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與四十一之間】麗茲‧波頓的謀殺審判(上)

檔案調閱199次

「麗茲‧波頓拿起斧,砍了母親四十斧;等她看見她所為,四十一斧賞她父。」

現代家長簡直難以想像,古早人怎麼會讓小孩唱這種可怕的歌?要是小孩唱一唱,半夜起來砍父母怎麼辦?哇,都不知道要怎麼教小孩了。

不過童謠背後的故事,確實也該令家長膽寒。

這首不會見容於現代社會的恐怖童謠,是在描述兩世紀前的美國真實事件:年方三十出頭的麗茲‧波頓(Lizzie Andrew Borden),被控用斧頭謀殺父親與繼母,並上法庭接受審判。

Lizzie Borden CREDIT: REX USA

十九世紀社會的保守人們簡直難以置信:一個年輕、未婚、柔弱的女性,竟然用這麼殘酷暴力的方式,以下犯上殺害自己的父母,實在是不可思議的駭人聽聞之事。這真的是一個理應孝順服從的女兒,能對生養她的父母做出的事嗎?但既然這個概念是如此不可思議,也就勾起了另一個疑問:人真的是她殺的嗎?

這是個至今仍沒有解答的謎題。

謎團的起源要追溯到1892年的夏天,那時候的波頓夫婦還好端端地生活在美國麻塞諸塞州的秋河市(Fall River, Massachusetts),不知道死亡的命運,即將以最暴力的方式降臨在他們的頭上。

安德魯‧波頓(Andrew Borden)是一個出身沒落富有家族的後代,經濟困窘的童年或許影響了他的人格,使得他成年後雖然再度發家致富,卻是一個非常小氣的人。這強烈影響到他與家人、親友、鄰舍之間的關係。

安德魯與第一任妻子莎拉(Sarah Anthony Borden)生下兩個女兒:艾瑪(Emma Lenora Borden)與麗茲。莎拉在麗茲還很小的時候就過世了,安德魯在妻子死後三年,就再娶了艾比‧杜菲‧格雷(Abby Durfee Gray)。自此時起,兩姊妹與父親和繼母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終身未婚。

艾瑪與麗茲顯然不喜歡繼母,在兇案調查中,麗茲稱呼繼母為「波頓太太」,認為她嫁給父親是為了她們家的財產,而且對母女關係是否和諧的問題態度閃躲。根據女僕的證言,兩姊妹也很少跟父母一起吃飯。

波頓家親子間的緊張關係,在1892年因為一系列的事件而變得更加惡劣。爭執的起因是安德魯將手上的房地產贈送給妻子艾比的親人,兩姊妹對父親所為大概不太高興,因為她們接著就向父親索求房產。安德魯將波頓家祖父的房子給了兩姊妹,但在謀殺案發生前數週,又用5,000美元(購買力約等於今天的136,000美元)從女兒們手上買了回來,理由不明。

同年五月,安德魯拿了一把斧頭,把穀倉養的鴿子全部砍死,理由是鄰居的小孩會來捕獵牠們。父親無情的舉動令麗茲非常傷心,她才剛為這些鴿子蓋了小窩,牠們卻慘死於父親之手。或許是出於上述事件的影響,姊妹倆在七月與父母有了一番爭執,她們因此延長了在新伯福(New Bedford, Massachusetts)的假期,顯然想離父母越遠越好,麗茲甚至在度假結束後,在旅館多待了四天才回家。

雙方關係已經險惡至此,炎熱天氣更是對僵局毫無幫助。一場嚴重的食物中毒襲擊了全家人,儘管原因很可能是高溫造成肉類腐敗,但基於安德魯的人際關係著實不佳,艾比便認為她們是遭人下毒。無論原因如何,全家人在歷經好幾天上吐下瀉後的情緒,顯然不會太好。

謀殺案發生的前一天,波頓姊妹的舅舅約翰‧維尼康‧摩斯(John Vinnicum Morse)來訪,目的是與安德魯‧波頓討論生意,可能還包括房產處置問題。沒有人知道雙方實際的談話內容,也沒有人知道這番談話是否影響了屋裡人的情緒。

唯一確定的是,屋簷下醞釀已久的衝突,將在隔天引爆出來。

1892年8月4日早上11點左右,通常被稱為「瑪姬」(Maggie)的波頓家女僕布莉姬‧蘇立文(Bridget Sullivan)本來在三樓房間休息,卻聽見二小姐麗茲急切的呼喚。

「瑪姬快來!」她喊道:「父親死了,有人闖進來殺了他!」

瑪姬趕到麗茲身邊,只見男主人橫躺在沙發上,頭部慘遭類似斧頭的凶器劈爛,其中一顆眼珠還裂成兩半。同時,波頓家女主人則倒斃在客房的床邊,同樣被砍得腦漿迸裂、鮮血橫流。

儘管安德魯‧波頓夫婦生前不是甚麼受歡迎的大善人,但仍是有頭有臉的殷實人家,身中多斧死在家中的下場還是太過慘烈,社會輿論深感震驚,執法當局也迅速展開調查。根據法醫鑑識,安德魯被劈砍了十到十一下,艾比則被砍了十七次。儘管沒有童謠唱得那麼誇張,從任何標準來看,對人狂砍十幾斧仍是十分暴力,顯示了行兇者的憤怒、殘酷、或是對被害人的仇恨。

到底是誰殺了他們?兇手又是基於甚麼樣的動機,才對這對老夫婦痛下毒手?

隨著警方深入調查,這個貌似平凡的家庭中的灰暗歷史,慢慢被揭露在大眾眼前。同時,聲稱第一個發現屍體的死者之女麗茲‧波頓,逐漸成為檢警眼中的頭號嫌疑犯。