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的葛藤】養女魂歸離恨天(中)

戴維森/調查員 檔案調閱1206次

 

陳金秀從出生的曾家來到陳家之後,唸到國民學校(相當於現在的國小)畢業,就一直在火柴工廠上班,1951年12月時,陳家幫她招了一名叫做陳傳洲的男子作為丈夫,但沒想到她悲慘的生活就此展開。

姑婿傳畸戀

「拎某哪裡比得上我!」『挖當然尚愛阿母你啊!』(設計對白)

根據陳金秀的生父母、鄰居的回憶,陳金秀結婚之後,但凡只要跟陳傳洲有較為親密的舉動,都會被蔡梅碟辱罵,甚至講出「妳只是陳傳洲的小姨(妾),不是大某(正妻)。」這樣不堪入耳的話。更怪的是,鄰居也很少看到新婚的兩人一起出門遊玩,反而常看到陳傳洲與蔡梅碟出雙入對(幫陳定下孫燕姿〈綠光〉)

每當蔡梅碟火上心頭,打起陳金秀來,那可說是跟家畜無異,動輒揪住陳金秀的頭髮,要她罰跪,或者甚至乾脆騎在陳金秀身上亂打一通。陳金秀的生父母回憶起陳金秀回家哭訴的情景,陳金秀掀起衣服遮蓋處,滿滿都是紫黑色的瘀痕。「阿母說這樣打才不會被人看到……。」沒想到那時回家哭訴的陳金秀,已經變成一具冰冷的屍體,讓生父母想來又更覺自責哀痛。

關於陳金秀的傷痕,還有跟岳母之間的傳聞,陳傳洲的說法也相當耐人尋味,他說他曾經和岳母一起出去看戲過,但也不是完全沒跟死者出去遊玩過。但按常理來說,一般人根本不會想單獨跟岳母或公公去看戲看電影吧,被這樣問也會斷然回答:「我才沒有!」你才瓦哥,你全家都瓦哥!吧。

至於那些傷痕,他則說那是因為陳金秀已經懷孕,岳母怕失手傷及胎兒,所以才會集中在腿、胸部、肚子這些部位。調查員看資料看到這段時,整個都無言了,倒不是因為陳傳洲瓦力十足(住口),主要是打人本來就是不對,再者,陳傳洲為何可以如此理所當然地幫岳母辯解:「她已經有斟酌下手力道跟位置嘍」,醒醒啊,她是你老婆耶,老婆被養母打難道不會覺得難過、捨不得嗎?還有,懷孕不就最不能被打肚子嗎?(扶額)。

陳家家庭暴力示意圖

死亡時間差之謎

可憐的陳金秀不僅被養母虐待,還要眼睜睜看著丈夫跟阿母亂搞,如今魂歸西天,好不淒涼。家庭暴力與姑婿私通,是否與陳金秀的死有關呢?檢警方面的調查結果又是如何呢?

當這起案子因為養母虐待養女,還有養母與女婿之間的曖昧引起全城熱議時,大家也十分關注案件本身的諸多疑點,首先是從發現陳金秀中毒到急救、報案之間的時間差。

根據陳傳洲的說法,他們一家人在晚上六點一起到公賣局參加晚會,留下陳金秀一人看家,十點前後回到家時,卻大門深鎖,也無人應門,等到開門進入家中時,陳金秀已經倒臥在木床上,他們看到桌上的可疑藥湯,才意會到陳金秀可能是自殺,於是在十一點多時請了章醫師來救治,但已經回天乏術,然後又過了三十分鐘,才向派出所報案,這時陳金秀好像還有脈搏。

調查員發揮人肉搜尋的能力來尋找章醫生的位置,比對了一下新聞資料上所提供的陳家地理位置,和1954年台灣省醫師名鑑上的醫生資料,還好當時整個新竹縣市也就只有一名在新竹市中山路開業的章姓醫師,中山路距離死者家的西大路,走路也不過5-10分鐘的路程,如果需要把已就寢的章醫師挖起來,所花的時間,至多也不過30分鐘。畢竟人命關天,醫師總不會跟我一樣愛賴床吧(遮臉)。當然,有可能是陳家人一時間方寸大亂,等回過神來,時間已經流失不少。不過,同樣也有可能是陳家人花了不少時間在「處理」現場……。雖然說那時候的通訊沒有現在發達,但發現異狀後一小時多才找到醫生,好像也說不太過去,這一個小時半之間,陳家人到底在做什麼呢?

【命運的葛藤】養女魂歸離恨天(上)

【命運的葛藤】養女魂歸離恨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