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夜,不平安:瓊貝尼特・拉姆齊命案(上)

檔案調閱642次

特約調查員:冬耳

 

平安夜,不平安:不在床上的孩子

聖誕節就算不下雪,也會放假。此時是家人難得團聚的美妙時光,然而警方不會為此掉以輕心。也許人們會想,連續殺人犯都放假去了,他們大可把腳翹在桌子上喝個蛋酒,但當人們困在家裡無處可去時,酒一喝高往往也是家庭衝突的開端,即使是平安夜,都有可能會響起報案電話。

「科羅拉多小小姐」瓊貝尼特・拉姆齊(JonBenet Ramsy)生前小大人般的模樣。圖片來源:wiki

在科羅拉多州北方的博爾頓郡(Boulder County),員警卡爾維奇(Karl Veitch)和瑞克法蘭區(Rick French)便於1996年12月26日凌晨5點45分接到了來自第15街755號的報案電話:一名6歲小女孩沒有在她的床上睡覺,而門前台階上的一封勒索信說明事情比小孩偷溜出門玩還要嚴重。

這是博爾德郡警方沒有接觸過的兒童綁架案,而且肉票還是這一帶家喻戶曉的「美國小小姐」、「科羅拉多小小姐」瓊貝尼特・拉姆齊(JonBenét Ramsey),就算沒聽過她的名字,看到她一頭燦爛金髮、綠色眼睛、如洋娃娃般的大睫毛還有抹著鮮紅色口紅的小大人模樣,也會立刻回想到自己曾在雜誌上看過她。

好好睡在家裡的小女孩,居然也會失蹤。難道妥善上鎖的屋子不再安全?《紐約時報》在事發不久後,跟進報導這起密室疑案時,提及當年甚至有同齡孩子嚇得不敢入睡,怕自己會跟瓊貝尼特一樣,睡夢中被帶走,再也看不見父母。

科羅拉多州博爾頓郡第15街755號。曾發生過拉姆齊命案的大宅,對於在2004年買下它的卡羅˙舒勒˙米勒(Carol Schuller Miller)而言,只是舒適的住宅。 圖片來源:Jennifer Boyer@flickr

「第15街755號」是一間都鐸式大宅,有15間房間,但聖誕節晚上只睡了四個人:53歲的約翰・拉姆齊(John Ramsy)、39歲的帕西・拉姆齊(Patsy)、9歲的布魯克・拉姆齊(Bruke)和6歲的瓊貝尼特・拉姆齊。昨晚全家人出外參加聖誕宴會,返家之後,帕西10點就把女兒送上床,直到隔天早上醒來,她才發現女兒不見蹤影。

即便外貌打扮皆超齡,但瓊貝尼特才6歲呀。在耶誕節晚上到隔天早上這段期間,她還能去哪裡?這真的不是昨天家裡吵架,挨罵的妹妹負氣離家出走嗎?警方趕到現場時,起初並未限制人員出入,也沒有採集現場跡證。拉姆齊家之所以如此早就認定是綁架,起因是他們在家門口收到一封長達三頁的勒索信。

 

 

超長的手寫勒索信

長達三頁的勒索信。由於信中錯字太多,且勒索金額與約翰拉姆齊的獎金數目過於接近,警方一度懷疑此信為假造。亦有筆跡專家表示該信可能出自帕希拉姆齊之手。

一般而言,為了避免追查,勒索信應該都是盡可能地簡潔。在筆跡鑑定成為一門學問後,也越來越少歹徒會自己寫勒索信。然而這封信不僅長達三頁,更是百分之百的手寫信。信中,歹徒甚至還做了自我介紹,說他是「國外獨立組織」,要求拉姆齊需交出11.8萬元美金!而他們將於隔天早上八點到晚上十點間來電,屆時說明贖金交付的方式。

奇怪的是,11.8萬元美金這一過於明確的數字,恰恰是拉姆齊先生年終獎金的金額。而當警方終於開始搜查拉姆齊家,更在家中找到揉成一團的草稿,經確認是從家裡原有的筆記本撕下來的。可以初步推論,歹徒在作案地點寫下這封信,才帶肉票離開。

但,真的會有人在肉票家中寫勒索信嗎?這歹徒是不是太過從容不迫了?

會不會是內賊?這個疑惑,開始在調查人員中發酵。

根據調查,事發前兩天,第15街755號舉辦過一場宴會,一口氣招待了50名訪客,包括大人和小孩,其中也有請來的聖誕老公公。在小孩綁架案時有所聞的時刻,即便來送禮物的聖誕老公公人很友善,也是讓人不安的陌生人,一定要事先調查身份。不過警方很快就排除了聖誕老公公綁架瓊貝尼特的可能。隨著約談的結束,警方似乎漸漸認為,這是一起家庭糾紛。

在這樣的狀況下,警方讓拉姆齊家的成員都接受了筆跡檢測,甚至包括約翰・拉姆齊前一段婚姻的兩個孩子。在兩位前妻之子通過檢測,並確認擁有不在場證明後,嫌疑犯就只剩下屋子裡的人了──崩潰的前選美皇后母親、急著出門領錢付贖金的父親,還有一個月前曾對妹妹發脾氣、進而動手的哥哥。

是他們之中的哪個人,狠心地綁走年幼的瓊貝尼特嗎?如果是的話,他(們)是怎麼做到的?又為了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