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九笙怪奇事件簿】長島連續殺人事件:剩下的只有骸骨(上)

顏九笙/調查員 檔案調閱1091次

在2006年開播的影集《夢魘殺魔》(Dexter)中,主角德克斯特˙摩根(Dexter Morgan)是「專殺連環殺手的連環殺手」。作為專業的(?)連環殺手,德克斯特甚至擁有一片風光優美而無人聞問的「拋屍勝地」。影集第二季時,他的藏屍勝地曝了光,「海灣屠夫」的稱號不逕而走,引發了邁阿密的恐慌。

影集的製作團隊肯定沒有想到,在2010年冬天,繁華的紐約近郊,竟然發生了相似度87%的事件。這是怎麼一回事呢?特約調查員顏九笙將帶領我們,前往長島一探究竟。

 

  1. 往來方便、視野開闊、杳無人煙--棄屍的絕佳地點:長島的公園大道

美國紐約州長島靠海的那一邊,有一排細長的離岸沙洲島(barrier islands),其中從瓊斯海灘(Jones Beach)到火島(Fire Island)的那一段,有一條叫做「公園大道」(Ocean Parkway)的公路從中間穿過。公路兩旁都是糾結濃密的海濱灌木叢,路面長而筆直,晚上黑暗而空曠——如果前後有來車靠近,從好幾哩外就可以看到對方的車頭燈了。

圖中紅線即為「公園大道」

換句話說,對心懷不軌的人來講,這裡是⋯⋯

交通方便的棄屍好所在。你很清楚什麼時候沒人看見。

從2010年12月11日到2011年12月13日為止,在這條公路沿線的海灘陸續發現了11個人的遺體。其中6個人的身份得到確認,另外5個人身份至今不明。很有可能這5個人在還活著的時候,就已經「沒人看見」了:她們與其他人的社會連結太薄弱,消失了也無人聞問。如果不是因為一樁鬧大了的失蹤案,或許世人永遠不會發現至少有一個殺人魔把這裡當成私營墳場。

被當成拋屍地的海洋大道。

 

接下來要說的真實事件,雖然有許多離奇的轉折,卻還沒有結局。到目前為止,兇手還未抓獲。警方甚至無法確定到底兇手是否只有一個。

 

2. 不被注意的失蹤案:失蹤高風險群的性工作者

 

2010年失蹤的Shannan Gilbert。她的遺體在2011年被發現。

事情的開端,是一個名叫夏南・吉伯特(Shannan Gilbert)的二十四歲年輕女孩失蹤了。這個女孩有著大眼豐唇、棕色皮膚與好身材,還有一副好歌喉,聰明到可以提早一年高中畢業,夢想是把線上大學唸完,成為專職歌手。在2010年5月1日清晨5點多,她從橡樹海灘社區居民喬・布魯爾(Joe Brewer)的屋子裡跑出來,一路驚慌失措地大嚷大叫說有人要殺她。原本載她到布魯爾家的司機朴麥可(Michael Pak),對她的反應一頭霧水,眼睜睜看著她跑得不見人影。她還在布魯爾家的時候就打手機報警了,這通電話長達23分鐘,但因為夏南似乎也不清楚自己在哪裡,警方無法確定她的位置,甚至把電話轉到其他轄區,結果斷線。她在街頭狂奔的時候,還沿路敲了至少兩戶人家的房門求救——其中一戶的戶長是葛斯・柯樂提(Gus Coletti),「橡樹島海灘協會」(Oak Island Beach Association,基本上就是這個社區的管理委員會)的主席——這兩戶人家都打電話報警了,警方後來在20分鐘內趕到,然而搜索徒勞無功。

夏南的男友亞利斯・迪雅茲(Alex Diaz)發現女友整天沒回來,到了5月2日,他開始急了。迪雅茲首先設法連絡上朴麥可。朴麥可還以為夏南早就自己設法回家去了,此時才發現這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兩個人開始打電話給橡樹海灘附近的六家醫院跟四間警察局,沒有人見到夏南。接著迪雅茲直接去橡樹海灘找布魯爾,在布魯爾同意下,他們去了蘇福克郡警察局(橡樹海灘社區歸他們管),想要正式報案——然而警方反應冷淡,而且在得知迪雅茲跟夏南其實是住在澤西市的時候,他們要求迪雅茲回去澤西市報案。

警方反應冷淡,不只是因為夏南是個成年人,偶爾不回家不算什麼。更重要的是,夏南是個性工作者,喬・布魯爾是她那一晚上的恩客,他們是透過Craiglist上的色情廣告接上線。朴麥可是她合作了一陣子的馬伕。她的男友迪雅茲,本來也是她的馬伕;以前他們都為一家大型應召公司工作,直到該公司因為洗錢與販毒被警方查獲為止,他現在失業了。

完整的狀況是,迪雅茲在4月30日晚上10點多結束與夏南的約會,氣氛愉快。夏南後來傳簡訊告訴他,她要去工作。朴麥可在5月1日凌晨1點多載她到布魯爾家,然後在外面等候。她在那裡待了3小時(中途可能有吸食毒品),到最後突然抓狂不肯離開,布魯爾只好出來拜託朴麥可帶走她。接著夏南的態度又突然轉變,開始大嚷他們要殺她,接著就往屋外衝⋯⋯滿街狂奔之後,她消失在黑夜中。

彼得・哈克特醫師,被許多人懷疑是長島連環謀殺案的兇手。

靠警察不管用,迪雅茲帶著夏南的照片回到橡樹海灘,挨家挨戶打探線索。他這回碰到當地的名人,海灘協會的另一個活躍份子,彼得・哈克特(Peter Hackett)醫生。這位醫生說他沒有見過夏南本人,不過他跟警方很熟,樂意盡全力幫忙。當天下午確實警方就出動了直升機搜尋,但什麼也沒看到。此時夏南已失蹤兩天。

迪雅茲也乖乖在澤西市通報夏南的失蹤。他後來與朴麥可又再回到橡樹海灘社區,再度遇到超友善的哈克特醫生,自願帶著他們繞一繞這個社區。大約在這個時間點,夏南的家人也得知她失蹤了,她母親瑪瑞(Mari)還接到一通奇怪的電話,來電者是哈克特醫生。根據瑪瑞的印象,哈克特醫生表示前一晚見過夏南。夏南語無倫次,所以他把她帶回他在家中設立的勒戒機構,第二天有個司機來把她載走了。醫生想問問瑪瑞,後來有再見到夏南嗎?

後來,這通電話是否存在、到底講了些什麼、是哪一天打的,引發重大的爭議。哈克特醫生因此在某些人心目中,成了逍遙法外的連續殺人魔⋯⋯

蘇福克郡警方到了八月份才終於收到從澤西市轉過來的失蹤人口案,但調查的黃金時機已過。雖然橡樹海灘社區裡有裝監視攝影機,應該可以拍到夏南當時可能經過哪些地方,但等到警方想調閱的時候,早就已經從硬碟裡洗掉了。這個案子本來很可能就這樣不了了之。然而在當年的十二月十一日,一位警察與一條警犬的發現,帶來新的突破--他們找到了一副包裹在麻布裡的骸骨。沒預料到會找到遺體的蘇福克郡警方,並不知道他們要面對的是更為令人震驚的事實--他們找到的不只是一副骸骨,而是一整個墳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