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人是門好生意】柏克與海爾連續殺人事件

檔案調閱196次

 

19世紀初期的英國,由於法令限制只有死刑犯的遺體可被解剖,然而醫學院的解剖訓練需求卻與日俱增,使得大體供不應求。於是大體黑市價格暴漲,剛下葬不久的遺體慘遭盜墓的新聞,對時人而言是家常便飯。

就在這樣的背景之下,在1827年11月29日的愛丁堡,向威廉‧海爾(William Hare)承租的一個房客突然掛了。

「也不想想死在別人家裡多麼麻煩,還害我少收一次房租!」海爾向他一起胡混的朋友威廉‧柏克(William Burke)抱怨道,柏克卻對他的困擾置若罔聞,他兩眼一亮,對著海爾說道:

「不如把你房客拿去賣給醫學院,聽說他們會出高價喔!」

2010年電影《房間就是太平間》,由Simon Pegg飾演柏克,Andy Serkis飾演海爾

有需求就有供給

覺得把房客賣掉真是個大好主意的柏克與海爾,趁著夜色掩護,帶著屍體到了愛丁堡皇家外科醫學院(Royal College of Surgeons of Edinburgh)的解剖室,在那裏遇上了知名的解剖學講師,羅伯特‧諾克斯醫生(Dr. Robert Knox)

向來脾氣壞的諾克斯醫生,看到兩人帶來的「貨物」,倒是面露喜色。雙方討價還價一番,最後諾克斯醫生以7英鎊10先令向兩人買下屍體,在當時來說是個相當慷慨的價格。

羅伯特‧諾克斯醫生

正當柏克與海爾快樂地數著鈔票時,助理前來傳話:「醫生說,若是你們之後還有別的屍體要處置的話,他很樂意再見到你們。」

聽見這番話,兩人相視,忍不住露出微笑。「沒問題!」

沒過多久,柏克與海爾就帶著「新鮮貨物」再度造訪解剖室,他們頻繁地前來交易,成了穩定的供貨商。他們向醫生與助理解釋說:這些屍體都是在死者臨終之際,到他們家中向家屬「買下來的」。不過,諾克斯醫生根本不在乎這些藉口,他非常中意柏克與海爾供應的商品,因為它們總是非常「新鮮」,而且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對他的解剖學事業大有幫助。

 

愛丁堡的人口減少中

其中一次交易,柏克與海爾帶來了一具年輕健康的女性遺體,諾克斯醫生對遺體狀況極為滿意,將之視為「珍藏」,樂得將她泡進威士忌,等了三個月才進行解剖。同時間,有兩位助理覺得這具女屍相當眼熟,不禁問了柏克與海爾死者是怎麼來的。柏克只說是「從一名老太婆手上買的」,就這樣搪塞過去。

助理們的不祥直覺並非空穴來風。這一年來,愛丁堡街頭瀰漫著令人不安的傳聞,許多人突然失蹤,其中有些人是居民們熟悉的面孔。一位年方18、有一條畸形足、名為詹姆斯‧威爾森(James Wilson)的精神病患,大家稱他為「傻瓜傑米」(the Daft Jamie),突然在他經常遊蕩的街頭消失了。消息越傳越烈,助理們認出來到解剖室的新大體就是「傻瓜傑米」,但諾克斯醫生嚴厲地否認助理們的指認,以不尋常的速度將之解剖了事。

同時,另一位名為珍妮特‧布朗(Janet Brown)的女子,正焦急地在愛丁堡尋找她失蹤的朋友,瑪莉‧派特森(Mary Paterson)。女孩們在某天晚上遇上一個神祕的男人,男人不僅請她們喝酒,還邀她們在他兄弟住處吃早餐。珍妮特沒有接受早餐邀請自行離開,到了隔天,她回來找瑪莉,卻發現朋友已經憑空消失,而那個男人對她的下落交代得不明不白。

珍妮特不知道的是,她的朋友瑪莉正泡在愛丁堡醫學院解剖室的一缸威士忌中,而她們那天晚上遇到的男人,就是諾克斯醫生的專屬供應商:威廉‧柏克。

描繪柏克與海爾謀殺被害人瑪格麗特‧多赫蒂(另一為人所知的名字是瑪潔莉‧坎貝爾)的恐怖插畫,Robert Seymour,1829

 

殺人是門好生意

原來,在嘗到第一次甜頭以後,柏克與海爾向諾克斯醫生供應的屍體,全部都由他們「親手製造」。兩人在他們妻子的協助之下,瞄準愛丁堡街頭的遊民、娼妓,以及自己的房客。他們往往以酒精誘騙被害人到住處,再予以殺害,接著就把新鮮的屍體,賣到解剖室去,往往都能獲得8到10英鎊的好價錢。

這個犯罪集團就這樣在一年之內殺害了16人,生意一帆風順。然而,就在他們殺害最後一位被害人瑪格麗特‧多赫蒂(Margaret Docherty)的時候,海爾的房客格雷夫婦(the Grays)發現事情不對勁,找警察來到住處,揭發了這起恐怖的連續殺人事件──或者說,「連續殺人事業」

柏克與海爾夫婦雙雙被捕,送上法庭審判。不過,雖然收集了不少證據,檢警很快遇到一個大問題,那就是大部分的被害人都被解剖掉了。檢方最後只能根據諾克斯助理與其他目擊者的證詞,和嫌犯偷走的衣物等證物,以瑪莉‧派特森、詹姆斯‧威爾森與瑪格麗特‧多赫蒂等三起謀殺起訴柏克夫婦。海爾則選擇與檢方合作成為汙點證人,一口咬定柏克是唯一的殺人犯,自己只是協助運屍的共犯。

最後,法院判決威廉‧柏克殺害多赫蒂罪名成立,處以絞刑,死後須被解剖,為他長期「資助」的解剖學作出最後的貢獻。威廉‧海爾逃過了絞刑架,但在出獄時被路人認出,被憤怒的暴民圍剿,從此下落不明。諾克斯醫生一直保持沉默,他沒有被控告任何罪名,不過愛丁堡的群眾深信他就是指使柏克與海爾的幕後黑手,他在醫學院裡也受到排擠。

為罪行付出代價的威廉‧柏克

1832年,意識到無謂的限制只是加深犯罪的溫床,國會終於通過新的解剖法令,放寬了英國捐贈大體給醫學院的限制。從此之後,屍體不再是那麼炙手可熱的商品,殺人也不再是一門好生意。這或許是柏克與海爾連續殺人事業所為人類科學作出的「另類貢獻」吧!

 

參考資料:

  1.  The Anatomy Murders, by Lisa Rosner
  2.  Burke & Hare, by Martin Conag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