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美清明怪案】撿骨謎雲(下)

戴維森/調查員 檔案調閱94次

死不瞑目的愛子

這時楊金蟬回想起四年前兒子剛過世時,他遭遇的一連串怪事,他常常在睡前「看見」兒子站在他床前哭訴自己的死事有蹊蹺,那時他只想說自己一定是太難過了,正所謂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更何況兒子過世時,他又不幸大病一場,在哀痛逾恆又身體羸弱的狀況下,精神恍惚在所難免。但眼前看到兒子屍體在塵封四年之後,不僅屍骨未化,而且還有可疑的傷痕。若與當時的怪事連結在一起,好像也說得通了。

楊金蟬雖然不是李組長,但從這種種詭異跡象看來,他也直覺兒子的死因並不單純,他在疑惑之餘,在土公仔的建議下按習俗先往屍體淋上燒酒,然後趕緊請景美照相館拍照存證並蓋妥棺木,然後赴景美鎮公所調閱兒子楊進益的死亡證明,核對死因。這一查又不得了了,死亡證明書上面所登錄的致死原因與屍體狀況,跟他開棺所見的完全不一樣。他於是趕緊報警,希望能夠查清兒子死因,讓兒子能夠真正地入土為安。

楊金蟬報案之後,由於屍體四年不腐、死因怪異,又加上楊金蟬所遭遇的靈異事蹟,而引起當時社會大眾的關注,檢警機關非常重視這個案件,也決定重啟調查,當時甚至一口氣出動了台北地檢處檢察官周德美,刑事大隊法醫葉昭渠、沈國潘、新店分局長龔經笥、刑事局員張鼎英、北市警八分局刑事組方巡官、一分局陳刑警、景美分駐所長劉鑄這樣龐大的陣仗,隨著楊金蟬到墳地驗屍。

由於蔭屍、靈異事蹟容易引起社會大眾穿鑿附會,負責相驗屍體的葉昭渠法醫在接受採訪時,也特別向社會大眾說明蔭屍的成因:當屍體埋葬在土壤過於乾燥或潮濕的區域時,都會影響屍體腐化,變成蔭屍或屍蠟,撿骨最好在死後十年進行,確保屍體完全腐化,六、七年也可,但骨骸會比較潮濕、不易保存。

檢警單位在忙於驗屍之餘,也勘查案發現場,並訊問所有相關人等,除了楊金蟬夫婦之外,也包括豆沙店的蔡姓店主,以釐清案發經過。

矛盾的證言

不過在訊問之前,檢警光看完現場之後,就覺得整起案子可疑到不行:死者手腕下骨節完整,不像被機器碾傷。而且既然機器操作有危險性,為何不加蓋?然後,當店主發現機器在非開店時間運轉時,又為何不及早禁止?說不定人家是血汗老闆啊

蔡姓店主表示,事發的1955年9月23日晚上,他與太太原本在樓上已經就寢,睡夢中忽然聽到樓下的磨豆機發出一聲巨響,發現才來上班一個多月的柴火工楊進益倒在血泊中,機器旁還有他的斷手。蔡姓夫婦趕緊將他送至台大醫院急救,但不幸回天乏術。

楊金蟬提到,他在四年前曾經看過豆沙店的磨豆機器,機器的進料口相當狹窄,如果手不慎伸入,頂多只會碾碎手指,不可能碾斷手臂。更讓他不解的是,兒子在店內主要負責燒柴火,那天怎會突然要操作機器?

楊金蟬的妻子林來好回想那時,當時適逢丈夫臥病在床,她在兒子死後隔天才獲知噩耗,一時間可說是六神無主。後來在親戚的陪伴下,強忍悲傷趕至迪化街蔡家找尋兒子屍體卻未果,後來輾轉到台大醫院太平間,才終於找到。但可疑的是,兒子當時幾乎一絲不掛,身上只剩內褲和圍巾,而且這些衣物毫無血跡,更讓楊家不滿的是,當時蔡姓店主雖然有楊家的聯絡資訊,卻沒有在案件發生的第一時間通知楊家,而是遲至隔天才由其他管道得知兒子過世。而且當時她嫁至大橋頭的女兒,曾在前一天下午聽聞迪化街發生情殺,隔天早上才被鄰近通知說是家人楊進益。雖然當時蔡姓店主曾拿出一萬五千元作為楊進益的喪葬費,安撫楊家人的悲慟,但種種不合常理的細節,讓楊家始終耿耿於懷。

但撇開兩造間如羅生門般的各說各話,到底為何楊家人在四年前楊進益入殮、下葬之際沒有發現可疑傷痕呢?是因為太過悲傷,沒有注意到呢?還是另有隱情?

這起沈寂四年的案件,雖然因撿骨而掀起滔天巨浪,但也因此能得以重啟調查,進入司法審判程序。但,到底造成楊進益死亡的原因是什麼?隨著報導熱潮的終止,六十年後的調查員也暫時斷了線索,等待找尋更多的資訊,以揭開真相。

【景美清明怪案】撿骨謎雲(上)

相關討論請至謎團:【景美清明怪案】撿骨謎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