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藍燈/母親和孩子的故事 –《魚眼》 by 薛西斯

檔案調閱127次

「鬼女」能看見死亡的訊號。

自從被移植了死刑犯的眼角膜之後,「鬼女」就可以在快死的生物身上,看見類似訊號干擾的雜點。

這是不幸的死亡之眼。

苦於眼疾的落魄作家葉聲秋接下委託,循著「鬼女」的匿名信,開始探查三十年前的連續毒殺懸案,以尋找創作素材。

而「鬼女」彷彿正在幕後看著這一切。

葉聲秋甚至有種感覺,「鬼女」似乎還活著,就在這裡!

===以上文字摘自讀墨===

我從2015年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的決選入圍作品《H.A.》開始接觸薛西斯的作品,《K.I.N.G.:天災對策室》更是讓我印象深刻。她的故事總是那麼充滿想像力,奇妙的設定和龐大的世界觀讓人沉浸其中,不忍釋卷。

《魚眼》的文案提到了所謂的「鬼女」,擁有不幸的死亡之眼。自然讓我忍不住猜想,這次薛西斯又準備替讀者們架構什麼樣華麗的奇異世界呢?

想不到這次她不來這套了,《魚眼》這個故事沒有奇妙的設定,寫實的令人心疼。

薛西斯的寫作技巧爐火純青,能夠把龐大的故事架構,錯綜複雜的人物關係,舉重若輕地娓娓道來,像是用文火慢慢燉煮一鍋湯,時不時東拋一個懸念、西揭露一個秘密,逐漸加溫這鍋好湯。原本看似散落各處不相干的線索,被緊密連繫在一起。
《魚眼》的故事中,三十年前的連續毒殺懸案,其原型正是發生在枋寮的陳高蓮葉毒殺案。
有些讀者可能仍記得,陳高蓮葉毒殺案同時也是唐墨的《腥紅速寫的實案原型。
不同的作者如何從全然不同的角度去改編同一個實案?這也是閱讀《魚眼》的另一種趣味。

雖說故事的敘事主角是男性,陪著我們上山下海找線索的也絕大多數是男性,但《魚眼》說的其實是女人的故事。更進一步講,說的是母親的故事。

女人啊女人,能生不能生,生男生還是生女生,生下來怎麼取名怎麼養,每一關都難過,都是考驗。為難女人的,常常也都是女人。

故事裡各式各樣的母親,每個都讓人心疼。

但這只是故事的一面。母親故事的另一面,自然就是孩子的故事。故事裡也有各式各樣的孩子,這些孩子無論表面上多麼灑脫,內心都還是渴望著母親的愛。

母親和孩子的故事,讓人嘆息,也深深的憐憫。

本文經不藍燈授權,原文刊載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