼兒以外,生前都被分屍,已經死去很久,只是現在才被找到。前後兩批遺體,到底是不是同一個兇手?蘇福克郡警察局長李察・多莫(Richard Dormer)堅信應該是同一個人,只是隨著時間演化改變犯案模式。(為什麼呢?)多莫覺得,如果不同的兇手一起看上同一條公路,甚至共同分享「棄屍好所在」,這樣太瞎了。但如果真的是同一個兇手好了,到底為什麼後來要整副骨頭包起來、然後一起埋在同一個地方呢?本來的整具屍首在變成白骨以前,是收在哪裡呢?

還有⋯⋯夏南到底在哪裡?為了尋找她,警方挖出了大量屍體,卻硬是找不到夏南本人,她還活著嗎?

 

5. 仍然等待真相的受難者們--而公路旁是否有更多還未被發現的屍體呢?

當時搜尋遺體的過程。然而找到這些遺體後,何時才能將兇手緝拿歸案,卻是誰都難以預測。

夏南的母親瑪瑞在2011年4月12號,公開提到哈克特醫生曾打可疑電話給她。一開始哈克特矢口否認,但三個月後他不得不改口:查了通聯紀錄以後,他發現他真的打過電話給瑪瑞,只是他忘了。談話內容也跟瑪瑞記得的不一樣。他家才沒有什麼勒戒機構,他也從沒見到夏南本人。不過此時改口已經來不及了:後來瑪瑞堅信哈克特是個騙子,對於夏南的失蹤難逃責任,甚至對他提起民事訴訟。

哈克特是個騙子嗎?這麼說或許太沉重,但就連他的朋友都說,哈克特愛講話又愛出風頭,有時候不免誇張了點。他過去曾經以急救醫師的身份參與了1996年環航800號班機空難的搜救,還對外誇稱他採取了某些英雄式的行動,同時卻有其他人說沒這回事,甚至說他根本在幫倒忙。他在2000年因為心臟問題裝了心律調整器跟去顫器,而且本來就有一隻腳是義肢,是個健康狀況不算太好的五十來歲中年人。要說他是個不為人知的連續殺人犯,似乎還是有點牽強。

遲遲找不到夏南,警察局長多莫在11月底開始提出新的假設:也許目前已發現的屍體都是同一個人殺的,但夏南的失蹤是完全獨立的案子,有可能她是碰到意外了。隨著時序進入冬季,灌木叢範圍再度變小,警方決定再度展開搜索,這次他們把隊伍拉回橡樹海灘附近。這裡本來有許多沼澤,他們暫時把水抽乾。結果在2011年12月6日,他們在她最後現身處不遠的地方,找到了她的錢包、手機、牛仔褲、鞋子跟唇膏——發現地點就在哈克特醫生的房子後面。12月13號,幾乎是第一批屍體被發現的整整一年後,他們找到了夏南的屍體,離她的遺物大約四百公尺遠。

對於支持「哈克特兇手論」的網路柯南們來說,哈克特更可疑了。警方卻不做如是想。只剩半個月就退休的警察局長多莫,沒等驗屍報告出爐就宣稱夏南是意外溺斃。2012年5月,法醫向瑪瑞及她的律師說明驗屍結果,頗為含糊:只剩下骨頭的夏南,死因很難判斷。溺斃嗎?有可能,但有沒有外力介入?不知道。像第一批四名死者一樣,可能是被勒斃的嗎?最初的法醫報告裡表示,因為三塊舌骨少不見了兩塊,無法判斷是否有勒斃造成的破裂。(為什麼偏偏不見的就是舌骨?)此外,夏南最後的行為表現讓人懷疑她當晚是否嗑了藥,法醫設法檢驗她的少量腦組織與頭髮有沒有古柯鹼,結果顯示沒有——但法醫並沒有檢驗夏南是不是嗑了別種藥物。最後在警方紀錄裡,夏南被列為「死因不明」。到了2015年,瑪瑞找了另一位知名老法醫來重新檢驗夏南的遺體,這回老法醫認為舌骨某一側邊緣粗糙,表示有斷裂,夏南很可能是被勒死的。

瑪瑞對夏南之死近乎偏執的追究,最後被迫戛然而止:在2016年7月,瑪瑞被她心理狀態不穩定的第三個女兒莎拉(Sarra)刺死。

夏南・吉伯特到底是怎麼死的?在長島棄屍多年的連續殺人犯,到底是一個人,還是更多?這個謎團仍然在等待水落石出的一天。

 

參考書目:

Kolker, Robert (2013). Lost Girls: An Unsolved American Mystery. New York: HarperCollins.

Long Island serial killer”, wikipedia

Report: Shannan Gilbert could have been strangled”, CNN, February 12 2016,

Inside the Bizarre, Unsolved Case of the Long Island Serial Killer”, by Michael Edison Hayden, February 3 2016,

In Memory Of Megan, Maureen, Melissa and Amber”,Facebook臉書專頁

After up to 17 victims, cops still can’t find the Gilgo Beach Killer”, by Brad Hamilton, New York Post, January 3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