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禧年的最後懸案】邁向新世紀滅門慘劇,世田谷一家殺害事件

檔案調閱957次

千禧年最後的血案

公元2000年12月31日,21世紀的第一個新年即將到來,平日忙碌不已的日本社會享受著新年假期,洋溢著輕鬆的氣氛與家人相聚。一位住在東京都世田谷區的老婦人,正打算在這天上午拜訪住在隔壁的女兒一家。

上午10點55分,老婦人一邊拿出備用鑰匙開門,一邊在心裡感到奇怪,為什麼女兒家的電話無法接通?即使是全家出去玩了,電話也應該要響吧。

她不知道的是,這樁千禧年的最後一幕慘劇,正在門後等著她開啟序幕。

遇害的宮澤家族與懸賞海報

 

警方很快接獲命案通報,在東京都世田谷區上祖師谷三丁目居住的宮澤一家四口,竟在除夕前一晚慘遭滅門。44歲的戶主、41歲的戶主之妻、兩人分別8歲和6歲的女兒與兒子,全都在昨夜凌晨時分左右,於自家被暴力殺害。宮澤家戶主的屍體倒臥在通往2樓的階梯下方,他的妻子與長女在通往閣樓(位於3樓)的階梯上被發現,兒子則在2樓房間內身亡。發現者是宮澤太太住在隔壁的母親,這整起事件對她而言,想必是一場可怕的惡夢。

根據警方的現場重建調查,兇手應該是於12月30日晚間11點30分左右,從宮澤家2樓的浴室窗戶入侵,然後先到男孩的房間,勒殺了熟睡中的男孩。覺察屋中有異狀的戶主上樓查看,而在樓梯間遭兇手以自己攜帶的柳刃刀刺殺,儘管戶主過程中極力抵抗,仍然遭刺多刀而亡。

接著,兇手來到3樓閣樓的宮澤母女房間,以損壞的柳刃刀襲擊正在熟睡的母女兩人。刺傷母女以後,因為柳刃刀業已損壞,兇手先到樓下廚房拿了一把菜刀,再回到三樓殺害母女。在這段空檔之內,宮澤太太還拿了藥用綿試著為女兒止血,但最終仍是徒然。兇手回到她們的房間,殘暴地刺了兩人許多刀,即使兩人死亡也沒有立刻停手,害得宮澤太太的遺體頭部受創過重,幾乎無法辨識。

兇手的殘暴殺戮,在20世紀的最後一夜,奪走了一家四口的性命。為什麼這起恐怖的事件,會降臨在貌似平凡的宮澤家身上?這個毫無人性的兇手究竟是誰?這是調查人員極力想解答的問題。

從行兇現場遺留的大量線索跡證看來,兇手的殘酷程度似是與他的謹慎成反比。兒子遇害的房間內有兇手的鞋印,顯示他的走路方式有如行軍。兇手因為受到宮澤先生的反擊而受傷,現場留有兇手的血跡,他還使用了屋中的OK繃、毛巾、甚至衛生棉等物品來止血,留下大量指紋。除此之外,兇手還用過宮澤家的廁所,吃了冰箱裡的哈密瓜、麥茶與四盒冰淇淋,食用過的盒子則被隨意棄置在客廳、浴室和一樓的電腦旁邊。冰箱裡的酒則是完全沒被碰過,兇手可能沒有喝酒習慣。從電腦的使用紀錄跟滑鼠上的指紋來看,兇手在行兇之後上了幾分鐘的網,還試著訂過「四季劇團」的門票。

調查人員還在現場找到許多屬於兇手的物品,包括用來行兇的損壞柳刃刀、沾血的運動上衣、夾克、運動鞋、帽子、香水殘跡,以及一個深綠色腰包,裡面有不在日本流通的洗滌劑痕跡,以及可能位於南加州的沙土成分等等。

想必這位兇手非常業餘,才會留下這麼多的線索,還都是能夠輕易將人定罪的證據,警方應該不用花太長時間調查,就可以盡速掌握嫌犯,將之送上法庭了吧?

然而,這才是最難的部分。

宮澤家示意圖

重重線索組成的迷宮

儘管調查人員掌握了這麼多跡證,他們卻毫無頭緒,無法鎖定嫌犯。首先,謀殺宮澤一家的動機就不明不白。宮澤家是否與人結過怨、欠過債、洩過密呢?警方努力地尋找可能的遇害動機,卻沒有一條可靠的線索,能引領警方找到可能的疑犯。宮澤家似乎是很普通的中產階級,父親開了多媒體製作公司,母親在自家附近經營補習班,兩人的工作紀錄都沒有明顯的糾紛或衝突;還是小學生年紀的兩個孩子,就更不可能在生活上惹出甚麼足以滅門的殺身之禍了。宮澤一家的居住地,因為人口稀缺,2000年只有四戶居住,也造成尋找目擊證言的困難。

不過,警方倒是找到些許可疑的目擊情報,顯示宮澤家曾為噪音問題,與附近的玩滑板人士發生過衝突。宮澤家也在遇害前幾天,抱怨過「最近有一台車一直停在家對面」;有幾位目擊者表示在那幾天內,看過一位年約40歲(也有證言表示是35到40歲左右)的男子常在附近徘徊,其中一人看見他戴的帽子,與行兇現場發現的極為相似,只是無法確定就是同一頂帽子。

此外,在案發之後的12月31日下午5點26分,有人在一班前往東武日光站的列車上,目擊一位右手受傷的30歲男子。男子在站內醫務室接受治療,不過無人知曉他受傷的原因或其身分。這個人是否就是在逃的滅門兇手呢?也許。但即使他是,這條線索也隨即消失在車站的茫茫人海中了。

既然從被害者生前的活動與目擊情報,皆難以尋找緝凶方向,那麼從現場遺留的血液、指紋、物品等跡證鑑識會不會比較有希望呢?

從血液鑑定可以得知兇手血型為A型,比較特別的是,兇手的DNA父系為亞洲血統,母系則有南歐人血統,而且是近代遺傳的機率很高。這個發現使得警方得以向國際刑警尋求協助,並且朝著「嫌犯可能是外國人或有外國血統」的方向偵辦。儘管如此,本案所掌握的證據並不足以斷定兇手的國籍、人種、或外貌特徵,調查人員仍不能排除日本人的犯罪嫌疑,疑兇範圍依然無法順利縮小。

儘管兇手留下十幾枚指紋,特徵明顯到足以比對,然而警方遍尋犯罪紀錄資料,卻無法找到相符者。至於現場遺落的物品,則多半是大量生產的商品,難以追蹤購買流程或生產源頭。

乍看之下,兇手在宮澤家遺留下大量線索,還悠哉地飲食、上網,好像是個漫不經心的人,理應盡早就逮;但這些跡證幾乎都無法追蹤,由線索建構出的兇嫌面目也依然模糊,甚至有人懷疑兇手是刻意放出某些線索,故佈疑陣引開警方注意。這起看似殘暴又混亂的兇殺案,難道背後隱藏了如此細膩的心思?

直至今日,日本警方仍然沒有放棄偵辦世田谷一家殺害事件,渴求著那越來越渺茫的一線曙光。這起命案中展現的瘋狂暴力與縝密謀劃,能結合這兩種特質的,到底是甚麼樣的人類呢?話說能在行兇之後,還在案發現場待上好幾小時,其心理肯定偏離一般常人了吧。想到這樣的人,在今天還很可能在人群中活動,過著貌似平凡的生活,就不禁令人膽寒啊。

 

參考資料

1.  事件搜查本部
2. 中文維基資料
3. 日文維基資料
4. 警方公布的事件詳細經過(簡體中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